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87章:你今天来我这的目的,我都清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夏初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小舅舅,你还是很希望夏天叫你爸爸的吧。 ”

    “我希望她拥有……完整的父爱,这个想法,不过分吧?”

    这是人之常情。

    夏初初只是笑,但那笑容里,有轻蔑,有不屑。

    厉衍瑾淡淡开口:“我欠她,也欠你。现在我只想好好的,尽我所能的,去负起我该负的责任。”

    “你想弥补,只是想让自己的良心过得去而已。”

    夏初初字字不退让,厉衍瑾心里听着难受,但也无可奈何。

    夏志国的车停下,匆匆的往这里走来:“厉总,哎,初初,你也在啊。”

    夏初初挽了挽耳边被风吹落的发丝:“爸,演戏不用演得这么好,演全套的。”

    夏志国干笑道:“初初,你这话说的……”

    “你是来厉家做什么的,你心里清楚,我心里也清楚,妈的心里,更清楚。”

    夏初初根本不再遮遮掩掩的,有什么说什么。

    夏志国反而还有点招架不住:“初初,你这,我……我也是,哎。”

    “你也是被逼无奈吗?”夏初初反问,“不得不出来做这个人证?”

    “其实这件事情,没必要藏着掖着,事实是什么样,什么样,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夏初初只是笑。

    她从头到尾,都在笑,一点别的情绪都没有,笑得那么的灿烂如阳。

    可厉衍瑾看着她,只觉得她像是一个瓷娃娃,一碰会碎。

    她的伪装,让他很想撕碎。

    但他不敢,也不愿意再伤害她一丝一毫了。

    他把她捧在手心里,默默的宠一辈子,已经足够。

    厉衍瑾抿着唇:“进去吧。”

    “好,好,厉总。”夏志国点头应道,又伸手拉了拉初初,“走,一起进去吧。”

    夏初初和夏志国并肩走着:“爸,你当年为什么和妈离婚?”

    “呃……”夏志国一愣,没有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怎么了吗?”

    “我只是问问。”

    “,性格不和,然后经常吵架,所以离婚了,你跟了你妈。”

    夏初初摇摇头:“不,不是这样的。”

    “那……那是什么。”夏志国说,“初初,你别听你妈乱说。”

    “妈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什么。”

    “那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虽然我和你妈离婚了,但你也是一直都健健康康的长大,这够了。”

    夏初初轻声说道:“是你家暴,爸。”

    夏志国一愣,随后掩饰般的咳嗽了好几声。

    厉衍瑾在前面不远处走着,背影高大,夏初初和夏志国的一些对话,他都有听在耳里。

    只是,他装作没有听到罢了。

    “爸,你打妈妈,你和她吵架,这些我都知道。”夏初初说,“我有时候在房间里,都能听到你们的争吵声,还有摔东西的声音。然后第二天,妈妈必定会卧床不起。”

    “后来我才明白,她当时是在床养伤。她身都是被你打伤的。我不知道你是喝醉了酒,还是工作不顺,但打人,总是不对的。”

    “但我现在说这些,好像也没有什么用了。妈妈委屈也都受了,她和你离婚,是一种解脱吧。”

    夏初初小声的絮絮叨叨说着,自己也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要提起这件事。

    厉妍和夏志国离婚,都已经很久很久了。

    现在大家都过得很好。

    夏志国否认道:“没有的事,没有没有……”

    “爸,你现在是有求于我,更多的是因为小舅舅。所以你对我很好,这一次,你来厉家,又是要再伤害妈一次。”

    “初初,我这也是……身不由己啊。”

    “你以前家暴,伤的是她的身体。现在,你又要来她的心,狠狠的扎两刀。”

    “难道……初初,你不希望血缘关系被揭开吗?”

    夏初初又笑了:“算了,爸,你当我在发神经,什么都没有说吧。”

    夏志国知道今天来,不会有什么好事,也不会看到什么好脸色。

    但是夏初初这个神情,让他心里莫名的不安。

    厉妍像是知道了一切一样,端正的坐在沙发,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妈,”夏初初说道,“夏天去学了,刚好,爸也来了。”

    厉妍点头:“我知道。”

    夏志国看了她一眼:“小妍……”

    “叫我厉妍可以,没必要叫得这么亲近。不过是陌生人而已。”

    厉妍对夏志国,早已经没有了感情。

    这一次,夏志国又成为了厉衍瑾的人证,她更是没什么好脸色了。

    夏初初看着这样的场景,忽然有点想逃。

    她真的一点都不想面对这样的局面。

    压迫,窒息,让她觉得惴惴不安,随时都会发生什么意外一样。

    她坐在另外一侧,小舅舅坐在她的右手边,只要一侧头,可以看到他。

    一家,四口,每个人都坐在不同的位置。

    厉妍看了他一眼:“夏志国,你今天来我这里的目的,我也都清楚。”

    夏志国有些惊讶:“啊?你们都……都清楚?”

    “是啊。”厉妍说,“我以为我跟你离了婚,是彻彻底底的逃离你了,结果,没想到,还是要被你摆一道。”

    “小……厉妍,你这话说的不对了。我怎么摆你一道了?”

    “你自己摸着良心。”

    夏志国看了厉衍瑾一眼。

    厉衍瑾抿着唇,坐在那,靠在沙发,架着二郎腿,双手交叠,微微低着头。

    看起来,他仿佛根本不在意这里的一切。

    但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他又都时时刻刻注意着。

    夏志国见状,差不多明白了,厉衍瑾的意思,其实是让他有什么说什么。

    没有什么,不要说什么。

    夏志国心里有了个数。

    “厉妍,我今天摸着良心跟你讲啊。”夏志国开口,“我还真没有一个字,说的是假的。”

    “你为什么要说?”

    “我……我这也是无意的啊。我在洗手间,我哪里,哪里能想到,厉总刚好在外面呢?按理来说,他那一桌,当时正好是顾炎彬和初初在敬酒的。”厉妍冷哼一声:“借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