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09章:小舅舅,我来看看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慕迟曜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其实,你还不如顺其自然。 有时候,你如果选择相信厉衍瑾一次,说不定,他会给你一个惊喜。”

    夏初初苦笑一声。

    她不敢相信任何人,除了自己。

    慕迟曜走出去之后,夏初初也没有久留。

    她离开公司,坐在车里的驾驶室,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她一直都在忙忙碌碌,现在空闲下来,反而还不知道该怎么用。

    夏初初低头,正要启动车子的时候,车窗忽然被敲响了。

    她侧头一看,吓了一跳。

    这个男人……似曾相识!

    车窗外,敲她玻璃的是一名黑衣男子,而黑衣男子的后面,站着另外一个白净得近乎透明的男人。

    她,见过,但是,那是好几年之前的事情了。

    夏初初努力的回想,但是印象始终模糊。

    傅井然慢慢的走了过来,朝夏初初露出一个极其友好的笑容,然后示意她把车窗降下来。

    夏初初摇摇头。

    她可不敢。

    但外面的那个男人很执着,一直都在敲。

    夏初初四处看了一眼,这里是在慕氏集团的门口,保安来回的巡逻,再往不远是大马路,车来车往,行人也很多,这样的地方,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迟疑了一下,夏初初把车窗降了下来。

    傅井然一笑:“胆子还是真的是大,不怕我把你带走?”

    夏初初回答:“你要是想对我有什么不轨,也不会选择在这种地方吧?”

    “不仅胆大还聪明,顾炎彬强多了。”

    “你……”

    他居然会认识顾炎彬?

    夏初初的记忆一下子被打开了,她记起来这个男人是谁了!在哪见过了!

    那个时候,她也是在车,这个男人拦下了她的车,她还以为是要bǎng jià她!但他最后只说了一些怪怪的话走了。

    具体说了些什么,时间太久了,夏初初也不记得了。

    这一次,他又在她的车外。

    傅井然倒是笑得很友好:“没什么,是很久不见,想和你打个照面而已。夏初初,不要忘记我哦,我们可能会……常常见面的。”

    夏初初打了个寒颤。

    “你……你到底是谁?我和顾炎彬,不熟……”

    “不熟?都差点结婚的人了,怎么不熟?何况,他爱你爱得死心塌地啊。”

    夏初初舌头都有些结巴了:“那,那是他的事情,我,我我我又没强求他喜欢我。”

    谁知道她这句话一说完,傅井然的脸色拉下来了。

    夏初初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不识好歹的女人。”傅井然冷哼了一声,“嫣儿那么好,顾炎彬都不喜欢,偏偏喜欢你这么个女人,结果你还不领情。”

    夏初初:“……”

    她完全不敢说话了。

    不过没过多久,傅井然又慢慢的恢复了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但也没关系,说明顾炎彬活该,喜欢的女人, 一辈子都瞧不他。”

    说完,他大笑起来。

    夏初初被他吓得不轻,张着嘴,一副愕然的模样。

    这个男人,别……别是个什么神经病吧!

    但,夏初初定睛一看,却看见这个男人笑着笑着,眼角流出了泪。

    这是心里有多大的委屈,才会在笑着的时候,笑出了泪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夏初初莫名的有些同情这个人。

    “我……”她很快的回过神来,撇清她和顾炎彬的关系。“他喜欢我是他的事情,我不喜欢他,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想多了。”

    “你该这样,永远的不喜欢他,永远的把他的真心践踏在脚下!让他也尝尝嫣儿受过的滋味!”

    夏初初似乎是……第三次从这个男人嘴里,听到“嫣儿”这个名字了。

    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到底和顾炎彬是什么关系啊。”

    “你想知道?”傅井然玩味的看着她……

    夏初初被他看得发毛,一下子又怂了:“那个,我……你愿意说说,不愿意我也不强求。”

    傅井然白得近乎透明的指尖在车窗敲了敲:“相信我,很快,你会知道了。”

    说完,他扬长而去。

    夏初初后背发毛,赶紧把车窗升来,把车门锁好,发动车子,赶紧离开了。

    以后,她还是都不要再见到这个男人吧!

    夏初初看了一眼时间,现在离夏天放学的时间还早,她……去小舅舅那吧。

    算起来,也有好几天没去看他了。

    病房里。

    厉衍瑾半靠在病床,脸的纱布已经全部都拆除了。

    他这张俊脸没有受太重的伤,都是些外伤,鬓角那有一个伤口,缝了好几针。

    不过纱布一拆,脸结痂的小伤都暴露出来,乍一看,还是挺触目惊心的。

    夏初初一进来,看见小舅舅这个样子,懵了一下,随后是心疼。

    这还是表面看到的伤,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小舅舅还有好多处伤,脸的更疼千倍百倍。

    乔静唯也在。

    她一看见夏初初来,这不自觉的咬牙切齿。

    厉衍瑾也看了一眼乔静唯。

    他恍然间有些明白,之前乔静唯和夏初初为什么那么的不对盘。

    夏初初扇乔静唯,乔静唯对夏初初也没什么好脸色……是因为,他和夏初初的事情,乔静唯也知道了些许吧。

    而乔静唯,是不是跟夏初初挑明了?

    “小舅舅,我……今天空闲了,所以来看看你。你次,看起来好多了,气色也好了。”

    夏初初走了进来,站在病床一边,把手里的花放在柜子。

    她无视了乔静唯的存在。

    乔静唯也没搭理她,都这个时候了,她实在做不到再去和夏初初维持表面的那层关系。

    厉衍瑾淡淡的点了点头,但仔细去看的话,他的眼睛,在看夏初初的时候,还是带了一点柔情的。

    “嗯,花很好看,谢谢。”厉衍瑾说道,“难得,你会来看我了。”

    “我只是……忙。”

    “我知道你很忙。”夏初初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我还要带夏天,我又不想让她来医院,更不想让她知道你住院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