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24章:是我连累了初初,也害了夏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外面忽然响起轿车的声音,随后,佣人进来通传说,顾炎彬来了。!

    顾炎彬?

    他怎么来了?

    慕迟曜和厉衍瑾对视一眼。

    夏天被抓走的事情,都被压着,没有公开,除去这几个人,几乎没人知道。

    顾炎彬是来找夏初初的,还是,知道了夏天的事情?

    顾炎彬走进来,瞬间感受到了客厅里压抑的气氛。

    他看着夏初初憔悴不堪的模样,还有那哭红哭肿的眼睛,心里也划过一抹心疼。

    “你怎么来了。”夏初初说道,“有什么事吗?”

    “有事。”

    “我今天没空,也没有心情。”

    顾炎彬点点头:“我知道,夏天被抓走了,你肯定很担心。”

    这话一说出来,客厅里鸦雀无声。

    夏初初愕然,随后有些激动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夏天的事情?”

    她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顾炎彬回答:“因为,我知道是谁,绑走了夏天。”

    夏初初几乎是瞬间从沙发站起来,直奔顾炎彬而去,紧紧的揪着他的衣服:“是谁?你告诉我,是谁?谁?他为什么要对夏天下手?你怎么又会知道他?”

    她和顾炎彬都认识的人,来来回回那么几个,而去,都没有作案动机。

    顾炎彬伸手抱住她:“你别担心,我会告诉你的,而且,夏天不会有事的。”

    “为什么?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你怎么知道,我却一点都想不起来会是谁?”

    顾炎彬缓缓回答:“因为这个人的目标,是我。”

    夏初初瞪大了眼睛。

    “你?可是,你跟夏天有什么关系?这不需要你来担心。”

    “我来这里,是想要把事情说清楚的。”顾炎彬看着她,“初初,是我连累你了。”

    他抱着她,手臂环在她的腰,低头轻言细语的跟她说着话,这一幕,怎么看,都觉得顾炎彬才是夏初初的男人。

    厉衍瑾一双眼睛盯着顾炎彬的手,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你说啊,你现在说。”夏初初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跟你扯关系。”

    “大概是因为,我爱你。”

    夏初初看着他,眼睛里的疑惑越来越深。

    顾炎彬爱她,和夏天被抓,究竟是有着什么必然的联系?

    这个疑惑,只能顾炎彬来解答了。

    夏初初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周围人的视线,至于顾炎彬抱着她,手圈着她的腰,她也没有多大的感觉。

    她现在需要在乎的,不是这些。

    而是夏天。

    现在顾炎彬说,他知道一切。

    那么,夏初初要从他这里,知道真相。

    “你把话说清楚,顾炎彬。”夏初初说,“到底怎么回事?那个人是谁?”

    顾炎彬侧头,看了一眼周围,尤其,他在看到厉衍瑾的时候,目光还刻意停留了一下。

    像是挑衅,又像是,占有。

    毕竟他现在名正言顺,堂而皇之的抱着夏初初。

    最后还是慕迟曜先开口,打破了这个僵局:“好了,顾炎彬,既然你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知道是谁抓走了夏天,那么事不宜迟,现在说吧。”

    夏初初回过神来,松开了抓着顾炎彬衣袖的手,往后退的时候,才意识到顾炎彬正抱着她。

    也正好,顾炎彬适时的松开了手,避免了尴尬。

    “这件事,和我有关。总的说起来,是我连累了初初,也害了夏天。”

    顾炎彬选择了站出来,说出事情的真相。

    因为,他需要这几个在场的人,来帮他对付傅井然。

    傅井然很聪明,又豁得出去,所以他只靠自己,还不知道要多长的时间,多少的精力,才能成功。

    “说吧。”厉衍瑾收回目光,沉稳开口,“你的事情,怎么会把出初初和夏天扯进来。”

    “绑走夏天的人,背后主使是一个叫傅井然的男人。他也是次,我和初初婚礼bào zhà案的主使。我想,慕总应该有印象。”

    夏初初问道:“这还牵扯到……bào zhà的那件事了?”

    慕迟曜看着顾炎彬:“有一点印象。毕竟当时bào zhà这件事,是我在追查处理。”

    “是同一个人。”

    慕迟曜意味深长的说道:“原来当时被抓进去的,只是一只替罪羊啊。”

    “嗯,这个傅井然,背景很强,在国外有资产,国内也有涉及。我和他的恩怨,要牵扯到,很多年以前。”

    “慢慢说。”厉衍瑾看了他一眼,“我倒想听听,你是怎么把初初和夏天,害到这个地步的。”

    顾炎彬缓缓开口:“当年我还在国外留学的时候,有一个叫嫣儿的女生,很喜欢我。而恰好,傅井然也喜欢嫣儿。后来在一场意外,嫣儿不幸……去世了。”

    “于是,傅井然把过错,怪到我身,认为嫣儿直到死都没能得到想要的爱情。然后,他决定,从那以后,阻止我的一切感情生活。他要让嫣儿得不到我,别的女人,也不能得到我。”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围绕在我身边,但我不知情。直到我和初初要结婚的那天,我才知道,他一直都在暗处。”

    话说到这里,在座的都是些聪明人,也自然而然的明白了接下来的事情了。

    “傅井然……”夏初初反复的念叨着这个名字,“我见过他吗?”

    “见过。”

    夏初初的脑海里猛然想起一个人,脱口而出:“是不是那个皮肤女人还白,长得很阴柔的那个男人?”

    顾炎彬点头:“对。”

    “是他……”

    夏初初终于想起来了。

    她见过傅井然,两次。

    而且傅井然每次都是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出现的,虽然拦住了她,但也从来没有对她做什么。

    “嗯,初初,一直都是他。”

    “可现在,我和你都没有任何关系了啊!”夏初初问,“他为什么还要抓走夏天?”

    她这样问,显得,突兀了。

    因为在座的人,基本都能明白,傅井然的企图了。

    虽然在夏初初看来,她和顾炎彬的确是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各自安好,但……

    顾炎彬爱她啊。旁人都能看出来,傅井然也一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