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61章:看不到你,但我猜,应该是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61章:看不到你,但我猜,应该是你

    慕瑶很担心,想去看看,沈北城倒是一点也不着急:“有厉衍瑾在,夏初初能出什么事情?”

    “可是,两个人的关系,你又不是不清楚,夏初初来公司给嫂嫂班的这些天来,你看两个人有什么互动吗?”

    沈北城慢悠悠的回答:“那现在不是让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最好时机吗?”

    慕瑶愣住了。

    “所以,我们别去凑热闹了。医院那边现在都没什么消息,说明夏初初的情况不严重。”

    慕瑶忽然用一种很怪的眼神看着他:“你好像很懂哦?”

    “这本来很容易看懂啊!”

    “怎么,你经历过?”慕瑶问,“知道这是两个人相处的最好时机?”

    沈北城顿时感觉到不妙,连忙挽救:“没有,瑶瑶,你想多了,我是完全站在厉衍瑾的角度,为他考虑来着,你想到哪里去了……”

    “哼。”慕瑶撇撇嘴,“最好是这样。”

    “肯定是这样,我心里只有你,只对你好。”

    沈北城吓得不轻,差点让慕瑶翻旧账了,认为他在女人堆里久了,所以对两个人闹别扭这种事情,很拿手。

    祸从口出啊祸从口出!

    而这边,乔静唯也得到了消息。

    她虽然人不在慕氏集团,但,她可以收买慕氏集团的人。

    尤其,是能接触到厉衍瑾的人。

    如果这点手段和心思都没有,她凭什么能守住厉衍瑾的人?

    听到消息之后,乔静唯气得不轻。

    衍瑾果然还是对夏初初有感情的!这不,夏初初一晕倒,他立刻慌神了!

    乔静唯当即决定去医院,让别人来照顾夏初初,不给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

    但,她转念一想,万一厉衍瑾问她怎么知道夏初初晕倒的事情,她要怎么编造借口。

    想了想,乔静唯决定先打电话。

    可是……

    没有人接。

    乔静唯咬牙:“肯定有猫腻!”

    但,她又根本无可奈何。

    算了,她先静观其变,实在不行,她拉厉妍一起去医院!

    冷静,冷静!

    厉衍瑾看着夏初初,丝毫不顾及口袋里,一直在震动的手机。

    这个时候,不管是谁给他打电话,他都不会去接。

    他只想和夏初初,这样静静的待一会儿。

    谁也不能打扰他。

    一瓶水挂完了,厉衍瑾起身,给她换了另外一瓶水,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因为长时间保持同一个姿势,已经麻了。

    他稍微活动了一下,又重新坐了下来。

    夏初初的呼吸平稳绵长,只是,她的眉头微微蹙着。

    厉衍瑾忍不住替她抚平:“也不知道你是有多少的烦心事,在这个时候了,都还要皱着眉头……”

    在他第三遍抚过她的眉头的时候,夏初初忽然醒了。

    那双一直紧闭着的眼睛,眼珠微微动了动,然后,眼睫一颤,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厉衍瑾只感觉到一阵sū yǎng从手心传过,有什么东西从他手掌心拂过。

    等他反应过来,那是夏初初的睫毛的时候,他耳边已经响起熟悉的声音,有气无力,十分虚弱:“……小舅舅?”

    厉衍瑾一怔。

    他的手僵在那里,不知道该拿回来,还是继续保持这样的姿势。

    “是小舅舅吧?”夏初初又说道,“你遮住我眼睛了,我看不到你,但我猜……应该是你。”

    因为,她太熟悉小舅舅的手的温度,触感了。

    听起来有些荒唐,但是,当一个人真的和另外一个人,相爱相知多年,是的的确确可以感受出来,他的手,和别人的手的不同。

    厉衍瑾听她这么说,抿了抿唇,把手慢慢的收了回来:“是我。”

    夏初初侧头,看了他一眼,虚弱的一笑:“我猜对了。”

    “是啊,你挺聪明的。”厉衍瑾说完,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你一直都挺聪明的。”

    “我是不是晕倒了,然后小舅舅你把我送来医院?”

    “嗯。”

    “谢谢了。”夏初初说,“我应该只是没有好好休息,gāo qiáng度的连轴转的工作,所以才会晕倒。”

    “是,你何必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夏初初笑了笑:“我只有自己,没有依靠,我不累一点,忙一点,我能仰仗谁?”

    厉衍瑾好久好久都没有再说话。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夏初初似乎也是身体不舒服,再次闭了眼睛,想再缓一下。

    安静了五分钟,夏初初说道:“小舅舅,我没事的,你可以走了,谢谢你的照顾,也……谢谢你送我来医院。”

    “我知道,你一醒来会赶我走。”

    夏初初没出声。

    厉衍瑾也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突然,夏初初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整个人惊醒了一般,挣扎着要从床起来:“啊……我忘记接夏天了,夏天还在幼儿园。”

    但是,她没有力气,整个人一坐起来,手臂支撑不了自己身体的重量,又重重的跌回了床。

    厉衍瑾在一边,看着这发生的一切,一直都没有伸出手去扶她。

    因为他很清楚,他扶她,会被她推开。

    虽然说,这也没什么,但他身为一个男人,也是有自尊心的。

    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推开,他心里会不好受。

    可她看着这样子的要强,拒绝所有人的帮忙,一个人撑着所有事情,厉衍瑾又恨不得替她揽过所有,告诉她,你只管在我身后好。

    但,她会拒绝。

    夏初初重新跌回病床,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只感觉眼前眼冒金星。

    厉衍瑾的声音淡淡传来:“你还在挂水,手背插着针管,你如果想受伤的话,可以继续。”

    夏初初没动,没说话。

    厉衍瑾又说道:“夏天已经在厉家了,妍姐去接的人。费了好大的劲,老师才让妍姐把夏天接走。”

    夏初初还是没说话。

    “你只需要好好的在这里躺着,等这瓶水挂完,然后休息一下,确定你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了,可以离开医院。”

    两个人的对话,想是处理公事一样,没有任何温暖或者人情味可言。

    夏初初低头,看着自己手背的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