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44章:爸爸和妈妈结婚,今天晚上就是什么什么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夏天的时候,他语气激动,手劲儿也很大,捏着夏天的肩膀,不停的问她,妈妈是谁,爸爸又是谁,是谁的孩子。!

    按理来说,夏天会怕他。

    而且,相起第一次见到夏天,现在的厉衍瑾,看到夏天,却从心底,感到一丝亲切。

    他都不知道这亲昵感从何而来。

    要说可爱,夏天的确是可爱,但不至于让他一下子心软到想呵护。

    毕竟,这是夏初初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

    他只要这么一想,再滚烫的心,也都会瞬间变得冰凉。

    可……

    厉衍瑾抬手,揉了揉眉心。

    乔静唯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今天累着了吧?回家我给你好好按按……”

    他只觉得心烦意乱,没有去回应。

    *

    年华别墅。

    婚礼散去,宾客都走了,满堂盛宴,终究还是要散席的。

    慕以言一天了还精神旺盛的不得了,蹦跶着要去主卧。

    管家一看,这可不行,连忙把他拉住:“我的小少爷啊,别闹啊,让阿姨带着你去洗澡,然后乖乖去睡觉。”

    “管家伯伯,不是说,今天晚,是……是什么来着?”

    慕以言一下忘记了,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管家秒懂,但,这不好解释啊。

    “小少爷,您是听谁说的吧?”

    “对啊,说今天是爸爸和妈妈结婚,今天晚是什么什么夜,还是春什么的。”

    慕以言眨着眼睛,天真无邪。

    管家拿他头疼,这肯定是听哪位宾客在聊天的时候,无意说到,然后被这小少爷听了去。

    “小少爷啊,您听我的,先去睡觉,好吗?”

    “可我想去找爸爸和妈妈啊。”

    “这样。”管家说,“我带您去找念安xiao jie,怎么样?”

    “念安妹妹早喝完牛奶睡觉了。”慕以言说,“我不能去吵她,她会哭的。”

    “那您更不能去找先生和太太啊……我的小祖宗。”

    “为什么?”

    管好也回答不来:“因为……因为……”

    “你看。”慕以言一副无奈的样子,差摊手了,“你又回答不了,为什么还要阻止我?”

    说完,他又想往楼冲。

    管家哪里能让他得逞,只好哄骗道:“小少爷,您忘记了,您每次去主卧室的时候,慕先生都很不高兴吗?”

    “我知道啊,可我问了妈妈,妈妈说不用理他。”

    “……”

    慕太太是可以不理,但是他们不能坐视不理啊。

    何况,今天这是多好的日子,不能让小少爷去破坏了气氛。

    管家一把将慕以言抱起:“看来今晚,还是我得伺候小少爷您睡觉。小少爷啊,管家伯伯问您,您想不想,再要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啊?”

    慕以言回答道:“我已经有妹妹了啊。”

    “再要一个啊,想不想?”

    慕以言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我想是想,但……”

    “那对了。”管家附到他耳边,悄悄的说,“今晚啊,先生和太太,正在为给您再添一个弟弟妹妹努力呢,所以,您绝对不能去打扰了。”

    慕以言眼睛一亮:“啊?是吗?”

    “当然了。”

    “那我不去找他们了。”慕以言赶紧说道,“我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这对了。”管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这小少爷才五岁不到,已经这么难哄了。这要是再长大两年,那哄不了咯!

    主卧。

    言安希是被慕迟曜横抱着回房间的。

    她一直都在咯咯咯的笑,勾着慕迟曜的脖子,靠在他的怀里,闻着他身淡淡的酒气。

    今天晚他有喝酒,因为来敬酒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他也没有拒绝,每个人都喝一口,喝着喝着,喝得来劲了,也敞开了喝。

    “你醉了吧?”言安希问,还不等他回答,又自问自答,“你喝醉了,老公。”

    慕迟曜说道:“醉没醉,你试一下不知道了?”

    “我怎么试啊?我一闻你那身的酒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重。”

    慕迟曜快步走到床边,抱着她压向柔软的大床:“我教你试,好不好?”

    言安希的后背一沾到床,立刻翻了个身,滚到另外一边去了。

    慕迟曜喝了很多酒,手劲没有以前大,一时疏忽,竟然也让她这么的逃开了。

    他懒懒的一笑,直起身,松了松领带:“你躲什么?”

    “很累啊,快去洗澡,一身的酒气。”

    “洗澡?等会儿一起洗。”慕迟曜回答,“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一秒钟我都不想放过。”

    “都结婚多少年了,还什么春宵不春宵的,讨厌。人早是你的了。”言安希推了推他,“别赖啦,去把身的味道洗掉。”

    “其实今天晚的酒,很好喝,你没怎么喝吧?来,我给你尝尝……”

    “尝?怎么尝?”

    言安希还没反应过来,慕迟曜已经扑过来了,她轻叫一声,整个人已经被他笼罩在身下。

    “都说了,你不懂的,不会的事情,由我来教你。”慕迟曜说,“不是尝酒的味道吗?不是让你知道我醉没醉吗?多简单。”

    言安希双手抵着他的心口:“老公……”

    “嗯?”

    “谢谢你。”

    慕迟曜本来有些迷醉的表情一怔:“谢?你谢我什么?”

    “没什么啦。”她一笑,亲了亲他的唇角,“你只要知道,我很爱很爱你,好了。 ”

    “我也很爱很爱你。慕迟曜柔声说道,“爱我自己还要爱。”

    “我也是。”

    “我更多。”

    言安希摇摇头:“不,我们的爱,一样多。”

    “依你吧。”慕迟曜低下头去,抵着她的额头,“你知道吗?今天的你,很美很美,穿婚纱的你很美,穿礼服的你,也美,现在,什么都不穿的你,更美……”

    言安希的身体忍不住微微拱起,因为,她的礼服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给缓缓拉下。

    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

    “老公……”言安希勾着他的脖子,“你真的,还有这个精力吗?”“我的精力怎么样,你不是最清楚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