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33章:你就是最美的新娘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顾炎彬回答:“婚礼的前几天,夏初初肯定忙啊,她是言安希最好的朋友,说不定还是伴娘,我现在去找她,不是没事找事吗?”

    “行,随你吧,你这态度,难怪你一直都没有把夏初初追到手!”

    顾炎彬又笑了一声,懒懒散散的,仿佛在说一件很随意的事情。 !

    不过,他还是叮嘱了一句:“乔静唯,你可得稳住了。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再伤害夏初初,不然,我跟你没完,你明白么?”

    “明白!夏初初是你的心肝宝贝,我哪里敢动?别说你了,我要是真动了夏初初,估计好些人都跟我没完。如,夏初初最好的闺蜜,言安希。”

    “明的不行,你还会来暗的啊。乔静唯,你可不傻。”

    “我要是来暗的,你不一猜知道是我吗?”

    “但我没有证据。”顾炎彬说,“我也不敢拿你怎么办啊。所以,丑话先说在前头,先叮嘱你一句。”

    乔静唯忍不住嘲讽道:“你这么的保护夏初初,可惜她也不知道,算知道了,估计也不领情。要是领情,哪里还会现在都没让你得手?”

    “嗯,你说的很对。”顾炎彬表示赞同,“厉衍瑾要是知道,你因为爱他,做的那些为他好的事情,他会不会领你的情?”

    “行了,别互相损了,挂了。”

    乔静唯压根不想再和他多说,挂了电话离开了洗手间,了二楼。

    卧室里,厉衍瑾刚刚洗完澡出来,围着松松垮垮的浴巾。

    乔静唯走过去,抱住他,抬起头来,和他的唇,只隔着短短的几厘米。

    她轻轻的嗅了嗅,没有在他身闻到那股劣质的香水味了。

    厉衍瑾低头看着她:“你在闻什么?”

    乔静唯十分淡定,不慌不忙的说道:“你今天用的哪款沐浴露?这个味道,我很喜欢。”

    “是吗?以前常用的那瓶。”

    “我给你买的吗?”

    厉衍瑾点点头:“嗯。”

    “以前都没觉得,现在才发现这么的好闻。”乔静唯笑了笑,“今天在外面奔波了一天,累了吧?好好睡一觉。”

    厉衍瑾虚抱了她一下,然后轻轻的推开了她:“慕迟曜和言安希的婚礼在即,我在想,要送什么结婚礼物才好。”

    “不用你想,我已经准备好了。”

    “是吗?你准备了什么?”

    “一定会让新人满意,也不会让你丢面子的礼物。”乔静唯说,“这些事情,我都会为你处理好的。”

    厉衍瑾“嗯”了一声,走到床边,床睡觉。

    乔静唯心里算有再多的疑惑,这个时候也只能统统都咽下去,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要他不是去找夏初初,她不怕。

    因为其他的女人,根本撬不动厉衍瑾的心!

    *

    慕迟曜和言安希的婚礼日期,近在眼前。

    夏初初的小日子,也过得十分的安静平和。

    夏天学的事情已经解决,她每天亲自接送夏天下学,其余的时间,都在找工作。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慕城的经济不景气还是怎么的,面试了几个公司,HR明面都说得好好的,让她回去等电话。

    但是夏初初一个电话也没有等到。

    没有办法,她只好继续锲而不舍的找工作。

    她不能一直赖在家里,当一辈子的啃老族,什么事都不干吧?

    还是要靠自己。

    而且,小舅舅也没有再频繁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包括顾炎彬,也没有再来烦她。

    这样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慕迟曜和言安希的婚礼,终于来了。

    婚礼前一天晚,按理来说,新娘或者新郎,会举行一个单身派对。

    但慕迟曜和言安希这是补办婚礼,所以这个单身派对,也玩不起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tóu zhù在年华别墅,这座奢华广阔的别墅,将会举行一场怎样的世纪婚礼。

    夏初初成了言安希的伴娘。

    唯一的,伴娘。

    而慕迟曜的伴郎……是言安宸。

    说起来,本来,最合适当慕迟曜的伴郎的人,是厉衍瑾。

    但是考虑到,言安希的伴娘是夏初初,如果伴郎是厉衍瑾的话……那徒增尴尬。

    可又不能没有伴郎。

    于是,言安宸派用场了。

    言安宸开玩笑的说:“我是一块砖,哪里需要,我往哪里搬!只要姐姐姐夫一句话,让我当什么都可以。”

    言安宸感情稳定,但还没有结婚,所以符合伴郎资格。

    头天晚,夏初初到了年华别墅,强行分开了明天要举行婚礼的一对新人,带走了言安希,两个女生一起去了言安宸住的地方。

    然后,她又成功的爬了言安希的床。

    两个女生睡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而且,言安希早四点要起床化妆,做头发,想想都觉得今晚不用睡了。

    夏初初歪头靠在她的肩膀:“眯一会儿吧,不然早起来精神不好,不漂亮了。你要做,最美最美的新娘。”

    “我可担不起最美这两个字,”

    “得了吧,在慕迟曜心里,你是最美的新娘啊。你现在去问他,他会说不是最美?”

    言安希偷笑:“那他肯定要说是的。不然,晚别想床睡了,睡沙发吧。”

    夏初初也跟着笑了:“我跟你说,最美是你,最富是你,最壕也是你。这场婚礼,花了多少银子啊,到时候媒体一报道,慕城最壕婚礼,啧……”

    “你也跟着取笑我是吧?”

    “这是羡慕,羡慕。”

    言安希轻轻的打了她一下:“你啊……嘴贫这个毛病,还是没改。”

    “自娱自乐嘛,不然整天苦兮兮的,这日子更难过了。”

    “初初。”言安希忽然收起笑容,正色道,“我记得,沈北城和慕瑶结婚的时候,慕瑶的捧花,是被你接到了,是吧?”

    “对啊。”

    “那这次,我的捧花……”“我不接了。”夏初初赶紧说,“还是给想结婚的小姑娘们吧,我不参与了。我啊,老老实实的站在你旁边,给你提裙摆,递个戒指,纸巾什么的,行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