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599章:四岁?夏天四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599章:四岁?夏天四岁?

    厉衍瑾问道:“那,你恨他吗?”

    “我爱他啊,怎么会恨。!”夏初初浅笑嫣然,“不爱,又怎么会给他生孩子。”

    看着她的笑脸,看着她近在咫尺的面容,又想起她已经完完全全的属于另外一个男人,被另外一个男人占有了全部,厉衍瑾觉得,他想发疯。

    他恨不得把一切都给摧毁,然后他和她一起下地狱。

    这样的疯狂的想法,一直都在他脑海里,盘旋不去。

    他真的怕有一天,他失去了理智,不受控制,真的这么做了。

    现在,阻止他这个可怕想法的唯一的人,是夏初初。

    他因为她,想毁灭一切,想和她下地狱。

    可,他也因为她,想让她……好好的活着。

    这个世界这么的美好,他想让她多待着,待到长命百岁,享受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

    厉衍瑾不自觉的,越凑越近,离他那魂牵梦萦的红唇,也越来越近。

    他想吻她。

    他不断的靠近,把那本两厘米的距离,硬生生的给慢慢缩短。

    夏初初惊恐的声音响起:“小舅舅!你……”

    她这一声,把厉衍瑾的思绪,都给拉了回来。

    他停住,再往前挪一点点,一点点,吻她了。

    厉衍瑾下意识的呢喃道:“四年了,夏初初……”

    四年了,他没有碰过女人。

    包括,乔静唯。

    他对乔静唯,没有任何的生理yù wàng。

    他试图有很多次,想要冲破,可是他发现,他勉强不来自己。

    但,现在,只是这样靠近夏初初,他有一种强烈的,想要把她压在身下的冲动。

    到底是他这辈子都会深爱的女人啊……

    夏初初重重的咬着下唇,抬脚往后退,可是她刚刚退了一步,厉衍瑾把她给拉了回来,然后,他把她给扯进了怀里。

    她靠在他温暖坚实的胸膛里,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但是,同时,她也有抗拒感。

    她不想和他这么近,这么亲密。

    她好不容易……才渐渐放下,虽然还没有完全放下,但是如果她和小舅舅继续这样亲密,这样余情未了的话,那在伦敦的四年,算白过了。

    “夏初初,我问你……夏天,几岁了?”

    厉衍瑾问这句话的时候,微微偏头,靠在她的耳畔,呼出的热气,弄得她整个人的体温都迅速的升高。

    她的大脑,也暂时的短路了。

    她下意识的回答:“夏天已经四岁了……”

    话一说出口,夏初初迅速的意识到了不对劲。

    不好!

    可是,她的话已经说出来了。

    果然,她刚刚一说完,她的肩头,忽然被人用力的握紧,紧得她发痛。

    “你说什么?四岁?”厉衍瑾的声音从头顶这么的砸下来,“四岁?夏天四岁?”

    完了。

    夏初初只能硬着头皮的点头:“是。”

    年龄这种事情,她隐瞒不了啊……

    她在离开慕城的时候,已经怀了夏天。

    算起来,夏天只慕以言,小几个月。

    慕以言都快要过五岁的生日了,夏天则刚过四岁的生日。

    所以……

    厉衍瑾越发用力的捏着她的肩头,快要将她的肩胛骨给捏碎一般:“夏初初!你竟然,竟然可以这么快的,全身心的投入到另外一段感情里去?”

    夏初初继续硬着头皮,故作无所谓的回答:“我说了,这是我的zì yóu。”

    “那你把我当什么?你又把顾炎彬当什么?夏初初!”

    夏天四岁了……

    算一下时间,夏初初在刚去伦敦的时候,爱了那个男人,然后怀孕生子……

    这么快!竟然这么快!

    夏初初疼得都皱起了眉头,但是还得回答,小舅舅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

    “都说……忘记一个人的最好的办法,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替换件,永远删除来得干净。”

    厉衍瑾几乎是吼着质问:“你再说一遍?”

    与此同时,夏初初只觉得眼前一眩,晕头转向的,后背重重的一疼,肩膀的疼痛也让她痛呼出声。

    她被小舅舅推到了墙壁,后背狠撞了一下,似乎是撞到了骨头,疼得她全身都有些抽搐。

    厉衍瑾已经在失去理智的边缘了,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了。

    夏初初再也忍不住,疼得惊叫一声,头发也散乱了,遮住了大半张脸。

    厉衍瑾的声音都在发抖:“你之前那么坚持要去伦敦,要离开我,是不是……是不是你在那个时候,已经心有所属了!已经和那个男人对眼了?”

    夏初初的脾气也一下子来了。

    她狠狠的咬唇,用力的推了他一把,可是小舅舅却丝毫不动。

    她这点力气在他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

    “对啊!是啊!和你说的一样啊!我是在那个时候,已经爱了别的男人!你满意了吗?你听到你想听的答案了吗?”

    “夏初初!”厉衍瑾的眼睛也已经赤红了,“你到底哪一句话是真,哪一句话是假?”

    “我说的都是真话!你问我的,我也都回答了,你还想怎么样?”

    “难道在你心里,顾炎彬也好,我也好,包括夏天的爸爸也好,不过都是你一个感情的收容所?”

    “对啊!”夏初初也不管不顾了,她一直都在退让,小舅舅却步步紧逼,她这脾气也来了,有什么应什么,“是这样的。”

    厉衍瑾的手,有些控制不住的想掐她的脖子:“你是要气死我,夏初初,你想让我气死!”

    “是你一直在这里挖根挖底啊!你想知道,那我全部都告诉你。对,是,我先和顾炎彬在一起,但是后来我和他感情出了问题,我喜欢你,把感情转移到你身。”

    厉衍瑾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然后你和我的感情出现了问题之后,你又迅速的找到另外一个男人,喜欢了他,对吗?”

    夏初初大声的回答:“对!是这样的!”

    “那么下一步,你打算再找谁?再给夏天找一个继父?”

    “随便啊,我喜欢谁我去追谁!”

    厉衍瑾的胸膛不停的起伏,已经气到要发疯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