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74章:你们慕家,我一个都惹不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74章:你们慕家,我一个都惹不起

    只听见“砰”的一声脆响,走廊里回荡着这个声音,然后,整辆轮椅侧翻在地。!

    夏初初更加狼狈,人从轮椅摔了出去,倒在地,浑身僵硬,好半天都没有动一下。

    乔静唯当时被吓懵了一下。

    尤其在看到夏初初一动不动的躺在地的时候,她脑子都空白了。

    虽然她恨不得夏初初去死,恨不得夏初初现在去死,但,无论如何,也别是现在啊!

    她还没有蠢到这样害死夏初初啊!

    再怎么样,她都会借刀杀人才对!

    乔静唯懵了一下,随后马反应过来,立刻走到夏初初身边,咽了咽口水,试探性的喊道:“夏初初,夏初初!”

    躺在地的夏初初,仍然是一动不动。

    乔静唯吓坏了,蹲下身去,戳了戳她的后背:“你,你别给我装死!起来!”

    夏初初还是一动不动。

    乔静唯第一个反应,不是去扶起她,而是四周看看,有没有人发现!

    随后,她又去看,有没有监控!

    在她寻找监控的时候,地的夏初初,声音极其虚弱的传来:“乔静唯……这要是在荒郊野外,荒无人烟的地方,你巴不得我死了,问都不会问一句了吧。”

    本来乔静唯很慌的,听到夏初初这句话之后,反而镇定了下来。

    还能说这么长的一句话,没死,死不了。

    “是啊。”乔静唯重新站了起来,拿脚尖踢了踢她,“我恨不得你去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夏初初疼的直抽抽。

    倒不是乔静唯踢她,而是摔的那一下,正好磕着她的伤口了。

    何况,正常人这么摔一下,也会疼,更别说,她是一个刚刚出了车祸的伤者。

    她起不来,只能这样保持着一个姿势,躺在地方。

    这个姿势,极其的侮辱,尤其,乔静唯还居高临下的站在她的旁边。

    夏初初紧紧的闭着眼睛,冰凉的地板,那寒意直刺她的骨头。

    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想小舅舅。

    可是,小舅舅和她一墙之隔,他却什么都不会知道。

    夏初初尽量的忽略着伤口的疼痛,想自己爬起来。

    但她这个时候,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乔静唯目光冷冷的看着她:“夏初初,可你不是还没死吗?我刚刚还真担心,你这么挂了,还会害了我,惹得我一身骚。”

    “我不会死,如果我活着,能让你这么的膈应,那我当然是要更加好好的活着了。”夏初初说,“活得你还久。”

    乔静唯“切”了一声:“你继续躺着吧,能爬起来自己爬起来,爬不起来,看你有没有这个运气,能让路过的人帮你一把了。”

    “我算躺着,也不用你帮忙。”

    “我压根不会帮你,是我把你的轮椅给推翻的,怎样?你能把我怎样?”乔静唯说,“谁让你现在,跟个残疾人似的,还要靠轮椅才能走路?”

    夏初初倒是没什么生气的表现,她声音平缓的说道:“乔静唯,总有一天,你的所作所为,都会遭到报应的。”

    乔静唯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是吗?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夏初初,我死也会拉着你!”

    说完,她拍拍手,扭头走。

    忽然,走廊尽头,响起沈北城的声音:“乔静唯?你在看厉衍瑾吗?”

    随后,沈北城目光一转,看到了侧翻的轮椅,还有倒在地的人,顿时惊呼一声,快步的跑了过去:“夏初初!”

    乔静唯看见沈北城来了,有一点点慌乱,但还能勉强镇定。

    但是,沈北城身后,还跟着慕瑶。

    慕瑶虽然看起来温温柔柔,乖乖巧巧的,没什么大xiao jie脾气和架子,但真要是怼起人来,那也是一把好手。

    沈北城跑过去,弯腰把夏初初抱起。

    慕瑶也赶紧跑过来,把轮椅扶好,协助着沈北城,让夏初初重新坐回轮椅。

    “有没有碰到你伤口?”沈北城问,“你要是疼喊出来,我也不知道你哪里伤着了,尽量避开好一些。”

    夏初初摇摇头:“没事。”

    “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摔了?”慕瑶虽然是跟夏初初说话,但那眼睛却是看向乔静唯,“怎么会摔啊,初初。”

    夏初初疼得直抽气,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慕瑶也是有点急性子的,她侧头看向乔静唯:“你明明在这里,怎么不去扶她?”

    “我……”乔静唯回答,“我一个人扶不起来。”

    “那你叫人啊!这是医院,还怕没有人?”

    “我正要去叫啊,可是你们来了,所以不用去叫人了。”

    慕瑶无语了:“你……”

    夏初初拉了拉她的手:“慕瑶,别和她争。”

    “什么啊,夏初初,你怎么是这样的性格啊。我问你,你怎么摔的?还连人带轮椅一起翻了?又发生一次车祸了?啊?”

    “乔静唯干的好事。”

    听夏初初这么一说,慕瑶看乔静唯的眼神,立刻变了:“你?你推翻了初初的轮椅?”

    “无凭无据……”

    乔静唯还没说完,慕瑶呵呵了两声:“无凭无据?调监控可以了啊。你要什么样的证据我给你什么样的证据。”

    “是我。”乔静唯干脆认了,一不做二不休,“是我不小心推翻了她的轮椅。”

    “那你道歉啊!”

    “道歉?我给她道歉?”乔静唯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我的未婚夫因为她,躺在重症监护病房里,我还要跟她低头?”

    “什么鬼啊。出车祸这件事,怎么能怪初初头啊?是初初在开车吗?她也是受害人啊!”

    “行,行,慕大xiao jie,我知道你是和夏初初一伙的,你偏向她。你们慕家,我一个都惹不起,我现在躲,躲得起,行了吧?”

    “想走?”慕瑶伸手去拉她,“喂,乔静唯,你什么意思啊!”

    乔静唯反手去扯开慕瑶的手。

    沈北城见这一幕,当然不乐意了,连忙准备前,想也没想,肯定是要帮助自己的老婆。

    乔静唯也不在怕的,慕家再有能耐,现在还能把她怎么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