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78章:妈咪,你的快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78章:妈咪,你的快递!

    “你喜欢她,这是四年前已经确定的事情,”慕迟曜说,“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没有放在台面来讲。”

    厉衍瑾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对她的喜欢,来得莫名其妙,但是又尤其的深刻,仿佛我已经爱了很久很久,爱得很深很深一般,可我和她的身份……”

    “如果不是我身边的所有人,都在告诉我,我没有失去记忆之前,是和乔静唯在一起,我都要忍不住怀疑,我之前是和夏初初在一起。”

    “但,我和她又怎么可能在一起。她如果这次回来,留在慕城,我们又该怎么去相处,怎么去面对彼此呢?静唯心里,肯定也会不舒服,”

    慕迟曜听着他这番发自肺腑的话,扶着额角,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沉默了一会,他忽然问道:“厉衍瑾,你觉得现在的宁静,你想打破吗?”

    “嗯?什么意思?”

    “厉家的平静,你和厉姨的关系,你和乔静唯的婚约,你和夏初初的藕断丝连,这一切的一切,如果有机会,你愿意改变吗?”

    “改变?怎么改变?”

    “改变会带来很多的后果,你会痛苦,会难以抉择,会左右为难,会伤害一些人,但同样的,你也可能会得到,你一直想要得到的。”

    厉衍瑾低低的重复道:“我想要得到的……”

    慕迟曜看着他,总有一种冲动,想要把全部的真相都告诉厉衍瑾。

    但是不行啊。

    这不是他说告诉能告诉的事情,因为现在,夏初初不会同意的。

    当初,慕迟曜的确可以随时都告诉厉衍瑾,但是他把这个机会,用在了夏初初的身。

    夏初初变成了知晓了一切的人。

    而厉衍瑾,继续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其实说起来,知晓了一切真相和来龙去脉的人,才是承受痛苦的人。

    夏初初知道了所有,也承担了所有的痛苦,在伦敦的四年,没有谁知道她是怎么去消化那些伤痛的。

    慕迟曜当初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厉衍瑾,是担心厉衍瑾会承担太多。

    如果不是夏初初怀了孩子,并且坚定不移的要打掉孩子,慕迟曜也不会轻易的把真相告诉夏初初。

    难怪有句话说,知道得越少越好。

    慕迟曜只觉得头疼,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他也不知道要怎么理清了。

    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

    “我想要得到的,都是不可能得到的。”厉衍瑾站了起来,说完这句话,转身走了。

    慕迟曜看着他的背影,淡淡的说了一句:“但是能远远的看着她,也她远在天边要好吧?”

    “随她吧。”

    慕迟曜揉了揉额角。

    事情已经变得相当复杂了,除了厉衍瑾和夏初初两个当事人之外,其他人,能帮的,非常有限。

    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慕迟曜一个人了。

    他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拿出手机,拨通了夏初初的号码,然后站了起来,走到了落地窗边。

    夏初初很快接起了电话。

    而且,夏初初的第一句话是:“我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的,在安希之后,你肯定会联系我。”

    “是吗?那你猜对了。”

    “来不来参加你们的婚礼,我的确是需要考虑一下。慕迟曜,别人不懂我,你总该懂吧?”

    “……懂。”

    “所以呢,其他的我们也不多说了,我到时候会回复你们的。”

    慕迟曜说道:“我只是想问问你,是真正的回来,还是,只参加婚礼。”

    “我……不知道。”

    “不知道的意思,是你想过真正的回来?”慕迟曜问,“其实你的想法是对的,你一个人倒无所谓,但是夏天,可以一辈子都跟你在伦敦吗?”

    “这些我心里有数。”

    “回来吧,给夏天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至于厉衍瑾,乃至乔静唯,和你无关,是不是?”

    夏初初笑道:“你这是在劝我了。”

    “我只是陈述事实。有什么放不下的,需要四年之久?”

    “如果你和安希爱而不得,你只需要四年吗?”

    “……”慕迟曜一时间,倒是被夏初初这句话给问倒了。

    他低笑了起来:“夏初初,你真的是越来越伶牙俐齿了。说实话吧,我想要你回来,是想要和你做亲家。你看夏天也大了,慕以言也大了,这件事,可以谈谈了。”

    “哟,哟,我没听错吧?当初你可一直拒绝我来着。现在居然主动提出?”

    “是啊,我想的是夏天,不是你,不然你以为我一直劝你?再说,我和安希的婚礼,需要两个花童,一男一女。男孩我们家有,女孩……缺少。我看夏天正好。”

    “那我更要好好的考虑了,哎呀,慕家这样的豪门,我是攀呢,还是不攀呢?”

    “攀吧。”

    夏初初哈哈大笑,没有想到和慕迟曜聊着聊着,这样聊偏了。

    其实有些话,也不用多说,点到为止。

    该明白的人自然会明白,不明白的人,说再多也只是白费口舌。

    响鼓不用重锤。

    慕迟曜和夏初初瞎掰扯了几句后,才挂了电话。

    他觉得,或许,有些宁静,是真的要被打破了。

    如果说夏初初去伦敦,是逃避。

    那么,回来,是真正的面对。

    其实,逃避再久也是没有用的,问题还是会摆在那里,依然没有得到解决的方法。

    有情人未能够终成眷属,说起来,也真的是够唏嘘的。

    但愿,厉衍瑾和夏初初的遗憾,不要一辈子都在分离度过。

    对于厉衍瑾来说,想夏初初的时候,能够偶尔见一面,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别样的恩赐了。

    *

    十天后,伦敦。

    夏天屋外跑了进来,跑得飞快,让她那齐刘海都变成分了,一边跑还一边大声的喊道:“妈妈,妈妈,有你的快递!”

    阿诚正在修夏天的一架玩具木马,见她跑得那么欢快,不忘嘱咐了一句:“慢点,别摔着了,很快阿诚叔叔要把你的木马修好了,到时候你可以坐了。”

    “我是帮妈妈拿快递嘛。”

    “哪里来的快递?”阿诚看了一眼,“你妈又买什么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