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67章:初初,我不信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厉衍瑾回答道:“可能是想要让我多休息几天,别太累了。 ”

    “那你多休息啊。”

    “我已经好了。”厉衍瑾展开双臂,“你看,我现在走路和正常人是一样的,石膏拆了,腿已经好利索了,都不需要拐杖了。”

    夏初初还是很担忧的看着他:“你……”

    “真的,都好了,傻瓜,别担心。我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吗?”

    “好吧,”夏初初勉强的相信,“但是你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去医院。”

    她本来是想说,有什么事一定要和她说的,但想了想,还是换个说辞吧。

    厉衍瑾听懂了她顿了一下,即将要说出口,但是又没说的话,心里一暖。

    虽然她不说,但她有这个想法,他已经非常的知足和满意了。

    “如果非要说,我有什么伤的话,大概是……心里的伤了。”

    夏初初一愣:“小舅舅,你……都这个时候了,别开玩笑了。”

    “我没和你开玩笑。我知道,初初,你心里的创伤,远远我多,我深,我重。”

    夏初初不说话了,眼神又开始闪躲,不看他。

    厉衍瑾见她这样,只能尴尬一笑,缓解气氛,转移了话题。

    “傻初初……真的没事。”

    “可是你这次受伤,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我啊。”

    “是我开车还分心,是我害了你才对。”

    “可你的伤势这么严重,是为了保护我。”

    厉衍瑾 轻声说道:“我当然要保护你了。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能做到,我都会。倾其所有的,去保护你。”

    夏初初很不习惯,他说这样的话。

    她无法面对他的深情款款。

    尤其是,在医院里,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

    她都快要担心死了。

    “说起来,真的,初初。”厉衍瑾往后挪了一步,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不让她为难和尴尬, “我很感谢这场车祸,非常的感谢。”

    夏初初明白了他的意思:“因为这场车祸,让你想起了我,是吗?”

    “是。这五年来,我虽然活得跟以前一样,但偶尔有那么一个瞬间,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缺少了很大一块。无论我怎么去弥补,去想要把这个缺口填满,都没有用……”

    “直到我从病房里醒来,看着天花板的那一刻,我才明白,我缺少的,是什么。”

    是她,是夏初初。

    他居然把她给忘记了。

    他怎么能忘记她,他怎么敢忘……

    那是他用一生,用命,用所有的爱去爱的女人啊!

    当他想起来的时候,他只觉得,时间,太快了,一点也不等人。

    夏初初听他这么说,忽然问道:“那,你要把这个缺口,填补好吗?”

    厉衍瑾很肯定的点头,很肯定的回答:“当然要!”

    “那么,你拿什么来填?”

    拿什么?

    夏初初这句话,一下子还真的难倒了厉衍瑾。

    顿了顿,他正要开口回答,夏初初却替他答了:“难道,你要拿我来填吗?”

    “你是关键点。”厉衍瑾说,“但,我不再做任何让你为难的事情了。”

    “真的吗?”

    “嗯。”

    夏初初忽然说道:“小舅舅,我问你,你一定要如实的回答我。”

    “好。”他点头,“你问,我不会对你撒谎。”

    “你是不是,想把我们之间根本没有血缘关系的事情,说穿?”

    “……初初,你……”

    “回答我的问题好。”夏初初说,“是,还是不是?”

    厉衍瑾看着她的眼睛,一点头,承认了:“是。”

    “你还想查出,当初,我们的血缘鉴定结果,为什么会是错的,对吗?”

    “……对。”

    “你这么急着出院,是想处理这些事情,对吗?”

    厉衍瑾依然点头:“……对。”

    夏初初忽然笑了:“反正,你也明白,血缘的事情,我都知道。因为慕迟曜在知道我怀夏天的时候,跟我说了。”

    次为了救夏天,慕迟曜是把什么都说了。

    “是的,初初。既然,这件事,你和我都心知肚明,都知道这是错的,那为什么不把对的,来取代这次错的?”

    “可是,已经错了这么多年了。如果把真相摆到台面……会有什么后果。你知道,我也,知道。”

    厉衍瑾语气里隐隐的有些失望:“难道,初初,要让错的一直都错下去?”

    “嗯,将错错吧。”

    “原来……”厉衍瑾叹气,“原来你是这么想的。你并不想翻出真相。而我……”

    而他,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把真相公之于众。

    他的急切,和她的不情愿,行成了多么强烈的反差啊。

    “当初已经错了。”夏初初说,“小舅舅,这是命运,我们抵抗不了的。如果我们真的有缘,真的能够在一起,当初好好的,血缘鉴定结果,为什么会出差错……”

    “我不信命!”

    夏初初却说道:“我信!”

    厉衍瑾忍不住抬手,捏着她的肩膀:“初初,你想阻止我,是吗?”

    “是。当年你是怎么知道血缘鉴定错了的,我也都清楚。你有证人,证人是我爸。”

    “对,是他,如果不是他,我现在都会被蒙在鼓里,像一个傻子一样!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夏志国。”

    “小舅舅。”夏初初喊道,“那是我爸。”

    “我知道!”

    夏初初又抬手指了指急救室:“那里面躺着的,是我妈。”

    “我知道!”厉衍瑾的情绪有些焦躁了,“初初,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你都懂。你会去找我爸,让我爸,来当证人。然后我爸去我妈面前,拆穿她说了几十年的假话,让我妈承认,你不是她的弟弟……”

    “这是唯一的办法啊,初初,妍姐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知道我身世的人。”

    “可是你都当厉家人,当了这么多年……”夏初初望着他,“妈妈现在知道夏天是我们的孩子,都已经气得发病了,如果她再知道,我们都已经明白血缘的事情……”

    夏初初没有说下去。

    她不敢想象。今天的事情,也是给她敲响了警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