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86章:他竟然把她忘记了这么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夏初初受够了苦难和折磨,现在,那个给予她阳光和爱情的男人,又一次的回到了这个世界?

    “你在说什么……”夏初初喃喃的自言自语,“你真的,真的回来了?真的,都想起来了?”

    这个事情,完全在夏初初的意料之外!

    她不敢置信的问了好多遍。!

    她本来打算,只要小舅舅一醒来,她问他,还记不记得,在车的时候,车祸还没发生之前,他问的那个问题。

    只要他说记得,只要他还问她答案,那么她会回答他——

    爱。

    可是,现在,情况完全和夏初初所想象的不一样。

    小舅舅他……恢复记忆了!

    “初初,我都想起来了。”厉衍瑾一锤定音,完全坐实了这件事情,“都记得了。”

    夏初初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的记忆,回来了。

    他也回来了。

    忽然,在这个时候,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响起,划破了病房里的微妙气氛。

    夏初初回过头去,也被吓到了。

    只见乔静唯抱着自己的头,歇斯底里的尖叫,那声音十分的尖锐,刺耳,耳膜都快要被震破了。

    乔静唯跟疯了一样,受不了这个事实。

    厉衍瑾居然都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

    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从此以后,要失去厉衍瑾了吗?

    不,她不要。

    “静唯。”厉衍瑾看着她,目光十分平静,连连喊了她好几声,“静唯!”

    可是厉衍瑾这虚弱的声音,哪里能够入得了乔静唯的耳?

    他的声音完全被乔静唯的尖叫声给盖住了。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

    乔静唯胡言乱语的说了好几句话,然后看了厉衍瑾一眼,神色呆滞了几秒,忽然转身往外跑去。

    没一会儿,乔静唯没了踪影,只有那扇摇摆着的门,昭示着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初初也没回过神来。

    厉衍瑾也只是轻声的叹了口气。

    他知道乔静唯为什么会这样崩溃。

    他都记起来了。

    在发生bào zhà之后,他醒来的那一刻,乔静唯告诉他,他和她相爱了很久很久。

    她骗了他。

    但,厉衍瑾以为自己知道,其实,他并不知道。

    只有乔静唯自己才明白,她真正这样崩溃的,是什么。

    但,厉衍瑾并没有这么多的心思,去想乔静唯。

    他只想他的夏初初。

    看着跌坐在地,双手撑着冰凉的地面,面色还带着惶恐的夏初初,他的心,又痛了一下。

    “初初,我现在全身下都是伤,到处都痛,我不能下床扶你起来。那么,你自己站起来,好吗?地凉。”

    夏初初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又问了一遍:“小舅舅,真的是你吗?真的吗?”

    “是我,初初。”

    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承诺,她才会相信。

    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是他,是他回来了,他是厉衍瑾。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一天会到来,而且这么的快……这么的让我措手不及。”

    “不快了,太慢了,太慢了。”厉衍瑾一连说了好几遍,“这一忘,是四年多,将近五年啊,初初。”

    夏初初闭眼睛,终于痛哭出声。

    是啊,快五年了,那个疼她宠她纵容她的小舅舅,已经离开了她快五年的时间了。

    天知道,这几年里,她是怎么过来的。

    一个人咬牙硬撑,一个人度过漫漫长夜,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异国他乡……

    她的苦,无人能诉说。

    夏初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情绪到了这个时候,怎么都控制不住,只知道循着本能了。

    她甚至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哭得这么伤心。

    明明,最苦的时候都已经过来了,都苦尽甘来了,她却像是要把这几年来受的委屈,都哭出来一样。

    她要大哭特哭一场,把委屈都哭尽,把眼泪都流干,把声音都哭哑。

    眼泪像是关不住的水龙头。

    而看着夏初初这么哭,厉衍瑾的心里,也是如刀割一样。

    可他无能为力。

    现在的他很没用,除了躺在病床,什么事都做不了。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哭,而他想说些什么,声音都被她的哭声给压下来了。

    如果厉衍瑾现在是健全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走到她面前,把她从地抱起,把她拥入怀里,把她的眼泪,都一一的吻去。

    将近五年啊……

    他竟然把她忘记了这么久。

    这五年里,他又该死的对她做了些什么?

    他再怎么做,都无法挽回她了吧。

    光洁的大理石地板,夏初初的眼泪,一颗一颗的砸了下来,泪滴四溅。

    她的哭泣,她的眼泪,她的委屈,都是因为他啊……

    “你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为什么啊……”夏初初控诉道,“你知道这几年来,你对我做了什么吗?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厉衍瑾见她终于说话,不再一个劲的哭泣,连忙应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都想起来了。”

    “晚了,可是已经晚了啊!”

    “初初,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你不要着急,再给我一点时间可以……因为现在的我,没有一点用处,只能在病床躺着。”

    夏初初泪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

    “不要哭了,你再哭,我也要跟着哭了。”厉衍瑾说,“你到我身边来,过来,我,现在够不着你。”

    夏初初依然只是望着他。

    她现在已经麻木了,对于小舅舅恢复记忆的事情,她除了惊喜之外,更多的,却是悲痛。

    大概是因为,她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有多疼她。

    疼之入骨。

    所以,她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大哭,才会展现自己的脆弱和无助,才会流露出自己内心真正的情绪。

    “过来。”厉衍瑾极尽耐心的劝哄着她,“五年了,初初,我想要再好好的看看你,甚至,我想一只手好好的抱抱你。”

    夏初初似乎是有被他这番话给说动,在原地僵了一会儿,然后她慢慢的直起身。“初初,如果可以,我的命都想给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