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53章: 你还觉得厉衍瑾才是受害的那一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慕迟曜皱眉,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倒也真的重新躺下,翻身侧对着她。

    在言安希面前,他百依百顺。

    言安希钻进他的怀里:“我问你啊,老公,昨天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夏天是厉衍瑾的女儿……是不是真的?”

    慕迟曜恍然大悟。

    原来她想要说的是这件事。

    “……是真的。”慕迟曜的睡意消散了些,“千真万确。”

    “是真的啊?那,这件事,我不知道,厉衍瑾不知道,顾炎彬不知道,怎么,你知道了呢?”

    慕迟曜抿了抿唇,没有马回答。

    言安希太熟悉他了,轻哼了一声:“你在想着怎么解释吧?我看你怎么解释。”

    “我也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下知道的。”

    “有多偶然?”

    “很偶然。”

    言安希戳了戳他的喉结:“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在夏初初还没去伦敦之前。”

    “什么?”言安希又惊讶了,“那么早你知道了?”

    “嗯。”

    “嗯什么嗯啊!慕迟曜!你居然一个字都没跟我说,你连我都瞒着!还瞒了这么久!”

    看言安希这架势,是想要和慕迟曜好好的算一算账了。

    慕迟曜伸手想要去抱她:“宝贝,我们等会儿再说,我现在很困……来,让我抱着你睡觉。”

    言安希双手抵着他的心口:“你别给我转移话题,今天这件事,我一定问出个所以然来。”

    “你……想要问什么?”

    慕迟曜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知道她会跟他计较的,但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想起。

    “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慕迟曜点点头:“好的,老婆。”

    见他态度还不错,言安希这才放弃了抵抗,仍由他紧紧的抱着自己,窝在他温暖的怀里。

    “你在初初还没去伦敦之前,知道她怀孕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慕迟曜把锅甩给了夏初初:“是夏初初不让我说的。”

    “为什么不说?”

    “那你得去问她,我怎么知道?”

    “哦,”言安希说,“她让你不说你不说啊,你这么听她的话?”

    “我要为她考虑。”慕迟曜回答,“她要保密,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知道。可你应该告诉我啊,我也会保密。”

    慕迟曜问:“如果你当时知道,夏初初怀孕了,你还会准她去伦敦吗?”

    言安希摇摇头:“那……那肯定不会啊,她一个人怀着孕,还要去异国他乡,日子得过得痛苦啊。”

    “所以她不想让你知道。因为她很想去伦敦,不愿意留在慕城这个伤心的地方,而你一定会因为她怀孕挽留她……”

    “等等等等。”言安希喊停,“既然你知道初初怀孕,那她去伦敦了,你有没有好好的照顾她?”

    “当然。阿诚不是我派过去的吗?”

    “那阿诚知不知道,夏天的爸爸是厉衍瑾?”

    “这个你要去问阿诚了,我是没有告诉任何人。除非,夏初初跟他说了。”

    言安希想:“也是,阿诚和初初在伦敦生活了四五年,怎么着也得有点感情了。”

    “嗯。”

    “所以,说来说去,是大家都知道,我不知道咯?”

    “你想多了。只有我和夏初初知道。”慕迟曜回答,“而且,她在伦敦,我都有帮助她,让她一个人不要那么累那么苦。”

    “那还差不多。要是你对初初不闻不问,我今天跟你没完了。”

    “傻老婆。”慕迟曜亲了亲她的额头,“夏初初怀的是厉衍瑾的孩子,唯一的孩子,算不为夏初初,我也得为厉衍瑾,保住他唯一的一个孩子。”

    言安希忽然又“啊”了一声:“对哦,乔静唯流产了,只有初初肚子里的孩子了。按时间推算的话,乔静唯落水流产的那次,初初也……天啊。”

    言安希惊骇得捂住了嘴巴。

    还好落水那次,乔静唯出了事,但初初的孩子保住了。

    万幸,万幸啊!

    “好在一切都是有惊无险。”慕迟曜说,“虽然夏初初怀着夏天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但结果都是好的,夏天还是来到了这个世界。”

    “乔静唯真的是……天,我真的!”

    言安希激动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一下子不知道该什么来表达她的心情。

    了解得越多,她越心疼夏初初。

    这四年来,她以为夏初初只是承受着情伤,这已经是很让人心疼了。

    却原来,除了情伤,夏初初还怀着厉衍瑾的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

    不知道那个时候,在伦敦的初初,生下夏天的那一刻,是什么心情。

    产室外,孩子的爸爸没有在等待。

    不知道,初初在听到厉衍瑾和乔静唯订婚的时候,又是什么心情。

    在夏初初把夏天带回慕城,向厉衍瑾介绍说,这是她和别的男人生下的孩子,她又是什么心情。

    这个夏初初啊,看起来大大咧咧,无法无天的,却原来,一个人在背后,默默的承受了这么多。

    无法想象。

    慕迟曜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夏初初再苦,也都过去了。以后,她会越来越好的。”

    “怎么个好法?厉衍瑾会很愧疚是吗?会补偿她是吗?但那又有什么用呢?她怀孕难受的时候,她生孩子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厉衍瑾在哪?”

    “厉衍瑾不知情。”

    “你别替他解释,你们男人,呵呵。”言安希瞪着他,“你还觉得厉衍瑾才是受害的那一方吧?”

    “我没有。”

    “慕迟曜,我跟你讲,事到如今,我觉得,厉衍瑾真的,配不夏初初了。他配不!”

    夏初初受了那么多的苦,厉衍瑾算是把命赔给她,也无济于事!

    “好了好了,配不配,补偿不补偿的,让厉衍瑾和夏初初自己去解决吧,我相信,厉衍瑾现在心里也不好受。”

    “那不是他应该的吗?”

    “是是是,都是厉衍瑾的错。”

    言安希长长的叹了口气:“我跟你在这里生气也没有用。但我心里堵得慌。”

    “嗯,不去想这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