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72章:念安妹妹第一个要叫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72章:念安妹妹第一个要叫的人

    “慕以言,你希望念安开口叫的第一个人,是谁?”

    “我!”慕以言眼睛眨都不眨,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回答,“念安妹妹第一个要叫的人,一定是我。 ”

    言安希毫不客气的嘲笑他:“咦……我只听说过学说话的娃娃,开口叫的第一个人,不是爸爸是妈妈,倒还没有听说过,有叫哥哥的。”

    “我天天教念安妹妹叫哥哥,不告诉她叫爸爸妈妈,她一定会先学会叫哥哥的。”

    “那我问你,你知道,你像念安这么大的时候,刚刚开始学说话的时候,你先叫的,是爸爸还是妈妈?”

    慕以言一愣,然后摊摊手:“妈妈,我小时候的事情,我怎么知道?”

    “你觉得你会先学会叫谁?”

    慕以言眼睛滴溜溜的转,看了一眼妈妈,又看了一眼爸爸。

    这个问题……是送命题啊。

    他答爸爸,妈妈会不高兴。

    他答妈妈,爸爸……咦,不对,爸爸不会不高兴。

    只要妈妈高兴了,爸爸一定会是高兴的。

    “要想这么久啊……”言安希说,“看来你不是真心实意的。”

    “妈妈妈妈,当然是妈妈了。”慕以言赶紧回答,“爸爸工作那么忙,很少和我在一起,我和妈妈一直在一起,肯定先学会叫妈妈了,对不对?”

    言安希把笔一搁,摇了摇头:“错!慕以言,你最先开口叫的,是爸爸,不是妈妈。”

    慕以言自己都傻眼了。

    “啊?妈妈,你确定吗?你会不会记错了?”

    “你问你爸爸。”

    慕迟曜正握着钢笔,用他那漂亮的楷书,工工整整的誊写着宾客名单。

    旁边母子俩的对话,他一直都有在听,嘴角边一直都挂着浅淡的笑容。

    慕以言不敢问,他忽然往外跑了:“我去练钢琴了,练完钢琴该睡觉了,明天要去幼儿园……”

    言安希无奈的摇摇头:“他还真聪明啊,知道回避这个问题。”

    慕迟曜一边写,一边头也不抬的问道:“你对这件事,还耿耿于怀?”

    “哪有啊……不过是逗逗他罢了。再说,他当初第一个开口叫的,的确是爸爸啊,我又没说错。”

    言安希是真的写累了,看见笔都觉得手发酸,不想再拿起。

    她托着腮,歪头看着慕迟曜写字。

    不得不说,看着他写字,都是一种享受。

    “看我干什么?”慕迟曜说,“你写了多少?”

    “没你多。”

    “那要加油。”

    “没有动力。”

    “你要什么动力?”

    “我也不知道我要什么。”言安希叹了口气,“看看你的字,再看看我的字,我自卑……不对,字卑。”

    说着说着,言安希被自己给逗笑了。

    慕迟曜也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侧头看了她一眼,忽然也把笔给放下,然后说道:“过来。”

    言安希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又往他的身边凑了凑,几乎是紧挨着他了。

    慕迟曜微微皱眉:“到我面前来。”

    “啊?”言安希问,“干什么?”

    “让你过来过来。”

    言安希撇撇嘴:“这么凶干什么嘛……这里这么一点宽,你想做什么啊……”

    她抱怨归抱怨,但还是乖乖的挪到了他的面前。

    慕迟曜伸手,圈住她的腰,把她往自己腿一放,让她端端正正的坐好。

    然后他说道:“去把钢笔拿起来。”

    言安希照做了。

    “握住,像你写字的时候一样。”

    言安希也照做了。

    她隐约的猜出了慕迟曜想干什么了:“你……你想教我写字?”

    “你不是一直抱怨自己的字不好看么?”

    “可是现在学都已经来不及了啊……”

    “你握笔的姿势都不对。”慕迟曜说着,伸出手去,包裹着她的手,“是要这样子的,你的手指再往一点……对。”

    教会了正确的握笔姿势,慕迟曜拿起旁边的一张白纸,手把手的,教她写字。

    他握着她的手,一笔一划的,在面写下了“言安希”三个字。

    依然是那漂亮工整的楷书。

    然后他又往下起一行,握着她的手,又写下了“慕迟曜”三个字。

    他一边写一边在她耳边说道:“你啊……写个字也不专心,总是轻易的被慕以言把心思给勾走了。他才四岁,这要再大点,你都管不住他了。”

    言安希嘴硬的回答:“我那是跟孩子互动,再忙也要记得孩子……”

    “是,你说什么都对。”

    慕迟曜说着,松开了她的手,在她脖颈处深嗅了一下。

    他最喜欢她身这种,浅浅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言安希拿着那张写着两个人名字的白纸,嗯,慕迟曜握着她的手写出来的字,是不一样。

    “你这样一搅,弄得我也不想写了……”慕迟曜在她脖颈处叹息,“明天再写吧。”

    “我才没搅和你。你自己不想写不想写啊,不要把锅甩给我。”

    “有些人的请柬,是可以让管家,或者其他人去送的。但是有些人的请柬……”

    “是必须要我们亲自去送的。”言安希接过他的话,“我知道。”

    “你要和我一起去。”

    “当然啊,难道我放你一个人去啊?”

    慕迟曜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然后忽然弯腰一把将她横抱起来,惊得言安希轻呼一声,连忙勾住他的脖子。

    “今天的工作到此为止,剩下的是休息时间,”慕迟曜说,“回房间。”

    言安希把脸埋在他怀里:“讨厌……还有别人呢。”

    “那又有什么关系?夫妻之间做这些,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事情。”

    “我不好意思嘛……”

    “那以后我可以这样多来几次,你会慢慢的习惯了。”

    言安希撇撇嘴:“那还是不要习惯……关起房门,随便怎么样都可以,在外人面前,还是要……矜持一点,对,矜持。”

    慕迟曜忽然一挑眉:“关起房门,怎么都可以吗?好,这可是你说的。”

    言安希赶紧捂住他的嘴:“你干嘛……抬眼,不要每次都总是歪曲我的本来意思,好不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