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60章:晕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60章:晕倒

    妈妈也好,小舅舅也罢,这些她本该最亲密的亲人,她都不敢再相信。

    她只有自己啊。

    走进电梯,夏初初按了一楼,靠在墙边,闭着眼睛,养会儿神。

    她有点头晕,腿也是软的,估计是没好好吃饭的原因。

    再加,坐电梯本来会有一点点的眩晕,空气也不流通,夏初初只觉得闷得慌。

    她看了一眼数字,快到一楼了。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夏初初快步的走了出去,没走两步,她眼前忽然一片漆黑……

    腿软,胸闷,头晕……

    夏初初想抬手揉一揉太阳穴,但是她发现自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抬头,茫然的看着周围,她眼里的最后一幕,是大厅里的人惊讶慌张的表情,还有好几个人,嘴一张一合,好像是在跟她说话。

    但是她听不清……

    随后,她看见有人朝她走来。

    再然后……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夏初初的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倒在了慕氏集团的大厅,冰凉光亮的大理石地板。

    “呀,这不是夏初初么……”

    “厉总经理的外甥女啊!”

    “她还是慕太太的闺蜜啊,怎么回事……”

    “快送去医院吧,啊,我去打总经理的电话……”

    厉衍瑾坐在办公室,正处理着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敲响。

    “进来。”

    “总经理,”秘书一脸着急的说道,“刚刚前台打来电话,说夏xiao jie在大厅里晕倒了!”

    厉衍瑾脑袋“嗡”的一声响了,随后炸开。

    他二话不说,立刻站了起来,往外面走。

    走着走着,他忽然跑了起来,速度越来越快,火急火燎。

    “她人呢?还在大厅,还是去医院的路?”厉衍瑾死命的按着电梯,红着眼问旁边的秘书,“叫救护车没有?”

    “总经理,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前台那边应该会……”

    “应该应该,什么叫应该!她要是出点什么事,你们这些人,给我等着!”

    电梯门开,厉衍瑾迅速的走了进去,心急如焚。

    大厅。

    厉衍瑾匆匆的从电梯里走出来,一眼看到了昏迷不醒的夏初初。

    他跑了过去,从别人手里一把接过她,横抱起来:“救护车呢?”

    “总经理,已经叫了,但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来。”

    他吼道:“那还愣着干什么,马备车!”

    说着,他抱着夏初初往外走。

    救护车还没来,那他送她去最近的医院!

    只是……

    厉衍瑾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她怎么这么轻啊。

    轻得仿佛都没有一点重量,轻飘飘的,像一片羽毛,随时会飞走。

    这段时间,她是消瘦了多少。

    她现在这样一动不动的躺在他怀里,这样感觉,让他很慌。

    他都没有仔细看她,直到现在才发现,什么时候,她的下巴,这么尖了。

    她没有好好吃饭吗?

    还是,她真的太累了。

    次夏天受伤之后,其实,厉衍瑾是有在生她的气。

    因为夏初初那样说乔静唯,他这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夏初初,你不能有事……绝对不能!”

    可是她听不到他说的话。

    此时此刻,厉衍瑾很害怕,他不知道这样的害怕,是从何而起。

    他总感觉,夏初初要离开他了。

    她好端端的晕倒,是因为身体出了什么大问题了吗?

    厉衍瑾低下头去,颤抖着,额头贴着她的额头:“我带你去医院,我现在开车带你去!”

    夏初初听不到,自然也无法回答她。

    可厉衍瑾觉得,只有在夏初初不省人事的时候,他才能靠的这么近的和她说话。

    她对他最温柔的样子,可能,也是现在了吧。

    一旦她睁开眼睛,一旦她有了一点点的意识,她都不会让他这样抱她的。

    门口,台阶下,薄n lā开后座的车门:“总经理……”

    厉衍瑾抱着夏初初坐了进去:“立刻,去医院!立刻!”

    他急得快要乱了分寸。

    保安的门刚刚才关,车子已经如同离弦的箭一样,往医院驶去。

    车,厉衍瑾一直都紧紧的抱着夏初初,一言不发,脸色沉的可怕。

    但是当他看向怀里的夏初初的时候,脸色又出的柔和下来。

    医院,急诊。

    医生诊断完毕,告诉厉衍瑾,夏初初只是过度劳累,精神高度紧张集,又没有好好吃饭,所以才会导致的晕厥。

    厉衍瑾这颗心,才放了下来。

    “给她挂两瓶葡萄糖,等醒来之后,休息一下,可以了。”医生说,“回去以后注意休息,三餐要准时,没什么大问题。”

    厉衍瑾听着,点点头,都一一记下了。

    急诊病房里,只有他和她两个人了。

    司机在门外守着。

    夏初初头发散乱的躺在病床,一张小脸白得像纸一样。

    那唇瓣,更是毫无血色可言。

    厉衍瑾缓缓的抬手,落在她的脸颊,一下又一下的轻抚着。

    怎么会有让他这样又爱又恨的夏初初,存在于这个世界。

    她生来是为了折磨他的吧?

    厉衍瑾这么静静的守着她,一言不发,可他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夏初初啊夏初初,我想对你冷漠,想如你所愿,让我们之间像一个陌生人一样,私下毫无交流,可是你一出事,我还是慌了,彻彻底底的慌了。”

    夏初初的手背扎着输液针,贴着绷带,这个样子,谁看见都会产生无的怜惜。

    厉衍瑾叹气,不愿意离开她,这么,守着她,他都觉得,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不然,平时,他哪里能这么近距离的和她在一起,能这么肆无忌惮的看着她的眉眼,能轻抚她的脸颊,能做他一切想做的事情。

    忽然之间,厉衍瑾希望,她能不能……晚一点再醒来。

    这样的话,他能多陪她一些时间。

    呵,厉衍瑾都觉得自己无的可笑。

    医院这边已经是风平浪静了,但慕氏集团,却非常的不平静。

    夏初初晕倒在大厅,又被厉衍瑾抱去医院的消息,很快在公司里传开了。

    毕竟那么多人都亲眼看到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