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60章:你可真有本事,慕以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60章:你可真有本事,慕以言

    看着躺在床,睁着眼睛,发着低烧,不停咳嗽的慕以言,言安希有一种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

    怎么回事?

    这慕以言,跟发烧杠了?

    这刚退,然后又烧?

    已经反复几次了?

    言安希都需要扶着墙,才能让自己站稳。

    她觉得,她儿子一定是得了什么绝症,才会这样反反复复的发烧。

    而这种绝症,目前的医疗技术,都还检查不出来。

    除了这样,她真的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了。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老天是觉得她现在太幸福了,所以要来惩罚她?

    还是,她命注定,不能够有自己的孩子。

    言安希的眼泪一下子溢满了眼眶。

    慕以言看着她:“妈妈,我难受……”

    言安希本来还能忍住的,结果慕以言这一开口,她那眼泪如同开了闸一样,唰的一下下来了。

    她赶紧转过身去,不敢让慕以言看到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

    她不能崩溃,而且,不管怎么样,她都会让慕以言健健康康的活着的,不管让她付出什么代价。

    而这个时候,慕迟曜忽然走到了她的身边,什么都没有说,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

    言安希哭得正凶,也没有说要挣扎什么的,很自然而然的跟着和慕迟曜出去了。

    出去了之后,她干脆直接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老公,怎么办啊,我们以言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易检查出来的病啊?我们要不要,带他去国外,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去检查一下啊……“

    “你想多了。”慕迟曜温柔的擦去她眼角的泪,“不哭。”

    “我真的没有想到,你说,以言这样反反复复的生病,你难道不担心吗?”

    “担心,但是你不要想太多。他很健康。”

    “他哪里健康了?”言安希哭得眼睛通红,“还有,你把我拉出房间干什么?现在是需要马送他去医院啊?”

    慕迟曜叹气:“你先别哭啊。”

    “我怎么能不哭啊,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儿子啊。”

    慕迟曜低声说道:“那你待在这里,别乱走,等我一下。”

    “你要去干什么?”

    “我进房间,和慕以言说点话。”

    “你要说什么?”言安希慢慢的止住了哭泣,“你还不让我进去?”

    “你觉得哭成这样,能去见慕以言吗?”

    言安希一听,也有道理,只好点点头:“那你去吧,别再凶他了,温柔一点。”

    “好。”

    慕迟曜点头应下了,又轻轻的抱了她一下,眼睛里闪着一丝丝光亮。

    然后,他转身进了慕以言的房间,没多久,里面的佣人和管家,也都跟着出来了。

    房间里,只剩下他和慕以言了。

    慕以言还是躺在床,脸因为发烧,脸颊红扑扑的,他眨了眨眼睛,看着他:“爸爸。”

    “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慕以言自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我知道我又发烧了。”

    “那你知道自己为什么发烧吗?”

    慕以言摇摇头。

    慕迟曜弯唇一笑,目光望向他,仿佛能看透人的内心似的。

    他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儿子,一个四岁的小男孩。

    “爸爸,妈妈呢?”慕以言顿了一会儿,开口问道,“她肯定很担心我。”

    “你知道妈妈会担心,你还生病?”

    “爸爸,生病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慕迟曜缓缓的走到床边,看着他,声音很低很低:“以言,如果要是,你真的能控制生病呢?”

    慕以言低着头,咳嗽了好几声,像是快要把肺都给咳出来似的。

    慕迟曜拿起一边的温水,拿着勺子,喂了他好几口。

    喝完水之后,慕以言才慢慢的平复下来。

    慕迟曜把水杯一放,大手一伸,直接把慕以言从床抱了起来,坐在他的腿。

    慕以言似乎有些抗拒,但是这里他和爸爸,他也反抗不了。

    慕迟曜的大手往他额头探了探:“你可真有本事,慕以言。”

    “爸爸。”

    “这里我们两个人,妈妈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进来,现在,我们像男人一样,好好的谈一谈,你觉得怎么样?”

    慕迟曜的语气,出的平静,出的温和,出的从容淡定。

    好像在问慕以言,今天天气怎么样。

    慕以言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往他怀里缩了缩,趴在他的心口:“好,爸爸,你说。”

    慕迟曜声音浅浅淡淡的响起,大手一直搂抱着他。

    对于儿子,他一直都是爱得深沉。

    这是父爱吧。

    半个小时后。

    言安希好不容易平复了一下情绪,把眼泪止住,心里把最坏的结果都想了一遍。

    没事,她不要慌,她不要总是去想最坏的结果。

    她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有些怪,慕迟曜单独和慕以言在里面做什么?

    这都过去有段时间了吧。

    言安希想了想,又缓了一下情绪,准备进房间的时候,结果房门先开了。

    只见慕迟曜抱着慕以言,走了出来。

    慕以言双手勾着慕迟曜的脖子,靠在他的肩膀。

    “妈妈。”慕以言看到她,“妈妈你是不是哭了?”

    言安希一愣,赶紧否认:“没有,没有,妈妈好端端的,哭什么啊,是刚刚有东西进了眼睛里面,所以我一直在揉,没事,你别担心了。来,让妈妈看看,烧得厉不厉害。”

    “我会按时吃药的。”

    “以言,我们再去趟医院,好吗?”言安希开始哄慰他,“我们把病彻底的治好……”

    “不用去医院的。”慕迟曜打断她的话,“让医生过来一趟,开点药。”

    “啊?”

    慕以言这样反反复复的发骚,怎么能不去医院?

    言安希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而在她错愕的这个时候,慕迟曜已经在吩咐事情了。

    言安希又不好当着慕以言的面说,只能暂时的忍了。

    慕迟曜却知道她在想什么,吩咐完事情之后,转头过来看着她:“安希,你相信我吗?”

    言安希一愣:“啊?”

    “相信我的话,按照我的去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