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40章:放了夏天,你知道意味着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乔静唯常常会这样,他躲得了一次两次,七次八次的时候,也躲不过去了。!

    现在……厉衍瑾想,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是喝了那次酒,在酒后,要了乔静唯的身子。

    这也是他,发誓这辈子滴酒不沾的的原因。

    那一次的酒后误事,误了他一辈子。

    厉衍瑾看着电脑,忽然抬手捏了捏眉心。

    书房外。

    乔静唯往楼梯的方向走去,但在同时,她拨打着顾炎彬的电话。

    可是,打不通。

    电话无人接听。

    怎么回事?

    乔静唯没有放弃,又继续拨。

    但依然没人接听。

    乔静唯想,这到底怎么回事?顾炎彬都能失联?

    *

    桌面,手机铃声不停的响。

    顾炎彬冷漠的看着,没有去接。

    乔静唯的名字在手机屏幕出现,只会让他觉得烦。

    他现在都还没从震惊回过神来。

    夏初初是怎么生下厉衍瑾的孩子的?

    夏天居然是厉衍瑾的孩子?

    按时间推理的话,那么,夏初初在还没去伦敦之前,已经怀了厉衍瑾的孩子!

    这不可能!

    顾炎彬已经在这里坐了好几个小时了。

    乔静唯终于放弃了打他的电话,讨厌的手机铃声也终于不再响起了。

    而顾炎彬忽然想到什么,一把抓起手机,拨了夏初初的电话。

    夏初初接了,语气非常的冷漠:“顾炎彬。”

    “夏初初,你告诉我,你准确的告诉我,夏天真的是你和厉衍瑾的孩子?”

    “你自己不愿意相信的话,我说多少遍也没有意义的。”

    “我不相信!”

    “那你还来问我有什么意义?”

    顾炎彬死死的握着手机:“你什么时候和他fā shēng guān xì的?夏初初,他是你小舅舅,你疯了?”

    “我是疯了。”

    “你不怕孩子生下来是个畸形?你不怕夏天会有先天性的疾病?近亲繁衍的后代有多高的……”

    “我都知道。”夏初初打断他的话,“可是夏天很健康。”

    “你真的是疯了,疯了!”顾炎彬咆哮道,“夏初初,你真的是不简单!”

    “有你复杂吗?顾炎彬,你还在这里吼我?你忘记了,是谁把我害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吗?”

    “傅井然是个疯子!我没有想到他会那么的发疯!”

    “那你明明知道傅井然会伤害你喜欢的人,你还一直把我往风口浪尖推?我算了,可是这一次,你害了夏天!”

    顾炎彬大概也是失了心智,狠狠说道:“如果夏天真的是你和厉衍瑾的孩子,那么她死了也罢!”

    夏初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她觉得耳朵边嗡嗡的响,气得肝疼!

    “顾炎彬!你胡说八道!夏天不会有事的!你竟然说这样的话,我真是看透了你!”

    竟然,顾炎彬连这么恶毒的话都能说得出口!

    “夏天真的是你和厉衍瑾的孩子,是不是!”

    “是!”夏初初一口应下了,“是我和小舅舅的孩子,我十月怀胎为他生下的孩子,我现在正式的回答你,你满意了吗?”

    “夏初初!”

    “怎样!”夏初初这气在心里一直憋着,难受极了,“事实是这样子的,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这也是事实了!”

    顾炎彬喘着粗气,即使隔着手机,也都能清清楚楚的听见。

    夏初初狠狠的说道:“我真的是看清楚了你,顾炎彬,这辈子我再给你一点好脸色看的话,我不姓夏!”

    顾炎彬没有再说话,但他的粗喘声,一直都没有停下来。

    好一会儿,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初初也被他给气得不轻。

    什么叫夏天是小舅舅的孩子,那么死了也罢!

    顾炎彬能说出这句话,真不是个人。

    夏初初都想甩手机了。

    挂了电话,顾炎彬坐在那,一动不动。

    好半晌,他心里忽然有点后悔了。

    刚刚他那些话,是不是说的太重了。

    夏天是夏初初的命根子,是夏初初最宝贵最珍惜的人,他竟然说……夏天死了也罢。

    他真的是被这个事实冲昏了头脑,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但,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顾炎彬算现在后悔,算想说,也都收不回来了。

    那么,他是不是该……补救一下。

    如果他嘴说着恨不得夏天去死,但实际却把夏天给救了出来,夏初初会感激他吧?

    顾炎彬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下,最后,给傅井然打了电话。

    傅井然接了。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夏天?”顾炎彬直接开口,开门见山。

    “我放了夏天?我没听错吧,顾炎彬。”

    “没听错。”

    “夏天是夏初初和她小舅舅的孩子啊。”傅井然的语气里带着玩味,“放了夏天,你知道意味着什么。”

    顾炎彬一字一句的重复:“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夏天。”

    “不怎么样啊,看我心情。”

    “你不是要去验证夏天和厉衍瑾的父女关系吗?”

    “是啊。”傅井然说,“这不是结果还没出来吗?”

    “如果结果出来了,你会不会放了夏天?”

    傅井然笑了:“你真以为我着了慕迟曜的道?他聪明,我也不傻啊。”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不过,慕迟曜说的也的确有一定道理。我看你现在,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啊。”

    “夏初初亲口告诉我了,夏天的确是她和厉衍瑾所生的孩子。”

    “是吗?那看来,*不离十了。”傅井然回答,“不过,你来求我放了夏天?这倒是稀了,你不是应该恨不得夏天去死,不碍你的眼吗?”

    “你放了夏天,说不定……她还会感激我。”

    “哟。”傅井然说,“没见你过你这么往自己脸贴金的。我算放了夏天,那也绝对不是看在你面子。”

    “我知道。”

    “那你还来求我?说实话,顾炎彬,你来求我,我还是很受用的。我喜欢你这种,卑微的语气。”

    “是,我求你。”顾炎彬说,“我求你,什么事都冲着我来,放过夏初初,也放了夏天。”傅井然冷笑一声:“可以,你再继续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