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66章:一个是我弟弟,一个是我女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但夏天只能点点头:“好,外婆,那,那妈咪要是回来了,告诉她,我今天晚一直在等她。!”

    “嗯,她回来后,也会去你房间看你的,乖,我让佣人阿姨带你回卧室。”

    安顿好了夏天,厉妍这再也笑不出来了。

    她马打电话给乔静唯,电话一接通,直接问:“今天你给衍瑾打过电话没有?”

    乔静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如实回答:“妍姐,我下午给他打过电话,但是他没接。”

    “没接?你的电话也没接?还是下午打的?”

    “是啊,妍姐,怎么了,你……在找衍瑾?”

    “我找夏初初啊。”厉妍说,“一整天了没个人影,夏天都在这里要哭了,我好不容易才把她安抚好。”

    乔静唯一愣:“妍姐,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夏初初今天下午,在公司晕倒了。衍瑾送她去了医院,估计这个时候……两个人在医院吧。”

    厉妍惊讶的问道:“什么?这件事没任何人跟我说啊。”

    乔静唯叹了口气:“妍姐,我们也都是知根知底的,我不瞒你。这件事也没有谁跟我说,还是……慕氏集团那边的员工,私底下悄悄告诉我的。”

    “这事,也不该瞒着啊。”

    乔静唯说道:“妍姐,估计不是想瞒着,可能是两个人……不希望别人打扰吧。”

    她这么一说,厉妍顿时不高兴了。

    “不希望打扰?两个人什么关系啊,怎么能单独在一起?静唯你也是的,你都知道了,你不会主动去联系衍瑾?他不接电话,你去找他人!”

    “我……怕他不高兴,所以一直没去。妍姐,我现在还在家里。”

    “你真是要急死我。”厉妍匆匆的说道,“在哪家医院知道吗?我们现在过去。”

    “啊,妍姐,你和我一起过去吗?这样好像不太好吧……”

    乔静唯还有些推辞,故意装作不太情愿的样子。

    毕竟,要是厉衍瑾怪下来,她也不好说。

    但,她已经让厉衍瑾和夏初初在医院单独相处这么久了,也够了!

    知道夏初初回来后,厉衍瑾的魂飘到她身去了!

    “有什么不好的?哎,静唯,等等,我手机又来电话了,我看看是谁,你现在马过来厉家,然后和我一起去医院,找厉衍瑾和夏初初!”

    “好。”

    挂了电话,乔静唯稍微松了口气。

    她拉妍姐一起去医院,夏初初和衍瑾,都没话说了吧?

    这边,厉妍接通一个另外打进来的电话。

    她一看来电显示,是厉衍瑾。

    厉衍瑾主动给她打电话了?

    厉妍是有些生气的,夏初初晕倒了,这么大的事情,厉衍瑾居然不告诉她!

    所以电话一接通,厉妍直接说道:“你现在在哪啊?你和夏初初怎么回事,一个一个的电话也不接,是想要急死谁?”

    手机那头,却传来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声:“你好,请问你是厉衍瑾的家属吗?”

    厉妍一愣:“是……我是他姐姐。你是谁啊?你怎么拿着他的手机?”

    “我这边是公安局,今天晚七点多,在江边大道,厉衍瑾搭载着一名女子……”

    厉妍听完之后,手里的手机,啪嗒一声,掉落在地毯。

    *

    医院里。

    急救室的灯还在亮着。

    走廊尽头,在这寂静的夜晚,响起匆忙的脚步声。

    乔静唯和厉妍出现在拐角处,神色慌乱,尤其是厉妍,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看样子已经在路哭了一场。

    急救室外面,还有两位穿着zhì fú的警察。

    厉妍人还没到跟前,声音已经传来了:“衍瑾呢?初初呢?两个人都在急救室里?有没有生命危险?”

    警察问道:“你是……”

    “我是家属,家属,一个是我弟弟,一个是我女儿……”

    “目前情况来看,厉衍瑾的情况较糟糕,还在急救当,不过,应该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医院没有下任何的通知书。”

    乔静唯脸色白得跟纸一样:“衍瑾,衍瑾还在抢救?”

    “是的。”

    “那初初呢?她有没有事?”

    “夏初初在十分钟前已经转到普通病房去了,身只有几处伤口,其他的没什么事,起男人来,情况好很多。”

    “为什么?”乔静唯情绪有些激动,“为什么夏初初的伤会轻这么多?她都转到病房去了,衍瑾却还在急救室里!生死未卜!”

    警察十分公事化的回答:“这应该不难理解,两个人是亲人。其次,我们把两位伤者从已经报废的车辆里救出来的时候,厉衍瑾……是把夏初初护在身下的。”

    当时,接到报警电话赶来之后的警察,从破旧报废的车辆里,救出两个人,看到厉衍瑾把夏初初护在身下那一幕的时候,在场的人都震撼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乔静唯听完,顿时尖叫道:“所以,衍瑾受伤这么严重,是为了保护夏初初对吗?”

    “是这样的。”

    “难怪,难怪……”乔静唯那眼泪一下子流出来了,“生死关头,在他眼里,她的命自己还重要。”

    这些乔静唯都清楚,谁都清楚。

    可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她还是受到cì jī了。

    她的未婚夫,她整天睡在枕边的男人,可以为了夏初初,连自己的命都不顾。

    厉妍也是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个是她的弟弟,一个是她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

    乔静唯在一边抽泣道:“当初,在夏初初和顾炎彬的订婚晚宴,发生bào zhà,衍瑾也是因为保护夏初初,所以才会受伤严重,不然,他完全可以避开的……”

    厉妍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看了一眼急救室还在亮着的灯,心里也默默的为厉衍瑾祈祷。

    他是厉家的顶梁柱,不能倒,不能出事啊……“这个时候,哭也没有什么用了,不要哭。”厉妍深吸一口气,努力的保持着冷静,“衍瑾倒下了,现在这烂摊子,我们要来收拾,要撑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