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79章:他在做一个很长的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79章:他在做一个很长的梦

    夏初初怔怔的望着顾炎彬,忽然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正想开口,顾炎彬却又抢先她一步:“你可能还会拒绝我,没有关系。但,我可以给你一个家,给夏天一个家。”

    “家?”

    “你打算一辈子都住在厉家,都让夏天活在单亲家庭里面吗?夏初初,你和我在一起吧,远离厉衍瑾吧,为了他好为了你好,也为了夏天好。”

    都说,人在生病或者受伤的时候,都会较脆弱。

    顾炎彬也是抓住了夏初初这一点,所以,特意在这个时候,再度跟她表白一番。

    对顾炎彬来说,他已经无数次向夏初初表达心意,又无数次的被夏初初拒绝了。

    所以,这次,成不成功,他也不是很计较结果。

    因为,他追夏初初的心思,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好一会儿,夏初初说道:“可能我想,我命里带着晦气,专门克另一半吧。小舅舅也好,夏天的爸爸也好,都是和我合不来。顾炎彬,我要是和你在一起……”

    “我不怕。”顾炎彬立刻打断她,“我要和你在一起。”

    夏初初闭了闭眼:“可是,我不想祸害任何人了。”

    “首先,你这不是祸害。其次,算你是祸害了我,那么,我也心甘情愿。“

    “不,我会不安。”

    “夏初初!”顾炎彬弯下腰来,和她平视,“我跟你表白过多少次,你又拒绝了我多少次!你还要继续拒绝我吗?”

    她眨了眨眼,语气平静:“这么跟你说吧,顾炎彬,在我怀着夏天的时候,我已经做好准备,这辈子,再也不想爱任何人了。”

    “我不需要你爱我!我爱你好!”

    她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一样,扑哧一笑:“怎么可能呢……真正美好的爱情,是平等的,是你爱我,我也爱你。”

    “但我太爱你了,所以,你爱不爱我,我也不在乎,我只要你在我身边。”

    夏初初摇了摇头,移开了目光。

    顾炎彬眼睛里的希冀慢慢的黯淡下来。

    他重新直起身,默默的盯着她。

    夏初初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你还是……先走吧。”

    “这是你第几次拒绝我,夏初初,你知道吗?”

    她一愣,摇摇头。

    顾炎彬确确实实是跟她表白过很多次,但是具体是多少次,她没有去记过。

    顾炎彬笑了笑:“不知道算了吧,没事。但你只要知道,我不会放弃你,我还会继续在你身边的。”

    “何必呢……”

    “我也不知道我这是何必,但,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想要得到你的那种……yù wàng。”

    夏初初忽然看向他:“可能,你不是爱我,只是想得到我,只是被你所说的那种yù wàng,给驱使着。”

    “我不是小孩子,我能分辨得清楚,什么是爱,而什么是,yù wàng。”

    夏初初没说话,只是望着他,眼神静得像一汪湖水。

    顾炎彬抬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庞:“想要得到你,是yù wàng。想要和你过一辈子,结婚生子,是爱。”

    夏初初侧头,避开了他的手。

    顾炎彬也知道她的抗拒,没说什么,收回了手。

    沉默了几秒,顾炎彬说道:“我先走了,你好好养伤,我不会来烦你的。这次我来,没有任何人知道。”

    夏初初点点头。

    “我还是在等你,一直都在等你。什么时候,你要是觉得,想到我身边来了,随时来找我,我一直都在。”

    “顾炎彬,有时候我觉得你很讨厌,讨厌得让我忍不住恨你。可有时候,我又觉得,你……其实也没有那么坏。”

    “不管我是好是坏,你要知道,我爱你,行了。”

    说完,顾炎彬快速的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转身走了。

    夏初初看着病房的那扇门,打开又关。

    顾炎彬,来了又走了。

    顾炎彬真的有这么爱她吗?

    她一直都很怀疑,直到现在,她依然还是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不敢相信。

    大概是曾经爱过,然后又伤过,对爱情,夏初初已经非常的谨慎了。

    她不愿意轻易的付出自己的感情。

    病房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夏初初继续的看着窗外,发呆,出神。

    偶尔想到小舅舅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会阵阵刺痛。

    他快点醒来吧……醒来了,能转普通病房,她能随时去看他了。

    *

    一个星期后。

    重症监护室。

    寂静,寂静,这里除了静,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形容。

    病床,厉衍瑾双眼紧闭,唇色发白。

    各种不知名的仪器还在不停的闪着光,像是一双双诡异的眼睛。

    一个星期又零两天了,厉衍瑾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只有医生时不时的进出这里,其次,是乔静唯来的次数较多了。

    乔静唯这个星期低调了不少,也不争也不吵,而且还更加的沉默寡言了。

    所有人都在期盼着,厉衍瑾能快点醒来。

    厉衍瑾自己,对一切,毫不知情。

    他沉睡着,做着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那梦,好像是梦,但又似乎,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事情。

    一幕幕在他脑海里盘旋。

    是梦吗?不是吧,是他的记忆,是他经历过的那些事情。

    从车祸开始,一幕幕情景,在厉衍瑾的脑海里,开始回放。

    他的记忆,如同被按了回放键一样,开始在脑海里,倒放。

    车祸……

    夏初初有了一个女儿,夏天……

    夏初初从伦敦回来……

    沈北城和慕瑶的婚礼,夏初初出席,乔静唯流产……

    夏初初离开慕城,决意要去伦敦留学……

    他因为乔静唯,心浮气躁之下,动手打了夏初初……

    乔静唯和夏初初起了矛盾,扇了乔静唯两个耳光……

    酒窖里,他把夏初初抱起来……

    这记忆的回放,一直到顾炎彬和夏初初的婚礼晚宴,发生了bào zhà,才戛然而止。

    随后,慢慢的,很多陌生,但是又带着一种异的熟悉的片段,开始涌入厉衍瑾的大脑。

    那一年,厉家别墅门口,青春靓丽的夏初初,拖着行李箱,看着他,眼睛里满是灵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