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15章:你和厉衍瑾的距离,只是一个乔静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夏初初摇头:“没什么。 !你快睡觉,不然明天学,你又起不来。”

    夏天往她怀里扑:“妈咪,我是希望你高兴一点嘛。”

    “我很高兴啊。”

    “你明明不开心,尤其是跟舅公讲电话的时候。”

    夏初初捏了捏她的鼻子:“你知道什么,快睡觉,不然以后我让你一个人睡了。”

    夏天赶紧抱住她:“不要不要,我要和妈咪睡觉。我只是希望妈咪能开心一点嘛。”

    “你健健康康的成长,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了。”

    “我一直都有乖乖吃饭啊。”

    “是是是。”夏初初抚摸着她柔软的长发,想了想,又说了一句,“你那么想和舅公玩,其实跟阿诚叔叔一起玩,也是差不多的吧?”

    “阿诚叔叔是阿诚叔叔,舅公是舅公,是不一样的!”

    “那你愿意和谁玩?”

    夏天犯了难:“这……妈咪,这要怎么选嘛。”

    “假如今天,我带你去找阿诚叔叔,而刚好小舅舅又来了我们家,你该怎么办?”

    夏天倒是机灵,很快回答道:“让阿诚叔叔来我们家!不可以了吗!”

    夏初初笑了起。

    看来,夏天压根不愿意舍弃任何一个人。

    也是,小孩子的世界里,要是舍弃呢?

    都拥有,那是最好。

    *

    慕氏集团。

    夏初初在办公室里认真工作,忽然门被敲响。

    她抬头一看,慕迟曜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她吓了一跳:“你……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

    夏初初的办公室较小,而且外面是行政部的员工,一道透明玻璃隔开。

    慕迟曜淡淡回答道:“来坐坐。”

    夏初初站了起来,有些不自然。

    慕迟曜倒是一派大佬的姿态,在她对面坐下:“我今天到看了厉衍瑾,看样子恢复得差不多了,骨折的伤较麻烦些。估计不用多久,可以出院了。”

    “出院……”

    “你知道他出院了,代表着什么的。”

    夏初初点点头:“我知道。”

    “血缘这件事,他是一定会去查,而且一定要把底给挖出来的。”

    “他会来找你的。”

    “是。”慕迟曜说,“因为在他失去一部分记忆之后,这件事,是我在经手查。但我查到你母亲那,停止了。”

    “因为她是我母亲,是小舅舅的姐姐。”

    “嗯,是长辈,而厉衍瑾当时又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不好去下这个手。现在……都交给厉衍瑾了。”

    夏初初看着他:“你会告诉他,夏天的真实身世吗?”

    “我很想告诉。”慕迟曜说,“好几次,我看见他的时候,我的话都到嘴边来了。”

    夏初初一慌:“你绝对要替我保守秘密!”

    慕迟曜不回答反而问道:“怎么个绝对法?当厉衍瑾把血缘的事情查得透彻的时候,你和他之间的距离,又缩短了一步!如果再把夏天的事情摊开,你和他几乎可以在一起了。”

    “你声音小一点!”夏初初急了,“生怕外面的人听不到啊!”

    “我这是在提醒你。”

    “你次告诉我,我和小舅舅没有血缘的时候,也是这么鼓励我的。我勇敢了一次,然而……”

    慕迟曜敲了敲桌面:“勇敢这种东西,不是只有一次的。”

    “但你有没有听过一句古话?一鼓作气,再而衰……”

    “三而竭。”慕迟曜接过她的话,“我懂。”

    “那你还鼓励我?”

    “但夏天和血缘的事情浮出水面,你和厉衍瑾……是真的,真的只要跨出那一步了。”

    “不止。”

    慕迟曜眉头皱得老高:“当初我和安希,也是闹得几乎没有可能了,但最后,你看……”

    “还有乔静唯啊。”夏初初的语气里,有着无奈,“而且,还有她失去的那一个孩子。她这辈子,只能跟小舅舅在一起了,她也会狠抓住小舅舅不放手的。”

    她太了解乔静唯那个人了。

    乔静唯在所有人面前,都可以演戏,都可以装,但在夏初初面前,几乎可以说是,原形毕露。

    “孩子?”慕迟曜眉尾一扬,“你不是说,当时落水的事情,是乔静唯自己摔进去的吗?而且她还拉了你,害了你。还好你的孩子,保住了。”

    “可是没有证据啊。”

    “事在人为。”慕迟曜说,“如果当有一天,你和厉衍瑾的距离,只是乔静唯的话,那不算距离了。”

    夏初初摇摇头:“我倒认为,那会是最不可跨越的距离。”

    慕迟曜往椅子一靠:“夏初初,我发现你去伦敦之后,变得畏手畏脚算了,这思想也一天一天的僵化,劝不听了啊?”

    “对啊。”夏初初说,“年轻的时候太傻了,现在老了,不傻了,傻不动了。”

    “随便你。到时候,很多事情,恐怕不是你想怎么发展怎么发展的。到了那个时候,你会发现,你被推着走,你左右不了自己。”

    “你这是经验之谈吗?”

    慕迟曜轻点了一下头:“算是吧。当初我和安希……”

    “好了好了,知道你当初和安希是怎么回事了,不用说了。每个人的遭遇,还有性格都不一样,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但,勇敢一点,总是不会错的。”

    夏初初想了想,说道:“可我是女生啊,哪有女生一直都在主动,都在追别人的?”

    她这么一说,慕迟曜愣住了,半晌回答:“好像也是。”

    “慕大总裁,你快走吧,你在这里坐着,外面的人使劲的瞄,我都受不了这波目光洗礼。”

    “可以。”慕迟曜站了起来,“你记得我今天跟你说过的话。”

    她敷衍的点头:“记得记得。”

    慕迟曜见她这个态度,也知道说再多没用,夏初初估计是这只耳朵进,那只耳朵又出去了。

    但,以慕迟曜对事情的敏锐程度,他可以感觉出来,事情,真的在一点一点的开始发生了。

    可是,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的开始,却是这样触发的。

    出乎意料,同时,也措手不及。

    这天,周一。夏初初十分的忙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