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02章: 一个人,爱上她两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702章:一个人,爱她两次

    “初初,如果我这次出车祸,你根本不在车,你完全和这件事情无关的话,我想,你不会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陪着我的。!”

    夏初初见小舅舅这副模样,又这么的难受,心软了。

    她在想,她要不要骗骗小舅舅,她是因为想他,所以才来看他?

    呃……可是,她连自己都骗不过。

    夏初初正想着,厉衍瑾的话,又再一次的在她耳边响起:“你不用想着安慰我,骗我,我倒宁愿,你把你最真实的想法,告诉我听。”

    “小舅舅……”

    “叫我厉衍瑾!”

    他的声音一下子扬了起来,整间病房都回荡着他的声音,夏初初被他突如其来的脾气给吓了一跳。

    “我……我不会叫的。”夏初初说,“人前人后,我都改变不了这个称呼,我已经叫了这么多年了。”

    “可是我允许你改口。”

    “我自己无法接受!”

    厉衍瑾侧头看着她:“夏初初,其实我们之间,最狠心的人,一直都是你。”

    她愕然:“我?”

    “你当初离开伦敦的时候,那么的决然,义无反顾,几乎从来都没有联系过我。而你在知道我忘记你的时候,你也没有,试图唤起我对你的记忆。”

    “我……”

    夏初初张嘴想说些什么,为自己解释一下,可是心里升起一种茫然的无力感。

    她突然久一个字都不想说了。

    她没有试图让小舅舅想起她吗?

    她有这个想法的,她有这个勇气的,可她所有的勇气,都被乔静唯给磨没了。

    乔静唯怀了小舅舅的孩子,乔静唯成为了他的未婚妻。

    她还能做什么?

    “算了。”夏初初的语气颓废了不少,“你可以这样认为,小舅舅,我无话可说。”

    “你可以说。”

    “我不想说。”她摇了摇头,“都过去了的事情了,再翻旧账,没意思。”

    可厉衍瑾今天,却是一副非要挖出她的心里话不可的架势。

    “初初,我只想说一句话。在我当时因为bào zhà伤到大脑,而忘记了关于你的所有事情之后,我,后来,再一次的……爱了你。”

    夏初初一怔。

    这句话像是一根细小绵长的针,扎进了她的心里。

    是,小舅舅的确,再一次的爱了她。

    一个人,爱她两次。

    这是何等的幸运,是何等的爱情,说出去,多少人会艳羡。

    可她夏初初,从小舅舅这样执着的爱情里,得到了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除了,她这一身的伤痕累累。

    “夏初初,我爱了你两次,两次。”厉衍瑾像是喃喃自语,语气里满是伤感,“可是两次,都是没有结果,都是无疾而终。”

    第一次的爱情,被那纸错误的血缘鉴定结果,给终止了。

    第二次的爱情,以夏初初出国去伦敦,而告终。

    而兜兜转转,现在,两个人又回到了原点。

    不……原点还要远。

    “是啊……你爱了我两次,”夏初初忽然笑了一下,“而我,只爱了你一次。听起来,似乎是你赢了,你更胜一筹。”

    “不,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想要表达这些。”

    夏初初对他的视线:“可是小舅舅,你知道吗?从始至终,爱了一次的人,爱了两次的人,要伤得重。”

    “……初初。”

    “这段感情带给我的伤害,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点一点的累加。而你呢?小舅舅,第一次的伤,你忘记了,重新归零。第二次的伤,远没有第一次来得深刻。”

    厉衍瑾的目光复杂:“你说的是对的。但是初初,你忘记了吗?我现在想起了,我都记得了,那么,我现在是,累加了两次的伤。”

    夏初初点头:“我没有忘记,你两次累加的伤,不过是我一直都在承受的罢了。”

    她这句话,说得极其平静。

    厉衍瑾却被这句话,深深的震撼了。

    她一直都在承受……

    “你觉得我说的对吗?”夏初初反问,“从你忘记我的那一刻起,这近五年来,我一直都在承受啊。你现在只不过是,终于体会到我的痛苦了。”

    厉衍瑾很难受,心脏疼得一抽一抽。

    他眼前的这个夏初初,还是他认识的,他以为的那个夏初初吗?

    “你受太多苦了……”厉衍瑾下意识的抬起手去,想要抚摸一下她的脸,“初初,对不起。”

    她避开了他的手,脸一侧:“对不起这三个字,是世界最无用的三个字。”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刚刚醒来的那个时候,我跟你说过,给我一点时间,初初,我会给你一个答案,给我们之间,一个满意的结果的。”

    夏初初摇头,一边摇头一边笑了笑:“算了吧,我觉得一切都维持现在这个样子,挺好的。改变,太难了,而且不会有结果。”

    “会的,初初,我知道我许给你的承诺,都没有实现过。但这一次,我一定,一定会实现!”

    他急切的想要表达自己的心意,但夏初初心里却毫无波澜,面也毫无表情。

    “你和乔静唯都走到这一步了,我也有了夏天,小舅舅,你觉得我们之间还能有什么结果?这样吧。”

    厉衍瑾似乎是怕她要走一样,唯一能动的那只手,一直努力的想要伸过来,抓住她。

    哪怕是一片衣角。

    看到小舅舅这个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夏初初心里也难受。

    顿了顿,她假装不经意的往他身边靠了一点,让他的手,刚好可以够得着她的衣角。

    而厉衍瑾的指尖,一碰到她的衣角,立刻抓住收紧。

    与此同时,他低沉带着一点沙哑的声音响起:“初初,在车,车祸之前,我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啊?”

    “……我,还记得,但是我没有放在心。”

    “只要你记得好。”厉衍瑾说,“初初,我那些话,我都是真心的,而且,我会做到。”

    “不,不要……”

    “你拒绝不了我。”厉衍瑾说,“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你牵扯到了我,怎么会和我无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