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32章:把厉衍瑾的头发给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和对待顾炎彬的态度一样,在厉衍瑾询问之后,夏初初还是一个字都不说。

    反正,不管其他人怎么问,她是不说。

    除了慕迟曜和她说话之外。

    傅井然站在高高的阳台,看着这一幕,笑着笑着,忽然高高的挑眉。

    “慕迟曜。”他喊道,“你怎么证明,厉衍瑾是夏天的爸爸?”

    “我证明没有意义,你可以自己证明。”

    “哦?”

    慕迟曜说:“夏天在你手里,你只需要厉衍瑾的一根头发,可以送去鉴定机构,得到最终答案了。”

    “好像也是。”

    “我可以把厉衍瑾的头发标本给你。”

    说着,慕迟曜要往厉衍瑾身边走去。

    “等一下。”傅井然制止了他,“我知道厉衍瑾是夏天的爸爸,那又怎么样呢?这是厉家的私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

    “没有。最多,是让我听了一个,*的故事而已。我还挺敬佩厉衍瑾的,自己的外甥女,也下得去手?下得了口?”

    慕迟曜却说道:“你要不要听听我的想法?”

    “你说说。”

    慕迟曜镇定的开口:“我知道,你挟持夏天的目的,是想要让夏初初不好过。而夏初初一旦不好过了,顾炎彬也会很惨。总之,你的最终目的,是希望顾炎彬过得不好。”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而且,你真正需要的,是顾炎彬在感情过得不好,深受痛苦和折磨。你想让夏初初死,让他永远得不到。你想让夏天死,让夏初初永远的恨顾炎彬。说来说去,顾炎彬才是你针对的对象。”

    “是。”傅井然点头,“你们……不过是被他无辜牵连进来的人罢了。”

    “那么,我有一个,更折磨他的方法,你想不想听听?”

    傅井然定定的看了慕迟曜好几眼,最后一笑:“你说。”

    他已经隐约的猜想到,慕迟曜要说什么了。

    但,他愿意听慕迟曜说完。

    “傅井然。”慕迟曜也笑了,喊着他的名字,“如果,厉衍瑾真的是夏天的爸爸,然后他最后和夏初初在一起,顾炎彬,作为这场爱情里退场的人,会有多难受?”

    “我知道你要说的,是这个。”

    “因为你非常聪明。”慕迟曜说,“其实,在爱情里,想要折磨一个人,方法太多太多了,没必要把事情做得这么绝的。”

    傅井然问道:“如?”

    “如,爱而不得。”慕迟曜微微一笑,“顾炎彬再爱夏初初,可夏初初已经和厉衍瑾在一起了,这辈子白头偕老,恩爱,子孙满堂,他只能看着,暗自伤神,你觉得……怎么样?”

    “可厉衍瑾和夏初初,能结婚吗?”

    “孩子都有了,结不结婚,也不是一张纸的事情。我跟你保证,厉衍瑾和夏初初,最后一定会在一起,如果有婚礼,欢迎你来参加!”

    慕迟曜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

    完全让人不得不信服。

    傅井然真想给慕迟曜鼓掌。

    “不愧是慕总,不愧啊……今天总算是领教到了。”

    慕迟曜看着他:“你愿意这样做吗?”

    “你说的,爱而不得,也有道理。可,没有我想的,让夏初初恨顾炎彬一辈子来的实在和快速啊。毕竟,夏天在我手里,说没,可以没了。夏初初说恨,可以马恨了。”

    “但你会搭自己的性命!”慕迟曜朗声说道,“你会搭你所有的一切!只要夏天一出事,你,绝对不能活着从这座别墅里走出来!”

    软硬兼施。

    慕迟曜的手段,向来都是雷霆。

    但这一次,他用了劝服,一直都在和傅井然zhōu xuán。

    不过,在一直好声好气好言好语的规劝下,也是该施加一点压力。

    傅井然耸耸肩:“我不在乎。我活在这个世界,唯一要做的事情,是让顾炎彬感受我的痛苦。只要顾炎彬感受到了,我圆满了。”

    “可是,没有必要把事情做的那么绝对啊,傅井然。”

    “我愿意。”

    “活着不好吗?”慕迟曜说,“明明可以不用走到毁灭那一步的,你何必死钻牛角尖?”

    傅井然回答:“因为我无所谓啊。”

    “可是你不觉得,看着顾炎彬痛苦,更爽吗?你好不容易让他痛苦了,你却看不见了,这多划不来。”

    傅井然的笑容,慢慢的在脸僵硬。

    慕迟曜一看,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

    傅井然忽然说道:“把厉衍瑾的头发给我。”

    慕迟曜暗暗松了一口气,面却丝毫没有松懈,点头答应:“没问题。”

    说着,他走到厉衍瑾面前。

    别墅里走出来一个保镖,拿着剪刀和密封袋。

    慕迟曜亲自拿过剪刀,在厉衍瑾耳朵边,剪下一小撮头发。

    保镖装进了密封袋。

    慕迟曜拍了拍手,仰头看着傅井然:“当着你的面取下的头发,你随便去哪里检测,都可以。”

    傅井然没有说话。

    而慕迟曜知道,他,可能说动傅井然了。

    虽然傅井然的的确确是抱着必死的心,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已经了无牵挂了。

    但,如果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谁愿意去死呢?

    活着不是更好吗?

    即使傅井然这样的人,在慕迟曜说,要看着顾炎彬痛苦的时候,傅井然都动心了。

    顾炎彬无法接受。

    傅井然看着慕迟曜:“慕总不愧是慕总,佩服佩服啊。”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可以放了夏天。”

    “我唯一的筹码,我会这样轻易脱手吗?”傅井然回答,“等着。”

    “好。我等着。”

    傅井然再也没有在阳台处停留,抱着夏天,往里面走去。

    夏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妈咪,妈咪……”

    听到夏天的呼唤,夏初初整个人才像是回过神来一样,连忙应道:“夏天,我在,妈咪在这里,不哭。”

    “妈咪,我要妈咪,你放开我……”

    夏天终于受不了了,开始在傅井然怀里挣扎。

    夏初初看得心惊胆战。她生怕夏天这样闹得傅井然不高兴,nuè dài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