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80章:我们在伦敦四年,日久生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80章:我们在伦敦四年,日久生情

    “也不知道你这股傻乐的劲儿,是随了谁……”夏初初看着夏天,自言自语的说,“随我吧?大概是的,我以前,也是整天都开开心心,嘻嘻哈哈的,也不知道自己在穷开心个什么劲。!”

    夏初初一个人在那絮絮叨叨的,像个老太婆一样唠唠叨叨的。

    阿诚还是没说话,默默的吃着自己的饭。

    夏初初干脆把筷子一放:“哎……还好我们家的夏天,长得不是完全像她爸爸,还是有很多一部分基因,随我的。”

    阿诚一听,赶紧大声的咳了咳,把夏初初的声音给盖了过去。

    夏初初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连忙捂住了嘴。

    她怎么在夏天面前,提起“爸爸”来了?

    这是不能提的。

    夏初初打了打自己的嘴,还好夏天没有听到。

    不过说实话,平心而论,夏天和厉衍瑾,长得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似之处,但是不怎么明显。

    何况,夏天是女孩,浓眉大眼,鼻子挺翘,标准的美人胚子,算长得随爸爸,也不是那种一眼能看出来的。

    但,血缘是摆在那的,是无法抹灭的。

    夏初初思索了一下,又问了夏天一遍:“夏天,如果妈咪带你回慕城,你高不高兴?”

    “高兴啊!”

    “那回去的话,我们再也不来伦敦呢?”

    夏天一听,歪头想了一下:“那不来啊,慕城才是家,我们要回家,对吧,妈咪。”

    “对……呃……”夏初初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你让妈咪想想啊,夏天。”

    夏初初托着腮,完全陷入了沉思。

    阿诚还是埋头吃着饭,夏初初做任何的重大决定的时候,他还是不要去干扰较好。

    半晌,夏初初忽然问:“阿诚,我问你,我要是带着夏天回了慕城,别人问起来,这是谁的孩子,我要怎么回答?”

    阿诚侧头看了她一眼:“你……你不是早有一套说法的吗?”

    夏初初撇撇嘴:“我以前跟你说的那个啊?”

    “对。”

    夏初初叹了口气:“我怎么觉得漏洞百出,根本骗不了人呢?”

    她之前无聊的时候,和阿诚开玩笑的说过,以后回了慕城,要是别人问起来,夏天是哪家的孩子,怎么和她这么亲密,夏初初直接回答是自己的孩子。

    然后,等别人惊讶完了,她再说,的确是她亲生的,只是孩子的爸爸后面和她合不来,分手了,但是已经怀孕了,她不想打掉,于是孩子生了下来,跟她了。

    这样说的话,夏初初基本也杜绝了,她在慕城结婚的可能性。

    估计没几个男人愿意娶她了,算娶,也不是真正的爱她吧。

    她自认为,还没有那个魅力和运气,可以遇到一个了解她全部的感情史,还爱她死心塌地的男人。

    那是偶像剧里才会有的情节吧。

    当时夏初初和阿诚这么说的时候,她是觉得完全可以的,一举两得,省了不少麻烦事,至于别人爱怎么叨逼,怎么叨逼去吧。

    但是,现在,等到她真正想要回去的时候,她反而觉得,这套说辞,好像不太行……

    她一下子怂了。

    阿诚也看出来了她的想法,鼓励似的说道:“可以的。我觉得完全没问题。”

    “那到时候,我妈,或者……或者小舅舅,非要问出来,那个男人是谁呢?要把他给揪出来呢?”

    “你咬死不说。”

    “哎……”夏初初又叹了口气,根本一点都吃不下了,“我得再想一套说辞出来。”

    阿诚问了一句:“你这是真的打算回去了?所以已经开始想说辞了?”

    他一问,夏初初一愣。

    是吗?

    好像是的。

    她已经潜意识里,决定了自己要回去,并且开始思考,回慕城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了。

    夏初初眼睛一转,看着阿诚,忽然露出一丝微妙的笑容。

    阿诚只觉得后背一凉,抬头一看,发现夏初初对着自己笑,隐隐的,他觉得不安。

    他赶紧把碗筷一放:“那个,我吃饱了,你……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

    夏初初一把按住他:“别走啊,阿诚,我突然想到一个很好的点子。”

    “什……什么?”

    “你说,我们来伦敦,四年了吧?”

    “对。”

    夏初初又说:“你是我从那么多人,特意选出来,跟我来伦敦的,对吧?”

    “对……”

    “我们在一起四年,朝夕相处,又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我呢,又是刚刚经受过感情的折磨和痛苦,你又对我照顾有加……”

    阿诚后背已经出了一层又一层的细汗了,他好像,猜到了夏初初想说什么。

    “停。”阿诚说,“停,初初,夏初初,你不要继续说下去了。”

    “啊?不用我说了?那是你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

    “怎么可以这样呢?”阿诚急得脸和脖子都红了,“这不可能,我,我不答应。”

    “为什么啊?”夏初初问,“这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啊。我们在一起伦敦四年,如胶似漆,日久生情,然后爱得一发不可收拾,连孩子都有了……”

    阿诚吓得有些腿软:“那慕先生会扒了我皮的。”

    “你怕他干什么,有安希罩着,他动不了你。”

    “太太……”阿诚一顿,“太太也会因此厌恶我的。”

    夏初初十分不解:“啊?厌恶?安希为什么要厌恶你啊?”

    “你不懂!反正,反正这样不行,还是你之前的那一套说辞挺好,不要把我给拉。”

    “难道你……你是担心小舅舅会把你怎么样吗?”夏初初又问,“这个你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不会让他把你怎么样。”

    “不是的!”

    “那是什么啊?难道,你怕承担责任?要娶我?这个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不会的,你该喜欢谁,该娶谁,是你的zì yóu,我完全不会干涉啊……到底哟什么担心的,直接跟我说清楚……”

    夏初初说得有些口渴,拿起刚刚夏天喝过的水,灌了一大口,这才缓解了不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