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10章:成为厉太太,不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10章:成为厉太太,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夏初初问道:“我什么都没有说,你却自己说,害怕我对夏天下毒手,这不说明,你本来的心思是这样的吗?”

    “你……”乔静唯一气,“你胡说八道!你从一进来直奔夏天,紧张得跟什么似的,不是害怕夏天出什么事吗?夏天在自己家里,能出什么事?不是因为我在这里吗?”

    “你能有这个自知之明,很不错了,乔静唯。果然还是这么的聪明,一点透。”

    乔静唯把牛奶杯子重重的往餐桌一搁:“夏初初,你一回来,要和我这样针锋相对是吗?”

    其实,对于夏初初的这个女儿,乔静唯疼惜还来不及,怎么会下手呢?

    对她来说,这个夏天,是阻碍夏初初和厉衍瑾旧情复燃的最好的存在!

    算,算有那么一天,厉衍瑾终将恢复了记忆,可是,夏初初已经和别的男人生了孩子,厉衍瑾还会要夏初初吗?

    答案是不会。

    普通男人尚且都不会愿意,何况,厉衍瑾这样的优质男。

    再说,厉衍瑾身边,还有乔静唯,只要有她在一天,不会让厉衍瑾属于夏初初。

    夏初初懒得搭理乔静唯,这乔静唯分明是在没事找事。

    她还什么都没说呢,乔静唯倒是先开口挑事了,真是仗着这几年她不在慕城,这里成了乔静唯的天下了?

    她夏初初是去伦敦疗情伤生孩子去了,不是去磨性子。

    她这暴躁脾气,哪天被勾来了,谁也讨不了好。

    夏初初没搭理,倒是夏天小声的问道:“妈咪……不要吵架,不要吵架好不好。”

    估计夏天是被乔静唯重重放杯子的举动。给吓到了。

    夏初初摸了摸她的头:“没事,没吵架呢。”

    说着,她往间站了站,完全隔开了乔静唯和夏天。

    乔静唯在她的后面。

    厉妍也看出了情况不对,赶紧岔开话题:“静唯,你今天不要去公司?吃完早餐,还是要去工作的吧?”

    “午没什么事,不着急,在这里陪陪妍姐你也挺好的。再说,夏初初回来了,我这个准舅母,也该关心一下,何况,她还带了女儿回来呢?”

    夏初初本来是不想怼她的,但是听到“准舅母”三个字,她没由来的觉得烦躁。

    何必要刻意强调呢?

    有什么好炫耀的?

    厉妍一下子闻到了硝烟的味道,而且,她觉得脸无关。

    乔静唯这话,傻子都能听出讽刺的味道来。

    夏初初未婚生子,本来是一件丑闻。

    她觉得乔静唯可能是无心的,也只是想讽刺一下夏初初,毕竟她和夏初初一直都不和。

    但是厉妍作为母亲,听到这些话,心里也不舒服了,但是也不好说什么。

    所以厉妍站了起来:“我去厨房看看,初初你还没吃早餐的,我去给你准备点。”

    说完她走了。

    厉妍这一走,完全是给乔静唯和夏初初,吵架的好时机。

    夏初初本来想忍的,但是现在觉得,没必要了。

    所以她也不忍了,直接开怼:“准舅母?嗯,是,乔静唯,等你什么时候进了厉家的门,让我妈妈喝了你敬的茶,让别人都称呼你为厉太太的时候,再来说这句话吧。”

    她这么一说,乔静唯立刻不甘示弱的反击了。

    正好,她还怕夏初初不会接话呢。

    “是啊,我是还没嫁入厉家,但是我和衍瑾,感情日益稳定,也都住在一起了,这结婚,成为厉太太,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这一分分钟,是四年啊。你花了四年的时间,才只是一个未婚妻?要是换做别人,这孩子都能街打酱油了。”

    乔静唯一声冷笑:“但至少,也永远没有这个资格的女人,要好得多!”

    夏初初转身,侧头轻瞥了她一眼:“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有那么一些人,总是喜欢把别人不要的草,当做自己的宝。”

    “你确定是你不要的草?不是你得不到的宝?”

    “是草是宝,反正是我先用过的,你……用着还习惯吗?”

    乔静唯反击道:“你怎么可能用过?你们的关系摆在那里,他算是得了失心疯,也不敢碰你的。”

    夏初初啧啧了两声,摇摇头:“那不一定了。”

    乔静唯一惊,差点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看你惊讶的。不是用得很习惯吗?怎么,怕什么?”

    “你也嘴皮子利索,也是。”乔静唯撩了撩头发,“我听说,连曾经,秦苏都不是你的对手,被你三言两语的气得吐血。”

    夏初初轻描淡写的回答:“你和秦苏不是一个性质的人吗?”

    “你……”

    “这么和我磨磨唧唧的吵,多没意思啊。”夏初初说,“要不,等我把夏天带走,再回来,撸起袖子和你再大吵一架?或者,动手也行,头破血流,还是你死我活?”

    “我的大好日子,才刚刚开始,未来还长着呢,我犯得着跟你拼命吗?”乔静唯摸了摸自己鲜红的指甲,“只是看你可怜,想同情同情你。”

    “你还是先可怜可怜你自己。这么久了,我都给你创造了这么好的时间段,居然还没能和小舅舅结婚,也没能再给小舅舅生一儿半女的……真的是不争气。”

    “衍瑾那是心疼我,我之前为他流过一个孩子,他难过又心疼,还要反过来照顾我,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的疗养我的身体……“

    乔静唯话还没说完,夏初初忽然问道:“你有做梦吗?”

    “什么?做梦?”

    乔静唯一头雾水的,还没明白夏初初是什么意思。

    “是的,做梦,你有没有梦到,你的孩子,还未chéng rén形的孩子,会跑到你的面前来,会叫你妈妈,会跟你说,妈妈,你怎么不要他……”

    “你住嘴!”乔静唯只觉得毛骨悚然,“你少吓唬我。”

    “我是吓唬你吗?难道午夜梦回的时候,你不觉得对不起这个孩子吗?是你亲手害死他,让他不能来到这个世界的。”

    “我才没有害死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