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87章:我们难道还回得去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87章:我们难道还回得去吗?

    “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呢?”夏初初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往病床边,小步小步的挪去,“我想要的,可能……这辈子都得不到了。 ”

    她忽然间又明白,回不去了。

    不管是他和她的真正关系,还是感情,都回不去了。

    他和她都不再年轻了。

    夏初初一到病床边,厉衍瑾的手伸了过来,直奔她的手,紧紧的握着。

    只有握着,他才能安心。

    夏初初任凭他攥着,只是觉得,他一个刚刚醒来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呢?

    他攥得她疼。

    但厉衍瑾自己知道,他是太害怕失去她了。

    “初初。”他紧攥着,哑声说道,“在我还没睁开眼的那一刻,我满脑子已经都是你的模样了。在我睁开眼之后,第一眼能看到你,我只想说,天其实……还是待我不薄的。”

    “我没醒之前想的是你,醒来之后,马能看到你,多好,多好。”

    夏初初只是看着他,没有再说话。

    此时此刻,厉衍瑾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思路也非常的顺畅。

    即使他才想起了一切,可是事情一件件,一桩桩,都在他脑海里存贮着,随时都能调出来,

    他的指腹一下又一下的摩挲着她的手背,不愿意放开。

    “五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竟然把你忘记了……难怪那个时候的我,总觉得,人生缺少了一点什么,心里,也缺了一块。原来,是丢失了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你真的都想起来了吗?”夏初初看着他,问道,“小舅舅,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又突然想起呢?”

    她和他之间的鸿沟已经越来越大,无法跨越,算小舅舅都记了起来……那么,也回不去了吧。

    “你还是不相信我吗?”

    夏初初很小心的说道:“我真的太害怕失望了。”

    “都想起来了。现在你面前的厉衍瑾,是完整的厉衍瑾,不是缺少了关于你的一切的记忆的厉衍瑾。”

    “可你记起来了,那又怎么样呢?”夏初初问,“我们……难道,还能有可能吗?”

    夏初初这句话,直接戳了两个人的要害。

    还回得去吗?

    还有可能吗?

    还能继续在一起吗?像以前那么快乐吗?

    不一定。

    而且这个不一定,失败的成分占了大多数。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你和我现在这样面对面的说着话。”厉衍瑾回答,“只要你点头的话。”

    夏初初看着他。

    他又说道:“我在车握着你的手,说的那些话,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

    “那,这几天里,你有想好,要怎么给我回答吗?”

    夏初初沉默了。

    在厉衍瑾没有醒来之前,她铁了心的要告诉他,她爱他,她还爱他。

    可是她压根没有想到,小舅舅会恢复记忆。

    这完全超出了她的意料。

    她本来言之凿凿要说出口的话,现在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了。

    夏初初犹豫了。

    “看来你还没有想好……”厉衍瑾的眼泪,划过一丝失望,“初初,是我不好,对不起。”

    她叹了口气:“对不起又怎么样呢……”

    终究还是回不去了。

    “这场车祸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我非要逼问你,非要你给个答案,还握着你的手腕,不会出事了……”

    说着说着,厉衍瑾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下下的打量着她:“初初,你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

    她轻轻的摇头:“我还好,我没事,我伤得不重。”

    “那好。”厉衍瑾松了口气,低声的自言自语,声音很小很小,“我记得,我当时明明是护着你的,你要是有事的话,那我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他声音虽然小,但夏初初却都听到了。

    “是啊,”她忽然笑了一下,回答道,“在那样的情况下,你还来保护我,你以为你是谁啊?金刚吗?铁打的吗?”

    “我……只是单纯的想保护你。”

    “那你现在把你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你满意了吗?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是想让我一辈子都活在对你的自责当吗?”

    厉衍瑾也不明白,好端端的,夏初初怎么生起气来了。

    但,他还是要尽力的安抚她,让着她。

    “算我因为保护你,而死在了那场车祸,你也不用自责的。我不会怪你,那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自己承担。”

    “说是这么说,但你觉得我心里真的会好受吗?”

    “傻初初。”厉衍瑾叹了口气,“只要你好好的,我做什么都可以。当时保护你,是出于本能,也是希望,你能活着,一直活到最后。”

    “那你还觉得你很伟大是吗?那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身多处骨折,打着厚厚的石膏,一动不能动,你满意吗?”

    夏初初越说越气。

    厉衍瑾不知道怎么的,倒是嘴角一扬,露出了浅浅的笑容:“至少只有我打着石膏,一动不动,你却还能过来看我,这足够了,这也是我救你的原因。”

    夏初初咬咬唇,心里又感动,但是又生气。

    他这样不顾自己生命的做法,真的很危险。

    要是哪一天,他真的……这么去了,她会很难过的。

    “像,当初,发生bào zhà的时候,我也是第一反应是去救你,把你护在身下。”

    夏初初说道:“是啊,救了我,伤了你自己,然后把我遗忘,这一忘,是长达五年之久。”

    厉衍瑾的语气里,满是悔恨:“这五年里,我对你做了多少的错事……”

    “已经错了。”

    厉衍瑾问:“那你……愿意原谅我吗?”

    “愿意啊!”夏初初忽然很豪爽的说,“这样的话,不再亏欠了。虽然你做错了,但是你救了我,我们之间,也一笔勾销了吧,平等了。”

    其实夏初初现在……只想逃。

    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想起了一切的小舅舅。

    所有的记忆连在一起,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