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58章: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哭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58章: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哭什么

    “这是慕城最好的公立医院,刚刚那位医生,是儿科的主任医师,所以,不是医生的问题。 !”

    “那是我们以言的问题?”

    慕迟曜抱了抱她:“我们等以言醒来,好不好?”

    “……好吧。”

    没多久,年华别墅的佣人送来了衣服,还有丰盛的早餐。

    言安希没什么胃口,但也吃了不少,她怕自己到时候没有精力照顾慕以言。

    吃完早餐,她又去摸了摸慕以言的额头,感觉没有之前那么烫了,烧开水退了。

    言安希松了一口气。

    她正要收回手,却听见慕以言忽然开口喊道:“妈妈,妈妈……”

    “以言。”言安希立刻弯下腰去,靠在他嘴边,“妈妈在这,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我好难受啊……”

    “很快不难受了。以言,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不饿……”他小声的说道,“妈妈,我刚刚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什么梦?梦见什么了?跟妈妈说说。”

    “我梦见了妹妹。”慕以言说,“她说她很想我,她还说,我为什么不去看她了……”

    言安希一愣,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微微抬头,把求助的目光,望向慕迟曜。

    “怎么了?”慕迟曜问,“他说什么了?”

    “他……”言安希顿了顿,又没回答慕迟曜了,而是跟慕以言说道,“你会看见妹妹的,等你好了,能看见了。”

    “不会的,妈妈,爸爸不是都说了吗?只准我见一次妹妹,我已经见过了,以后都不会再见到了。”

    “以言啊……你怎么这么的懂事呢?妈妈很多时候,都希望你能简单一点。”

    慕以言咳了几声,忽然问道:“妈妈,我现在是在哪里啊……”

    “这是医院,不是家里,你病得很重,我们在医院,住两天回家。”

    “妈妈,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还有爸爸……”慕以言转头看向慕迟曜,“你们都在医院陪我……”

    “不麻烦,只要你好起来,什么事都没有了。”

    慕以言又咳嗽了两声,以为只是喉咙痒,随便咳咳,但是没有想到,最后他咳得越来越厉害。

    言安希赶紧把他扶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又让慕迟曜端了一杯温水过来,她拿着勺子,小口小口的喂着。

    好一会儿,慕以言才把气顺下来。

    言安希心疼不已,自己儿子病得这么难受,她恨不得自己替他来承受。

    “饿不饿啊?真的什么都不吃吗?”言安希问,“你想吃什么,尽管说,妈妈给你去买。”

    “不饿。”

    “那以言,你没有什么,特别想的东西吗?”

    “我想见妹妹……”慕以言说着,又撇了撇嘴,“但这是不可能的了。”

    言安希正要说什么,慕以言又说道:“妈妈,你这么抱着我吧,我想再继续睡觉。”

    “妈妈担心你饿着。”

    “我不饿,妈妈。”

    “好,那妈妈抱着你。”

    言安希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看着他慢慢的在自己怀里睡熟。

    慕迟曜走了过来,低声问道:“他刚刚说什么了。”

    “妹妹。”言安希回答,“他说,他想见妹妹。”

    慕迟曜没说话。

    言安希继续说道:“但他很快又说,知道自己见不到妹妹了,没再提。”

    她抬头,看着慕迟曜。

    这妹妹,倒还成了慕以言的心魔了。

    顿了顿,言安希低头,看着熟睡的慕以言:“他很懂事,他说爸爸不会再让他见妹妹了,所以他不敢要求。其实,老公,以言从小到大,很少跟我们要求什么东西。”

    “那是因为他拥有的,已经是绝大部分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了。”

    “但是拥有的,和想要的,是两回事。说真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以言,这么的渴望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其实也不算是什么难事。”

    “我明白。但是安希,你也明白。”

    “是啊……”言安希叹了口气,“再说吧,我也只是随口提一提。”

    等慕以言完全睡熟以后,言安希才轻轻的把他给放到床,然后下了床,简单的洗了个脸,打理了一下头发,然后处理公司的事情。

    她和慕迟曜都没有去公司,都在这小小的病房里,守着慕以言,等他好转。

    医生也隔三差五的来病房里看看情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

    午的时候,慕以言又醒了。

    而且这一次,他没出声,没叫任何人,自己从病床坐了起来,揉着眼睛,看着某一处,发呆。

    言安希发现后,惊讶的站了起来,往病床走边去,说道:“以言?醒了?”

    “嗯,妈妈。”

    “脸色看着好了很多,别动,妈妈给量一xià tǐ温。”

    慕以言很乖的没有动。

    “妈妈。”量完体温,言安希在看体温计的时候,慕以言说道,“我又梦见了妹妹一次。”

    又提起这个话题,言安希心里一声叹息。

    “妈妈,我生病了,你和爸爸都在这里陪我,管家伯伯,还有佣人阿姨也忙前忙后的,可是,妹妹要是生病了,她要怎么办?她难受了怎么办?她又不会说话。”

    “会有人照顾她的,你别想太多了。”

    “可是,可是。”慕以言的声音,忽然哽咽起来,“我真的很想妹妹啊。”

    他这要哭了的架势,言安希吓坏了。

    慕迟曜从外面走进来,听见慕以言带着哭腔的声音,也十分诧异。

    “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哭什么?”

    慕以言不说话,咬住嘴唇,往言安希怀里凑。

    “医生说了,住院三天,观察情况,不是什么严重的病。”慕迟曜说,“养好身体,不要乱想。”

    慕以言点点头,又往言安希怀里蹭去,似乎是很害怕慕迟曜一样。

    慕迟曜仿佛什么都没有感觉到,眉眼淡漠。

    其实慕迟曜不问,心里也明白,慕以言这一定是又提到妹妹了。

    这仿佛,成了慕以言的心魔。

    四岁的孩子,怎么会对一个人,这样的念念不忘?

    他想多想当哥哥?还是如他所说,妹妹的眼睛里,有星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