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56章:生病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56章:生病了

    慕以言趴在言安希肩膀,沉默了一下,忽然侧头,在言安希耳边小声的问道:“妈妈,你说,妹妹会不会想我啊?我刚刚和她在玩耍的时候,她一直都冲我笑呢。”

    “……不会吧。”

    “为什么不会啊?我会想妹妹,妹妹为什么不想我?”

    “她还小,什么都不懂。”

    “那她长大了会懂了,是吗?”慕以言马说道,“因为你和爸爸常常说,很多事情,我长大懂了,那妹妹也是一样吧。”

    “妹妹长大了……,会懂,”言安希点点头,“对,没错。”

    而实际,她想说的是,长大了,,忘记了。

    小孩子,不像大人,哪有那么多的七情六欲,牵挂,情丝,思念,又怎么会懂相思之苦。

    “那等妹妹长大吧。不知道长大后,她还会不会记得我,我又会不会认得她……因为长大了,样子都会变了,妈妈。”

    “长大再说,以言。”

    “嗯。”

    慕以言点点头,没有再说话,直到车前,都安安静静的趴在言安希肩膀。

    这一次见面,是他和爸爸争取来的,再没有下次了。

    慕迟曜看了一眼乖乖巧巧不说话的儿子,眉头微皱,但是也想不出什么不对劲来。

    一个四岁的儿子,他难道还对付不了?

    回到年华别墅之后,慕以言也看不出什么异常,一个人在那玩他的拼图,还开了一盒积木,弄得沙发到处都是。

    这么看起来,他一个人玩耍的背影,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落寞。

    但是慕以言真的没有再提妹妹,一个字都没有再提。

    言安希见他这个样子,于心不忍,打电话叫沈北城和慕瑶夫妇,带着沈莫宇,一起来家里吃顿饭。

    这样的话,也算是让慕以言有个伴。

    说起来,慕以言的确是孤单了一点,每天幼儿园,回来是完成作业,然后是各种课外辅导。

    虽然慕迟曜没有给慕以言很多学习的压力,但是其他的各种特长,技能,都已经在让慕以言慢慢涉足了。

    慕以言是要全面发展的人,身为慕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怎么会轻松呢?

    慕迟曜当时也是这样一步步过来的。

    可能也是因为这样的环境下,慕以言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想要,对身外之物看得很淡,所以妹妹的出现,激发了他心里的那一点点占有欲。

    沈北城和慕瑶带着沈莫宇来了,慕以言和他玩到一块去了,两个人相处得还挺融洽的。

    慕瑶笑眯眯的问道:“嫂嫂,今天是有什么好事啊,请我来吃饭啊?”

    “想你了啊。”言安希回答,“所以找个借口见见你。”

    “我们本来打算带沈莫宇去游乐场的,但是接到你的电话,临时改到明天了。”

    “游乐场……”言安希说,“对了,慕瑶,沈莫宇有没有常常要求你,跟他再添一个弟弟妹妹?”

    “有啊,他会要求,说是想当哥哥,我告诉他,爸爸妈妈在努力,这个需要时间,需要耐心。”

    看着慕瑶坦然自若的回答着这个问题,言安希有那么一丢丢的羡慕。

    但是,也仅仅只是羡慕。

    她现在的生活已经是世人眼完美的极致了,她不该再贪心的,去要求更多。

    沈莫宇和慕以言玩到了傍晚,才跟着自己爸妈回家。

    于是,慕以言又落单了。

    言安希现在一看见慕以言一个人,那孤零零的背影,于心不忍。

    慕迟曜倒是没什么,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过段时间会好了,是你想多了。”

    言安希也只好这么认同他的说法。

    晚,她安置慕以言睡觉的时候,慕以言看起来和平常一样,认真的听她讲故事,然后乖乖的躺好准备睡觉。

    言安希在他额头落下一吻:“乖儿子,晚安。”

    “晚安,妈妈。”

    言安希顿了顿,不放心的问了一句:“你还有什么想对妈妈说的吗?”

    “没有了,妈妈,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是周末,你可以多睡会儿懒觉了。”

    她摸了摸慕以言软软的头发:“好。”

    慕以言眨了眨眼睛,然后冲她一笑,闭了眼睛,看起来特别的乖巧,没有攻击力。

    言安希觉得是自己多虑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从见完妹妹回来,她这心里总是不踏实,看到慕以言的时候,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回到卧室,躺在慕迟曜的怀里,言安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心里总憋着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

    “是你想多了。”

    “希望是这样吧,我好累。”言安希闭眼睛,“我要睡觉,你不许吵醒我,不然我是会发脾气的。”

    “好。”慕迟曜抱紧了她,“晚安,好梦。”

    言安希很快进入了睡眠状态,她今天一整天都绷着神经,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

    慕迟曜的下巴抵着她的发尖,想起慕以言离开育婴所的眼神,心里也不自觉的一沉。

    第二天。

    按照言安希说的,慕迟曜没敢吵醒她,一直抱着她,直到她睡到自然醒。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快九点的时候,主卧室的房门,却被急急的敲响了。

    这下子,慕迟曜不得不起身去开门,言安希也被吵醒了。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了一句:“谁啊?怎么了?”

    “不清楚,我去看看。”

    慕迟曜打开房门,还没来得及责备,管家已经紧张的说道:“慕先生,小少爷……病了。”

    “病了?”慕迟曜眉头一皱,“我去看看。”

    而卧室里面,言安希的声音传来,还带着那么一点点的睡意:“什么事啊,老公。”

    “以言病了。”

    “什么?”言安希几乎是瞬间从床坐了起来,翻身下床,急急的穿拖鞋,往外跑。

    慕以言的身体素质,总体来说还是算好的,较少生病。

    但是这一次病得……毫无预兆啊。

    昨天慕以言还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也没看见打喷嚏流鼻涕,脑热不舒服的,怎么过了一晚,病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