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77章:厉衍瑾啊厉衍瑾,你怎么就不懂了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77章:厉衍瑾啊厉衍瑾,你怎么不懂了呢?

    “等请柬到我手里的时候,是我回复你的时候。 !可以吗?安希。”

    言安希回答:“当然可以。”

    “那这样说定了,你……给我一些时间吧,等等我。”

    “嗯,你自己慢慢考虑。”

    “好……那我先挂了,我等会儿还有事,有的忙呢。”

    “拜拜。”言安希说,“我等你的答复。”

    言安希挂了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

    初初在伦敦生活了四年,总觉得初初身,有点什么故事。

    但是夏初初不说,她也不好八卦似的去问。

    其实,只有夏初初自己最清楚,她一回来,不仅仅是她一个人回来,还有……夏天。

    她这是未婚生子。

    虽然在这个时代,这已经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也不会有人指指点点了,但是……

    孩子的爸爸是谁,总得有个说法吧?不可能是她一个人生出来的。

    她一个人可以在伦敦住到老,住到死,但是夏天,不应该这样过,夏天的未来的人生,应该要丰富多彩。

    言安希放下手机,轻轻的把手放在慕迟曜的手背,一下一下的摩挲着。

    这个时候,慕迟曜也恰好,适时的“醒”来了。

    他嗓音还带着刚刚睡醒的慵懒:“你醒了?怎么在这里坐着?”

    “我想着要给初初打电话,一晚都没怎么睡好,早早的起来,给她打电话。”

    “打了?”

    “已经打完了。”

    “那她怎么说?”

    “我把请柬给她寄过去,她收到请柬后,再给我答复。”言安希说,“差不多是这样,我把我的意思都完整的表达给她了。”

    “嗯。这样好,安心等吧。”

    慕迟曜应了一声,也从床坐了起来,然后抬手把她揽进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

    他差不多也明白,夏初初那边,是一个什么大致的情况了。

    从夏初初的用词和语气里来看,她是想回来的。

    但夏初初要回,不是一个人回。

    是……两个人,她是不可能丢下夏天的。

    夏初初在伦敦的四年里,她生下夏天,又亲手把夏天抚养长大,她对夏天的感情,是无法言说的深厚。

    对言安希和其他的不知情的人来说,夏初初要是回来,是一件意料之外,但是也在情理之的事情。

    只有慕迟曜知道,夏初初要考虑多少。

    所以……他知道该怎么劝夏初初,该怎么去动摇夏初初。

    言安希懒懒的靠在慕迟曜的怀里,叹了口气,最后说道:“起床吧。”

    “……好。”

    *

    慕氏集团。

    慕迟曜往办公室里走去,和往常一样。

    陈航也迅速的拿着件夹走进办公室里,汇报着慕迟曜今天的行程安排。

    今天有一个公司高层的会议,在十一点,慕迟曜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还早。

    他对陈航说道:“十点半的时候,让婚礼策划师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半个小时和他沟通。”

    “是的,慕总。”

    现在的慕迟曜,已经尽量的减少出差,主要的重心都放在公司内务,客户沟通接待,还有……家庭。

    出差的事情,如果不是非他不可,他都会派下面的人去。

    处理着件,邮箱,十点半的时候,慕迟曜泡了两杯咖啡,和婚礼策划师,聊了半个小时。

    他把他的想法,所期望的,婚礼的主题,需要用到的颜色,应该营造出来怎样的场景……

    虽然半个小时远远不够,但能这样蛮对么的面对面的沟通,在通讯软件的字交流,要好得多。

    大概是沟通完毕之后,慕迟曜的心情非常的好,去开会的时候,脸都是带着一点点,浅浅淡淡的笑容。

    总裁心情好,这开会的高层们,也跟着松一口气。

    午的时候,散会,慕迟曜看了厉衍瑾一眼,侧身往他那边靠了靠:“你知道……今天言安希问夏初初,来不来参加婚礼了吗?”

    厉衍瑾整个人都跟着一僵,然后缓缓的问道:“是吗?那,夏初初是怎么回答的?”

    “怎么回答的,我不知道。”

    “慕迟曜,言安希不告诉我,防着我也算了,你也不帮我?”

    “不是我不帮你,是夏初初没有给答案。她没说不回来,也没说回来。”

    厉衍瑾眉头一皱:“那她到底是打算怎么办?”

    “说是要考虑考虑。”

    “考虑?”厉衍瑾忽然冷哼一声,又带着点自嘲的冷笑,“回不回一句话的事情,她需要考虑什么?”

    慕迟曜的手指轻轻的叩着桌面:“厉衍瑾啊厉衍瑾,你怎么不懂了呢?”

    “什么我不懂?”

    “你想一下,如果夏初初只是单纯的想回来参加婚礼,她会需要考虑吗?”

    “你……”厉衍瑾一愣,表情慢慢的僵在脸,“什么意思?”

    “我想,她需要考虑的,应该是回来之后,还要不要再回伦敦吧。如果只是回来参加婚礼,最多一两天可以走,有什么好考虑的?”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她考虑的,或许是不愿意见到我呢?毕竟,一次,她来参加沈北城和慕瑶的婚礼,却发生了那样的意外。”

    “那个时候,和现在这个时候,是完全不能的。”慕迟曜说,“现在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怎么能和以前相?”

    “好像……是这么回事。”

    “大概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慕迟曜又轻轻的敲了敲桌面,“我觉得,夏初初这次回来,也是,是真正的回来了,而不是短暂的停留。”

    厉衍瑾往椅背一靠,闭了闭眼睛,很快又睁开。

    “不可能。”厉衍瑾说,“她一点想回来的征兆都没有。她没有联系过我,没有了联系过妍姐,如果她想回来,应该会有所表现出来。”

    “她如果回来,为什么还要表现出来?我反而觉得,这次我和安希的婚礼,是夏初初回来的一个最好理由。退一步来讲,算夏初初只是打算来参加婚礼,难道你不想办法让她留下吗?”

    “我……”他有点无言以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