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36章:我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厉衍瑾紧紧的抱着她,恨不得把夏初初这样融入进自己的身体里,俯首在她耳边,一字一句说道:“初初,这些年来,你受苦了。 !”

    她眨眨眼,眼泪这么突然的从眼眶里掉落。

    “我不敢想,你这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每想一次,我觉得,我真不是个人,我是个混蛋。初初,我的错,我不该忘记了。如果我记得,那,一切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了。都怪我,都是我的责任!”

    夏初初却轻描淡写的回答:“都过去了。”

    事到如今,夏初初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都过去了。

    不然呢?她还能怎么样?

    她还要把自己所受的苦,在别人身,一笔一笔的讨回来吗?

    她最难熬的时候,没有人把她抱在怀里,没有人在她耳边低言细语,现在算小舅舅再怎么给她盛世温柔,都没有用了。

    “你恨我吧?你该恨我的,初初,我宁愿你恨我。”厉衍瑾发了狠的抱着她,双臂勒得她疼,“我欠你的,这辈子我都还不清了。”

    “我不需要谁欠我的。”

    厉衍瑾的语气里带着无限的哀伤:“我知道,你有多绝望。你知道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你不能说,你什么也做不了。你知道你怀了我的孩子,但你也不能说。这一切,都怪我,忘记了。”

    夏初初回抱住他:“你也不是故意忘记我的,对吗?小舅舅。是我们两个的爱情,太苦了,太苦。”

    厉衍瑾的心被她的话狠狠的扎着。

    他忽然低下头去,寻找到她的唇瓣,用力的吻了下去。

    此时此刻,不管说什么,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他只想狠狠的吻她,用力的吻她,把他对她的爱意,对她的愧疚,全部都倾注在这个吻里。

    夏初初没有躲,没有逃。

    她仰着头,被动的承受着他的吻。

    厉衍瑾显得那么的急切,那么的用力,但是又生怕弄疼了她,唇瓣的力量从重到轻,从急到缓。

    辗转反侧。

    他捧着她的脸,每一下都想让她知道,他,爱她。

    他有多久没有感受到她在怀里的踏实满足感了,他又有多久,没有好好的品尝她的味道了。

    他又重新的,占有她。

    是占有,不是拥有。

    厉衍瑾想,他已经不配得到她了,不配。

    他的吻,也从刚刚的深情热烈,慢慢的,变得不自信,甚至想要,结束,但他,又舍不得结束。

    也在这个时候,令厉衍瑾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夏初初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然后她踮起了脚尖,更加的迎合着他,主动的加深这个吻。

    厉衍瑾惊喜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足足愣了有十秒钟,然后才反应过来,用力的回吻着他。

    夏初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可能,是因为爱吧。

    再加,现在又是处于这样的情况,她觉得,再不这样好好的和他接个吻,以后,可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人到绝境的时候,不会压抑自己的天性。

    两个人用力的接吻,毫不吝啬的在这个吻里,倾注自己的情感。

    直到最后,两个人分开的时候,眼睛里,都满满的是对彼此的情意。

    两个人的眼睛里,也只有彼此。

    “小舅舅。”她扶着他的侧脸,有一点点扎,他今天没有刮胡子吧,“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希望,你都能好好的把日子过下去。”

    “你在说什么傻话?”

    “如果,如果夏天真的没了,你当夏天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当我没有为你生下过这个孩……”

    夏初初的话还没说完,厉衍瑾的吻,再一次重重的压了下来。

    他没有拄拐杖,抱着她跌在了书房的地,但是他的手,却始终牢牢的抱着她,没有丝毫的松开。

    他一边吻,一边含糊的发出声音:“虽然我现在,腿……还没有恢复,但是,不让你逃,也是……轻而易举的。”

    说完,他更深入的加深这个吻。

    夏初初只觉得,放纵而迷乱,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夜晚,她把自己给小舅舅的那个晚。

    他捧着她的脸,微微抬起头来,分离两个人的唇瓣。

    厉衍瑾的气息有些不稳:“我以前一直都在想,夏初初,你到底还爱不爱我,你到底对我,还有没有一丝感情,现在我终于发现,我有这样的想法,真是该死。”

    夏初初看着他:“那你觉得,我爱不爱你?”

    “爱!”他回答得掷地有声,“你爱我,一点也不我爱你少!”

    夏初初摇摇头。

    厉衍瑾怔怔的望着她。

    她轻声说道:“我以前一直都坚信,你爱我,哪怕你失忆之后,我也知道,你依然爱了我。可现在,我怀疑了……”

    “不要怀疑……”他低下头,把脸埋在她的脖颈间,“初初,我的爱,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

    夏初初轻轻的,无声的笑了。

    其实,有他这句话,够了,是吧。

    不管以后他是会和谁在一起,他每天晚睡在谁的身边,但,他爱她。

    有时候女人要的,可能仅仅只是一句“我依然爱你”吧。

    “我会救出夏天的,我不会让夏天有事的,她还没有开口叫我爸爸。”厉衍瑾说,“我想听她叫爸爸,而不是舅公。”

    他原来早已经做父亲了。

    厉衍瑾本来都打算,这辈子没有一个孩子,他也认了,他不在乎。

    可现在现实告诉他,他有一个四岁的女儿,天真可爱,活泼乖巧。

    其实世界,最打击人的,不是没有希望。

    而是在你最绝望的时候,给了你那么一丝丝的希望,还那丝希望,烟雾还让人抓不住。

    “她……她很乖。”夏初初勾着他的脖子,看着他,“她有问过我,她怎么没有爸爸。只有那一次,之后,她再也没有问过我。”

    “你是怎么回答她的?”“有妈咪在,妈咪会给你很多很多的爱。爸爸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