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694章:一辈子都不会松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694章:一辈子都不会松手

    “我都在这里好一会儿了,静唯,你到哪里去了?”

    “我……出去散散心,透透气了。毕竟,衍瑾可能也不是很想看到我。”

    听她这么说,厉妍愣了一下。

    乔静唯又笑了笑,往病房里面走去:“妍姐,你吃饭没有啊?这天都黑了,别饿着了,这个星期,你也很忙很累。”

    “我……还好,不饿,不饿。”

    乔静唯点点头,往病床的方向看了一眼。

    厉衍瑾和夏初初十指紧扣的双手,很扎眼,很醒目。

    乔静唯的笑容僵在脸。

    夏初初也有点不自在,但是没办法,不管谁来,她也只能和小舅舅继续这样紧扣着手。

    厉妍也明白,为了缓和气氛,岔开话题:“其实不管怎么样,衍瑾醒来好。以前的事情,他记起了,记起了,日子该怎么过,还是要怎么过的。”

    夏初初没说话,她没什么好说的。

    乔静唯回答道:“如果真的该怎么过怎么过,那好了。”

    “会的会的,你和衍瑾都订婚这么久了,又贤惠又顾家,这样的好妻子打着灯笼都难找,怎么会有什么意外呢。”

    厉妍说这番话,是在安慰乔静唯,其实也是在安慰她自己。

    不会发生什么变故的,不会。

    以厉衍瑾一个人的力量,还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呢?

    可是,这安慰的话,究竟能不能安慰,也只有自己心里明白了。

    病房里又一次的陷入寂静。

    乔静唯默默的走到病床边,看着厉衍瑾熟睡的面容,眼角有些发红,看样子是哭过一场。

    夏初初的眼角也红,但如果不凑近仔细看的话,根本也看不出什么来了。

    厉衍瑾恢复记忆,这有人欢喜,也有人忧啊!

    乔静唯弯下腰来,替厉衍瑾盖好被子,动作小心翼翼的。

    夏初初干脆往椅子一靠,闭眼睛,眼不见心不烦的。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乔静唯这么轻柔的动作,却还是把厉衍瑾给吵醒了。

    乔静唯的手还没来得及从被子收回,厉衍瑾忽然睁开了眼睛,眼睛里一片清明,半点睡意也没有。

    一点也不像睡着的人。

    乔静唯也被他突然的睁开眼睛,给吓了一跳:“衍瑾……你,你醒了?”

    厉衍瑾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了两秒,又迅速而果断的扭头,看向另外一边的夏初初。

    并且,他很用力的收紧了自己的手。

    她的手还在,还在他的掌心里……

    这样真实的触感,让厉衍瑾稍微的放下了心。

    夏初初刚刚闭眼睛,忽然感觉到和小舅舅交握的手,突然被攥紧,让她立刻又睁开眼睛。

    她这一睁开,和小舅舅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她很明显的感受到,小舅舅松了一口气。

    他是怕她走了吗?结果见她还在这里,所以松了口气?

    夏初初不知道,她只是觉得,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她和小舅舅这样对视……有些不自在。

    厉衍瑾又闭了闭眼,然后重新睁开:“是……我醒了,静唯。”

    夏初初在一边听着,也没什么表情,只是,想要收回自己的手。

    但,厉衍瑾依然牢牢的攥住,不给她一丝逃脱的机会。

    这样很尴尬。

    尤其是乔静唯和厉妍都在场的情况下。

    可,只有厉衍瑾知道,刚刚他心里,有多么的惶恐慌张。

    乔静唯给他盖被子的时候,他都没有任何感觉,而他会惊醒,是因为……

    他闻到了乔静唯身的味道。

    和乔静唯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对于乔静唯习惯用的香水,他还是熟悉的。

    乔静唯用的香水,是较知性,优雅,温温柔柔的。

    和夏初初的那种,身自然有的,沁人心脾的淡香是完全不一样的。

    乔静唯给他盖被子的时候,他闻到了,他知道那是乔静唯。

    可是,他睡觉之前,明明紧攥着夏初初的手啊。

    他要的是夏初初啊。

    这么一想,于是厉衍瑾立刻从梦里清醒过来了。

    他微微侧头,看着依然十指紧扣的手,露出了一丝笑容。

    而夏初初,站了起来:“小舅舅,我看你这里,也暂时不会有什么事了,我先走了吧,在这坐了好几个小时,腿都麻了。”

    厉衍瑾一怔。

    他不愿意放手。

    可夏初初要走的意思,是暗示他松手。

    虽然他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但还是要松开。

    他不能这样握着她的手一辈子。

    这样的办法,笨拙而可笑。

    他要是真的想和她一直这样十指紧扣,那么,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前面的路也很长很复杂。

    他该换一种方法,来这样紧握着她的手。

    想了想,厉衍瑾深深的看了一眼夏初初,然后,缓缓的松开了手。

    两个人的手因为太长时间这样交握在一起了,已经有些发黏,尤其是,夏初初的手心还出了汗。

    在厉衍瑾的手缓缓松开的时候,她都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然而,在感觉到小舅舅松手的时候,夏初初毫不犹豫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往后退了两步,和他拉开了距离。

    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她又全部都给咽了下去,只说了两个字:“走了。”

    厉衍瑾的目光,依依不舍的在她身流连,完全无视了一边的乔静唯,仿佛乔静唯是一个透明的隐形人。

    夏初初毫不犹豫的转身,什么都没有再说,这样离开了病房。

    厉衍瑾看着她的背影,有一句话,想说,而不敢说,在唇齿边流连,最后还是咽了下去。

    那句话,他现在只能在心里想,不敢说——

    初初,现在我只能用这样死板的方式握着你的手,但有一天,我会通过另外一种方式,来握紧你,一辈子都不会松手。

    “衍瑾……”乔静唯的声音从一侧传来,“你该回神了,夏初初已经走了。”

    厉衍瑾收回目光,垂下眼。

    当他再抬起眼的时候,已经不是刚刚那个因为夏初初的离去,而黯然神伤的模样了。

    他神色平静,声音沉稳:“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