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29章:我要让夏初初恨你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只是夏天被抓来这里,又好几个小时没有看见妈咪,会害怕,也是正常的的。 !

    “妈咪,妈咪,我想回家……”

    “我带你回家,我现在是来带你回家的。”夏初初不停的安稳她,“夏天,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看,舅公也来了,舅公也一起来接你了。”

    夏天看着厉衍瑾,忽然抬手抹了抹眼角,很想哭。

    虽然她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她不能和妈咪在一起,还被这个陌生的叔叔带到这里来不能回家,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但夏天又坚强的没有哭,她想她要是哭了,妈咪肯定会很难过的。

    所以她一直都在忍着。

    可夏初初看见她这个样子,心都要碎了。

    夏天没哭,她倒是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别过头去,还生怕夏天看见。

    这一幕看来,何其的心酸。

    傅井然一只手抱着夏天,一只手把玩着她的头发:“夏初初,我让你如愿以偿了,你好好的多看两眼你的宝贝女儿,以后还能不能看见,我不敢保证了啊。”

    “你放了她,放了她好不好,我求求你了。”夏初初说,“我愿意成为你的人质,你想把我怎么样都可以,夏天她还是一个孩子啊。”

    “哎。”傅井然叹气,“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谁让顾炎彬临时改变主意呢?那我也改变主意。夏天没了,让你痛苦,然后让你恨他,这样我觉得,你死了更让我觉得痛快。”

    厉衍瑾紧紧的盯着傅井然的一举一动。

    如果,狙击手已经位的话,傅井然站在这样显眼的位置,应该可以……一击即。

    但,冒不起这个险。

    谁也不知道傅井然留下了什么后招。

    慕迟曜和言安希一直都远远的站在后面,没有前来。

    一是慕迟曜怕言安希会有什么危险,二是他在后面,更能看清全局。

    夏初初声音都已经嘶哑了:“夏天是无辜的啊,对一个四岁的孩子,你下得去手么?”

    “反正我也活不太久了,再残忍的事情,对我来说,没什么下不下得去手的。”

    说着,傅井然又抬头,望了望四周。

    他这个动作,让厉衍瑾和慕迟曜,瞬间紧张了起来。

    好一会儿,傅井然笑道:“你们的人动作挺快啊,已经把我这里包围了。”

    顾炎彬低声说道:“该死,又被他发现了!”

    傅井然看向厉衍瑾:“我知道你是一个厉害人物。但你知道,为什么顾炎彬这么多年,一直都拿我没办法吗?”

    “不知道。”

    “因为我不怕死。今天,算是我死在这里了,我也会完成我该做的事情。你说,一个不怕死的人,还怕什么呢?”

    厉衍瑾的唇角紧绷:“原来是这样。”

    “是啊。所以你再在暗怎么布置都没有用。只要我一死,或者稍微有什么风吹草动,夏天,都不会有活路。你看,这是什么?”

    只见他把夏天的外套拉链给拉开,里面的东西……让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定时zhà dàn!

    厉衍瑾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他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

    好一会儿,他沉声说道:“全部都原地不动。”

    慕迟曜脸色微僵。

    “全部都原地不动!”厉衍瑾再一次说道,声音带着怒气,“不能再前进!”

    夏初初已经腿软了。

    如果不是厉衍瑾的一只手牢牢的扶着她,她现在已经摔倒在地了。

    定时zhà dàn……

    傅井然竟然丧心病狂的,在夏天身,安置了定时zhà dàn。

    这样一来,夏天的生死,已经是完全掌控在傅井然手里了。

    无力回天。

    除非傅井然自己改变主意,不然,谁也没有办法!

    “怎么办,怎么办,小舅舅……”夏初初差点都说不出话来了,“我不能没有夏天,不能。”

    “初初,我们先和他谈判,慢慢谈判。”

    “他是一个疯子啊。疯子。”

    厉衍瑾眼神复杂:“你先别急……”

    可都这个时候了,夏初初哪里还能稳得住心神?

    她忽然挣脱了厉衍瑾的手,转身走到顾炎彬面前。

    顾炎彬的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看着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初初,我……对不起。”

    “这个时候了,我要听你的什么对不起?现在我被你害成这个样子了,你满意了吗?”

    “初初,你先别这样,你越是这么恨我,了傅井然的计了!”

    “但现在所有事情的确都是因你而起啊!”夏初初说,“你还要害我到什么时候!”

    “初初……”

    “不要再这样叫我!”夏初初打断他的话,“现在你说,要怎么办?你想办法,让夏天平安啊!”

    顾炎彬抬头看着站在别墅二楼阳台的傅井然。

    傅井然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抱着夏天,逗弄着,丝毫不顾及周围的情况。

    傅井然永远都是这样,不顾一切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不管别人用什么办法,他都一概可以置之不理。

    因为他不在乎死,他只在乎能不能达到目的。

    现在,连慕迟曜和厉衍瑾,都拿傅井然没有了办法。

    怎么办……

    一旦夏天出了什么事,这辈子,夏初初会活在痛苦里,还有,对他的仇恨里。

    他永远的失去夏初初了。

    傅井然的目的,也终于达到了。

    “傅井然,我们谈谈。”顾炎彬轻轻的推开夏初初,走到别墅门口,“我现在一个人进去,什么都不带。”

    “我要你进来做什么?你会脏了我的地!”

    “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傅井然不耐烦的看着他;“我的意思还不够清楚吗?是你喜欢夏初初,所以,我要让夏初初恨你啊。只有夏天死了,她才会对你恨之入骨……”

    “你一定要这么想吗?”

    “对啊,我这个人一根筋,转不过弯来的。我也敌不过你们,你们人多势众的,真要硬拼起来,我只有输的份。”

    场面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傅井然是铁了心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事情了。所以,夏天……很危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