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23章:我一定带着夏天,准时赴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23章:我一定带着夏天,准时赴约

    但是碍于这里是办公室门口,也不知道多少人在看着,言安希也不好意思去吹掌心,只能硬撑着,当做什么事也没有。!

    直到进了电梯,言安希才摊开掌心,只看到一片红。

    她不停的甩手,啊啊啊真的疼死了,但是为了初初,一切也都值得了。

    言安希走后,办公室空空荡荡的,厉衍瑾一动未动。

    他闭眼睛,回想了一下,从夏初初回来开始,到现在,他自己的所作所为。

    好像,是他做的过激了。

    当他知道夏初初回来,是抑制不住的欢喜,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她。

    可见到她的时候,也见到了她的女儿。

    当场他失控了,不敢相信那是她的女儿,是她和别的男人,爱的结晶。

    他把她拉去书房,言辞激烈。语气十分的难听,还强吻她……

    他今天还在骂顾炎彬,可其实,他也做过和顾炎彬一样无耻龌龊的事情。

    之后,他一直心不在焉的,公司也不来了,算来了,也是一直盯着手机,等待下属给他汇报,夏初初的近况。

    夏初初要是出门了,他马让司机开车,在她后面跟着……

    厉衍瑾是做得有些超出小舅舅的职责范围了,那,夏初初是怎么做的呢?

    她一直在和他拉远距离,一直都在和他划清界限,明确的表示,他是她的小舅舅,她是他的外甥女。

    夏初初很理智,而厉衍瑾,很慌乱。

    他,是该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了。

    *

    厉家。

    夏初初带着夏天面试了三家幼儿园,然后回来了。

    第一家幼儿园,她是不抱什么希望了。

    之后面试的那两家,是国际幼儿园,师资力量非常的雄厚,综合条件很不错的。

    “外婆,我们回来了。”

    夏天一进家门,往厉妍身边跑去。

    厉妍赶紧接住她:“哎呀,乖外孙,怎么样啊?园长是不是夸你?”

    “是呢,外婆,妈咪带我去了三家幼儿园,我都表现很好。”

    “真棒。”

    夏初初站在一边喝水,咕噜咕噜的。

    水喝到一半,她突然想起来,顾炎彬那厮……还在医院!

    她要是不自觉过去找他,等他打电话来催,不知道他又会玩什么花样!

    真是头疼。

    夏初初把水杯一放:“妈,我等会儿还有事要出去一趟,夏天交给你了。”

    “又出去?不吃饭了?”

    “有点急事,我去外面随便吃点吧。”夏初初说,“你照顾好夏天。”

    “行吧。初初,你放心,夏天再怎么说,都是我的外孙女,我怎么会对她不好呢?你不用多想。”

    “好。”

    夏初初点点头,朝夏天摆摆手:“我还有点事,你和外婆在家,有事打我电话哦。”

    “好的妈咪,你要注意休息,你今天都累一天了。”

    夏初初心里一暖:“我不累。”

    都说女儿是妈咪的小棉袄,这句话说的真不错。

    夏初初拿起包又走了,厉妍叹了口气,轻轻的捏了捏夏天的脸蛋:“想吃什么,夏天,我让厨房去做。”

    虽然厉妍没有等到夏初初结婚,但是却意外的等来了一个外孙女……

    算了算了,得过且过吧,夏天怎么说,也流着夏初初身一半的血液。

    她这算,提前享受天伦之乐了吧。

    但愿啊,一切这么平平坦坦的,可别再出什么乱子了。

    夏初初坐在出租车,又累又饿,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看着车窗外,发呆。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她一看是安希打来的,连忙接过:“喂,安希,怎么了?什么事啊?”

    “今天晚有时间吗?”

    “没有。”夏初初不好意思的说,“要不,明天吧?”

    “那明天。”言安希非常爽快,“你带夏天来年华别墅玩儿。”

    “行,没问题。不过,你快要举行婚礼了,还有这个时间?”

    “有,当然有,算没有时间,为了你,挤也要挤出来啊!”

    夏初初笑了:“好好好,明天我一定带着夏天,准时赴约。”

    “那这么说定了。”

    “行。”

    挂了电话,没多久,出租车停在了医院门口。

    夏初初匆匆的下了车,一边往住院部赶,一边给顾炎彬打电话。

    她得知了病房的具tǐ wèi置,赶过去了。

    夏初初走到病房门口,看着门口“vip”三个大字,只觉得十分的刺眼。

    有钱人是娇气,住个院都得挑最好的。

    她撇撇嘴,敲了敲门。

    “进来。”顾炎彬的声音在里面响起,听起来气十足,哪里像是需要住院的人,“是初初吧?”

    “是我。”

    夏初初推门走了进去,只见顾炎彬半躺在床,面色红润,健康都不能再健康,精神得不能再精神。

    她翻了个白眼。

    顾炎彬则笑眯眯的:“你很自觉,初初,没有让我找你,自己主动的过来了。”

    “是啊,怕你被打死了,殃及到小舅舅,需要他一命赔一命怎么办?”

    顾炎彬的笑容僵在了脸:“你说什么?”

    “你不懂我刚刚那句话的意思吗?”

    “你心里还想着厉衍瑾?”顾炎彬反问,“不可能。”

    “想不想是我的事情。但是你挨了他的打,又是因我而起,于情于理,我是该来看看你。何况……”夏初初瞥了他一眼,“我还答应会过来照顾你。”

    “哼。等哪天,我和厉衍瑾,像男人一样的对战一场,他能不能赢我,还不一定!”

    “还打?”夏初初说,“你还不死心?”

    “他这是偷袭我。”

    “如果不是你……他又怎么会打你?”夏初初说,“还不是你自作自受。”

    顾炎彬绕开了话题:“可是,他在暗处一直跟着你。”

    夏初初拉开椅子,在他病床边坐下:“那又怎样?你跟踪我,他也跟踪我。你们男人的事情,我管不着。”

    “你不生气?”

    “生气有用吗?”夏初初慢悠悠的回答,“像你们这样的,有钱又有势的男人,我除了服从,还能和你们对抗吗?”

    顾炎彬终于意识到了夏初初的不对劲:“你……生气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