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59章:有两种办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59章:有两种办法

    这星星,是有多亮?

    接下来的三天,慕以言的情况是一天一天好。

    这也跟言安希寸步不离的守着,有一定关系吧。

    言安希生怕慕以言再出现一次那样的情况,前半夜还好好的,后半夜忽然又高烧。

    所以她连守了慕以言三个晚,而且都是亲自守着。

    慕以言总算是好了,烧也退了,鼻涕也不流了,喷嚏也不打了,也不怎么咳嗽了,今天早,还吃了一大碗饭。

    言安希看他的脸色一天一天红润,这颗提起来的心,才算是落了下来。

    但是慕以言看起来,却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虽然他身体好了,能吃很多饭了,可他却总是一副对什么都兴趣缺缺的样子,甚至都很少笑了。

    言安希一直没问,慕以言也一直都没说。

    可是,似乎,母子俩的心里,都有底。

    出院的时候,慕以言搂着言安希的脖子说道:“妈妈,我们要回家了,是吗?”

    “对啊,你的病已经好了,不需要再继续待在医院里了。”

    “那我也要学了,过着跟以前一样的日子,对吗?”

    “对啊,我们又能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了,我们应该为此感到高兴,以言。”

    慕以言看着她,然后把头搁在了她的肩膀,没有说话。

    “以言,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跟妈妈说。”言安希拍了拍他的后背,“你不说,妈妈怎么会知道呢?”

    慕以言摇了摇头:“我没事,妈妈。”

    “你不愿意跟妈妈说实话吗?”

    “我真的没事。”

    言安希放低了声音;“现在爸爸在外面,这里只有你和我,你对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慕以言很明显的思考了一下,然后继续坚定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言安希没有办法。

    她都这样了,还是套不出慕以言心里,真正的想法。

    回到年华别墅的时候,慕以言也还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甚至晚的时候,也不要言安希讲故事了,自己早早的洗澡床,然后躺下,乖乖睡觉。

    搞得言安希捧着故事书,哑口无言。

    她觉得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慕以言太反常了。

    他肯定有心事,这样一直憋着的话,迟早会憋出病来的。

    于是言安希把自己的想法跟慕迟曜说了:“老公,你看,我们儿子,到底是在想什么?”

    慕迟曜目光淡淡的望着她:“他在想什么,你不清楚吗?”

    “我不清楚,我问他他都没有说,这我怎么猜得出来?”

    “归根结底,”慕迟曜声音低沉,“还是因为那个女婴。”

    言安希一愣:“你这么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了,的确……昨天晚,我和以言睡在一起的时候,我还听见他讲梦话,提到妹妹了。”

    “他是因为这个女婴,所以才会情绪低落。”

    “那怎么办……”言安希问,“我感觉,他一时半会儿,是忘不了妹妹的了。”

    “你说能这么办?两个办法而已。”

    “哪两个?”

    “一,我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继续过下去,早晚有一天,慕以言会死了这条心的。”

    “我真担心他这样,会憋出什么病来啊……第二种方法是什么?”

    “那是顺从了他的意思,把妹妹接到家里来,我们……正式收养。”

    言安希听完,沉默不语。

    这两种方法,哪种都行不通。

    “这可怎么办才好啊……”言安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感觉,慕以言会因此有了心病。”

    慕迟曜轻描淡写的说:“那把妹妹接回来,正式收养。”

    “可你不是说……”

    “那让慕以言继续这样。”

    “不行啊。”言安希又说,“你一点也不心疼你亲生儿子吗?”

    慕迟曜伸手把她揽入怀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要怎么办?”

    “我不知道……”

    “慕以言这几天的不正常,百分之百是因为妹妹。我甚至怀疑……”

    慕迟曜说到一半,却又不说了。

    言安希心里一咯噔:“怀疑什么?怎么了?”

    “没事。”慕迟曜摇摇头,“反正,你想要事情解决,是这两种方法。”

    “你怎么说话说一半啊,我这心里本来烦躁了,你还这样,我更烦躁了。”

    言安希说着,捶了他的心口几下,又不解气,抬脚又踢了他两脚。

    “你打我骂我踢我都没有用。慕以言的心魔,是妹妹。”慕迟曜说,“要么让时间来慢慢消化,要么是去妹妹接回来,正式收养。”

    “我是担心以言,我总觉得,要是妹妹在的话,说不定他这次感冒发烧,能好得快很多。”

    慕迟曜微微一笑,笑得有些高深莫测。

    言安希也习惯了他常常这样子,虽然不懂,但她知道,他心里都有数,她有数多了。

    “那到底怎么办啊……老公。”

    “明天早再说。”

    “现在说不行吗?”

    慕迟曜眉尾一挑:“现在说了也没有用,慕以言早睡下了,我们也该睡了。你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眼睛底下都有青黑了。”

    言安希一听,急了,摸了摸自己的眼下:“是不是很丑啊?”

    “不丑。”慕迟曜说,“我老婆永远都是最漂亮的。”

    她忍不住笑了:“都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些,嘴贫。”

    “可你不是喜欢听吗?我这样一说,你笑了。这几天为了照顾以言,你忙得焦头烂额,已经很久没有笑了。”

    言安希摸了摸自己的脸:“是吗?”

    “笑起来很好看。”慕迟曜说,“再多笑笑。”

    “讨厌……”

    外面寒风萧瑟,这里却爱意正浓。

    言安希以为自己终于能睡一个好觉了,结果第二天,她又一次的,被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

    而佣人这么急促墙门的原因,竟然又是……慕以言生病了!

    言安希都傻眼了。

    她都有些不敢接受这个事实。

    慕以言明明都好了啊,在她三天日夜不间断的照顾下,已经痊愈了,能吃能喝能睡,怎么好端端的……却又感冒了?

    怎么回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