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16章:你难道,还在等厉衍瑾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16章:你难道,还在等厉衍瑾吗?

    那么,这个拥抱……算是夏初初唯一能够给予顾炎彬的东西吧。

    再多,她也没有了。

    算她明白,顾炎彬再爱她,爱如生命,她也不会再和顾炎彬有什么可能了。

    这辈子,她都不会再陷入任何一场感情,任何。

    “四年了……我终于能这么堂堂正正实实在在的抱你一次,夏初初,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有多美妙吗?”

    夏初初没有说话。

    顾炎彬的双臂越发用力的抱紧她,像是想把她给镶嵌到身体里面去一样。

    “初初,我一直都在说,我爱你,从四年前,说到四年后,可是你现在,才有那么一点点相信吧。”

    “我现在想让你知道的是,我说的每一句我爱你,都是发自肺腑,真心实意的。”

    “可能……以前的我,不懂爱情,抗拒爱情。明明我深爱着你,但是我不愿意承认,也总是用很多的言语来伤害你,来激怒你,来引起你的注意……”

    “那是我不成熟。现在的我,绝对可以,好好的拥有你,好好的给你一个未来。”

    顾炎彬靠在她的耳边,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

    夏初初眨着眼睛,一字一字的听着,也一直没有说话。

    她要说什么呢?说什么都是错。

    因为她给不了他答案。

    顾炎彬的唇离她的耳畔越来越近:“你说一句话好不好?回应我一下,哪怕是一个嗯,哦,或者,你点个头……夏初初,你不要这样不声不响,我很慌。”

    说出去的爱,得不到回应。任何人都会紧张,都会慌。

    夏初初不自觉的侧了侧头,避开他在自己耳边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顾炎彬,我只想问你一件事。”

    “别说一件事,十件,一百件,一千件,我都会答应你。”

    “你……当初为什么会突然爽快的,答应和我解除婚约。”

    顾炎彬一怔。

    夏初初的话又一次的传来:“我记得,有一次在路,有一个男人拦截了我的车,他认识你,也能叫出我的名字,但是我不认识他……他长得很阴柔,皮肤女孩子还细腻……”

    听到这句话,顾炎彬刚刚还含情脉脉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狠厉起来。

    傅井然!

    当初他什么都照傅井然说的去做了,可傅井然却还是出现在了夏初初面前!

    现在,傅井然也是阻碍他和夏初初在一起的最大绊脚石!

    一定要把这颗绊脚石铲除!

    一天不除,他一天没有安稳日子过!

    顾炎彬连做梦,都想着要把傅井然给扳倒。

    夏初初静静的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回答,又问了一句:“你不打算回答我吗?”

    “初初……”

    “我想听你说,那个男人是谁。”

    “这件事……说来话长。”顾炎彬的言辞之间已经有些闪躲,“但你要记住,我爱你,是真的。”

    “你身,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夏初初说着,轻轻的推了推他,“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是说非要知道。”

    “初初,有一天你会知道的,我的所有事情,都会毫无保留的告诉你,我不会害你……”

    “不用了。你,你先松开我吧。”

    夏初初又推了推他,可是顾炎彬的双手,如同铁臂一样,丝毫不动。

    她有些着急了,手的力气也加大了一点,可是丝毫没有起到作用。

    “顾炎彬!”夏初初忍不住急了,“你先松开我!”

    顾炎彬双手一收,把她更加的压向自己的怀里:“你不相信我吗?”

    夏初初抬头看着他:“顾炎彬,我可以告诉你实话,现在的我,不会再去相信任何人,我只相信我自己。”

    “你可以相信我。当年你和厉衍瑾闹掰的时候,你可以相信我的,现在,你无依无靠,又有一个女儿,你依然可以相信我!”

    夏初初顿了顿,说道:“或许……顾炎彬,从头到尾,你只是想得到我吧。你喜欢那种征服,占有,拥有的感觉,而不是,你所谓的爱我。”

    顾炎彬却一下子被她的这句话给cì jī到了:“怎么会?我对你一心一意,一往情深,你居然说,我只是想占有你?夏初初,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夏初初觉得,自己这个时候,不能再多说了。

    她看顾炎彬的情绪……已经很不稳了。

    于是她放软了声音:“顾炎彬,你先松开我,好不好?”

    “不好!”

    “那你想怎么样?”

    “想让你现在接受我。”

    夏初初摇了摇头:“不可能的。”

    “你还在等什么?”顾炎彬连连逼问,“你难道,还在等厉衍瑾吗?”

    傅井然,厉衍瑾,是最让顾炎彬痛恨的两个人。

    一个xiàn zhì了他爱夏初初,一个爱过夏初初,也被夏初初深爱着!

    所以,顾炎彬再理智,这个时候,也有些失控了。

    “你不要再提小舅舅,”夏初初皱眉,“我要是和他有点什么事,我怎么还会去伦敦,一去四年……”

    两个人的纠缠,被屋檐下的厉衍瑾,看得清清楚楚。

    他的眼底,有着一抹沉痛。

    但,若仔细去看的话,还有着一抹淡淡的释然。

    如果,夏初初最后和顾炎彬在一起,其实,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

    至少,顾炎彬不会负她。

    而且,有他在一天,顾炎彬也不敢负他。

    厉衍瑾收回目光,垂下眼帘,觉得自己,该走了。

    他在这里,够久了。

    他看得,也够多了。

    再待下去,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只会让自己那颗早已经麻木的心,慢慢的苏醒,然后,尝遍酸甜苦辣,痛彻心扉。

    厉衍瑾转身,抬脚准备离开。

    顾炎彬和夏初初相拥的身影,也开始慢慢的离他远去。

    “夏初初,既然你的心里,已经没有了厉衍瑾,也没有了夏天的爸爸,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还在抗拒着我?”

    “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夏初初耐心的回答,“顾炎彬,如果我们是朋友,一辈子都可以是朋友。如果要更进一步的话,我觉得……最后我们只会是陌生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