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75章:她知道你和厉衍瑾的事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75章:她知道你和厉衍瑾的事情

    何况,乔静唯现在是厉衍瑾的未婚妻,慕家不看在乔家的面子,也得看厉衍瑾的面子!

    夏初初一看这一幕,顿时急了,连忙去拉沈北城。

    但她这一点力气,连握住沈北城衣角的资格都不够,眼睁睁的看着沈北城冲了过去。

    “怎么,怎么,沈北城,你还要打女人是吗?”乔静唯说,“你们夫妻俩欺负我一个,来啊。”

    “我不打女人,但是你要是动我的女人,你死定了。”

    沈北城的声音里,还夹杂着慕瑶的声音:“谁欺负你啊,乔静唯,我让你给初初道歉!”

    “我道歉?不可能!她夏初初凭什么?凭什么?”

    “你推到了人,你还有理了是吧,乔静唯,怎么会有你这种人,也不知道厉衍瑾是瞎了哪只眼睛才看的你。”

    乔静唯这辈子,最恨最烦的,是别人说她配不厉衍瑾。

    这慕瑶的一句话,顿时戳到了她的痛点。

    “你说什么?他瞎了眼看我?”乔静唯嚷嚷道,“你说反了吧慕熬,是衍瑾怎么会瞎了心,会看夏初初!”

    这句话一说出来,沈北城,慕瑶的动作,都瞬间僵住了。

    乔静唯在下一秒,也反应过来,自己在情绪激动的时候,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慕瑶愣愣的看着她:“你……乔静唯,你刚刚说什么?”

    “我什么也没有说!”

    乔静唯急忙的否认,然后再一次的,急匆匆的转身想要离开!

    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是这一次,沈北城一把拉住了她:“乔静唯,你说,厉衍瑾看夏初初?是吗?”

    乔静唯一边挣扎着一边说道:“我没有!”

    可她哪里挣脱得了沈北城的力道啊!男人和女人的力气,还是有很大的悬殊。

    “你别否认了!”慕瑶说,“你原来……知道厉衍瑾和夏初初之间的事情!”

    慕瑶直接一句话把乔静唯给戳破了。

    话都说到这份了,基本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乔静唯却还想否认:“你听错了,慕瑶,你们夫妻俩是想要合起伙来,替夏初初欺负我吗?”

    “yī mǎ归yī mǎ啊!”慕瑶丝毫不放过,“乔静唯,你不要转移话题!”

    沈北城这个时候,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个乔静唯似乎……不简单。

    而夏初初也没有想到,乔静唯竟然情绪失控到这个地步,把这件事都给抖出来了。

    这样一来,大家都会明白,原来乔静唯早知道,厉衍瑾和夏初初的那些事。

    而乔静唯依然和厉衍瑾在一起,那么,出于爱情也好,出于本性也罢,乔静唯一直针对夏初初这么久,忽然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夏初初愕然的看着这一幕。

    乔静唯也醒悟了,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是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是无法再收回来的。

    三个人僵持着。

    乔静唯想走,慕瑶拉着她不让她走,沈北城也拦住了乔静唯的退路。

    沈北城见从乔静唯这里挖不出什么来,直接转向夏初初:“她刚刚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夏初初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初初!夏初初!”慕瑶见她这个犹豫的样子,瞬间也急了,“你这是在犹豫什么啊,难道,你还要和乔静唯站一边吗?”

    被慕瑶这样逼问,夏初初只能点头:“我……听到了。”

    “那这是怎么回事?她知道你和厉衍瑾的事情,那你知道她知道吗?”

    这话乍一听很绕,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得懂。

    夏初初再次点头:“我……知道。”

    “什么?”慕瑶的声音划破了走廊,“你知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怎么知道的?”

    “慕瑶……我们先离开这里好不好?”

    “为什么要离开?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了,说清楚啊!”

    夏初初实在是不愿意提起。

    她和小舅舅的那些曾经,她早已经埋在心底了,偶尔,自己回想一下,想一下那些甜蜜,夹杂着伤痛的爱情。

    而现在,乔静唯这一说漏嘴,很多过去了的事情,会被重新翻起来。

    夏初初还不知道该怎么跟慕瑶说,乔静唯却好像是要破罐子破摔一样,率先开了口。

    “行,都到了这个地步,我承认吧。是,我早知道衍瑾和夏初初的事情,很早知道了!她这个女人,勾引自己的小舅舅,不顾道德,不知廉耻!”

    慕瑶反问道:“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不是夏初初一个人的问题。既然你知道,你怎么还要和厉衍瑾在一起?”

    “因为我爱衍瑾啊!我不愿意他这辈子,被夏初初给毁了,所以我要留在他身边!”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很早是有多早?在初初离开慕城去伦敦之前?在你和厉衍瑾在一起不久之后?”

    乔静唯冷哼道:“你管我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件事和你无关!和你们都无关,是我和夏初初的私人恩怨。”

    见慕瑶和乔静唯争执得面红耳赤,夏初初着急,但又插不嘴,帮不了什么忙。

    因为她声音很小,浑身也没有什么力气。

    她格外的痛恨自己,这个时候怎么一点用处都没有。

    一边的沈北城,拉住了越说越激动的慕瑶,字字清晰的开口了。

    “乔静唯,我忽然明白了很多事情,你早知道,所以,其实,私下里,你做了很多……其他的事情吧?”

    说完,沈北城又回头,骂了夏初初一句:“你也是个bái chī,自己一个人忍气吞声的,这些年,你只怕是受了乔静唯不少气吧?”

    他一说完,慕瑶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想起来了,北城,在我们的婚礼,乔静唯和初初……在泳池边起了争执,然后乔静唯还流产了,这件事是不是……”

    乔静唯猛然瞪大了眼睛:“这件事,还好意思提起这件事?我的孩子这么没了,我今天都还能容下夏初初在我眼皮子底下!我还要怎么忍让她?”

    她生怕慕瑶说出点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都怪夏初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