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69章:衍瑾他……脸上伤的比你还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69章:衍瑾他……脸伤的你还重

    厉妍点点头:“好,好,等再过一个小时,她也该起床了……”

    “起床?”夏初初一愣,又急切的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几点了?我睡了多久?”

    “一个晚而已,你还好,没什么事,衍瑾……伤得较重了。”

    具体伤得有多严重,厉妍也不清楚。

    医生说了一大堆,她听不进去,她只知道衍瑾在重症监护室,目前脱离了生命危险,具体情况下一步再确定。

    不过,不用想也能猜到,厉衍瑾身,肯定是大大小小的伤,骨折都有好几处。

    夏初初喃喃的说道:“一个晚……才一个晚。”

    她觉得,她都睡了好久好久,一直都被困在那个一模一样的梦里,不停的做着那一个梦,仿佛一辈子那样的过完了。

    乔静唯冷嘲热讽:“是啊,一个晚,衍瑾好端端的一个人,被你害得差点死了!”

    “好了!”厉妍也斥责道,“静唯,你现在少说两句!这样,你干脆出去,或者回家一趟,好好的收拾一下自己,再来医院。”

    “妍姐,你是要赶我走吗?”

    “我没有,这一晚,你也累了。如果你留在这里,只是和初初争吵的话,没有任何意义。”

    乔静唯哭着说道:“是啊,夏初初是你的女儿,说到底还是你最亲的人。我算什么,一个外人,连厉家的门都还没有正式踏入……”

    说完,她转身走了。

    厉妍也没有挽留她。

    夏初初看着这一幕,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乔静唯怪她,她能理解。

    “哎,让静唯一个人先冷静一下吧,她心里不见得我好受多少。”厉妍叹了口气,“夏初初,我要说你什么才好啊。”

    “妈。”

    “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会发生车祸?衍瑾开车一向稳重的。我听人说,你下午在公司晕倒了,衍瑾送你去医院了是不是?”

    夏初初点头:“是的。”

    “然后呢?在回来的路?发生车祸了?”

    “是的,小舅舅他……送我回家,在路,……”

    夏初初说不下去了。

    厉妍也没有再追问她,耐心的等着她缓过来。

    好一会儿,夏初初才继续说道:“怪我,妈,这一次都怪我,如果我不让小舅舅送我回去好了,什么都不会发生了……”

    “傻孩子啊,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说这些没用的,又有什么意义呢?我是想知道,好端端的,怎么会车祸?”

    夏初初死命的咬着下唇,浑身已经开始轻微的颤抖了。

    厉妍又问道:“是不是你们在车起了争执?衍瑾跟你说什么了?”

    “不要问了,妈,不要问了……”

    夏初初哽咽着回答,然后,眼泪一滴一滴的这么下来了,落在她的手背。

    她才从那个梦境里走出来,她不愿意又去回想。

    车祸前的那几分钟,她一直都记得,她和小舅舅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她都记得。

    可是,想一遍,是一种折磨,心尖,仿佛bèi chā满了刀子。

    狠狠的痛。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你不愿意说?夏初初,你和衍瑾之间,我总觉得……”

    “不,没有,妈,你想多了,我这些年都在伦敦,连孩子都生了,才回来多久,怎么会和小舅舅有什么呢?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过去了……”

    夏初初不敢承认。

    哪怕,她记得,在车的时候,小舅舅跟她说,他过的不快乐,他想要自己快乐。

    而能让他快乐的,是她。

    但此时此刻,她选择了逃避,选择了退缩。

    “好吧……”厉妍长叹了一口气,“初初,你还是先养好伤吧。虽然说没有多严重,但……”

    “但什么?”夏初初问,“妈,你,你拿镜子过来,让我看看。”

    “还是别。”

    “镜子!”

    厉妍说道:“是脸有几道小伤,不严重,以后也不会留疤的。虽然衍瑾护着你,但他也是肉体凡胎,不至于会让你毫发无损。”

    夏初初没再说话,只是默默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然后,她摸到了纱布,粗糙的手感,有一点点扎。

    “衍瑾他……脸伤的你还重。”

    她“嗯”了一声,侧过头去,把后脑勺的那一面留给厉妍,不想让她看见自己现在的模样。

    夏初初只想静一静。

    她很想去看看小舅舅,但是她知道,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

    她现在是翻个身,都会觉得浑身的骨头疼,更别说下地走路了。

    所以,她都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再加刚刚她为了发出声音,吸引外面的人进来,一直都在努力的调动自己的身体,所以疼痛加剧。

    呼吸都是疼的。

    但夏初初一想到,小舅舅现在承受的疼痛她更加的多,她这心里不是滋味。

    “你好好休息吧。”厉妍说,“有什么按铃,我不一定时时刻刻能守在你身边,厉家,还有瑾唯别苑,会有人过来照顾你的。”

    “我没事,妈,我缓一下,给夏天打电话。”

    “嗯,你好好跟她说说吧,能瞒着瞒着。我,去看看静唯,顺便也去看看衍瑾那边怎么样了。”

    “好。”

    厉妍走了之后,病房里安静了。

    一安静,夏初初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她真的没用。

    没用算了,还总是惹祸。

    这一次小舅舅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她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更别说乔静唯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肺里大量的吸入新鲜空气,疼得她喉咙都干痒。

    眼泪又不知不觉的这么流了下来,很快,枕头那里,有一滩的水渍,被她的眼泪给打湿了。

    她只祈祷,小舅舅能平安无事,从重症监护室出来,转危为安。

    是她太骄纵了,明明知道在开车,她还那样子闹,引发了安全隐患。

    可,再自责,也没有用了。

    夏初初默默的流着眼泪。

    这眼泪好像是不会流尽一样,枕头都快要湿透了。

    忽然间,她听见病房门口有脚步声,随后,门开了,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