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94章:是有人偷换了鉴定结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厉衍瑾苦笑:“都这个时候了, 没必要再来打趣我了吧?”

    “我是说认真的。 如果那个人……不是夏初初的话,那乔静唯。”

    厉衍瑾摇头。

    “为什么?虽然我觉得,乔静唯那个人,心思没有那么纯。但她喜欢你的那份感情,是一定不会假的。”

    厉衍瑾微微皱眉:“她心思不纯?有吗?我倒是觉得,她不争不抢的,在我身边,除去……她知道我和初初的事情,有点针对。”

    “我也只是感觉而已,和她没接触,也不敢下定论。”慕迟曜回答,“你当真要和她分手?”

    “当真。”

    “那我看,你准备拉锯战的话,最少一年。”

    沈北城在一边惊讶的张大了嘴:“一年?太夸张了吧。”

    慕迟曜敲了敲桌面:“注意,我说的是最少。要是按我估计,我想,三五年以吧,绝对不会少。”

    沈北城又惊讶一把,然后同情的拍了拍厉衍瑾的肩膀:“那个……我只能说一声,自求多福了。谁让你魅力太大?”

    厉衍瑾白了他一眼。

    “我是说真的。乔静唯这么跟着你,无名无分的,私底下肯定受了不少的流言蜚语,但她一点也不抱怨,反而是想和你在一起,这份感情,不是一般人能得了的。”

    “试试看吧。如果……”厉衍瑾说,“真要三五年的话,那我也没办法。”

    他的人生,还有好几个三五年。

    一个不够,那两个,两个还不够,那三个。

    反正,他要和乔静唯划清界限。

    他给不了她任何东西,婚姻给不了,爱情给不了,连仅仅一个名分,他也照样给不了。

    所以,他还是趁着现在,错误还没有越犯越多的时候,这么去做吧。

    越拖下去,越难。

    “行。”慕迟曜说,“那,在和乔静唯分手的同时,还有追捕傅井然的时候,你还要做其他的事情吗?”

    “有啊。班。”厉衍瑾笑了笑,“耽误工作好久了,还好有你们两个。”

    “说认真的。”

    厉衍瑾正了正神色:“既然你要我说认真的,那我和你说认真的。慕迟曜,当年我失忆之后,我告诉过你,交代过你的事情,你有没有去办?”

    “你是指,查你和厉家的关系是吗?”

    “对。”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查到厉妍身,无法下手了,只能作罢。不过已经可以足够确定,你不是厉家人。”

    厉衍瑾追问:“那,你有查到,当年,那份血缘鉴定报告,为什么会出错?”

    “这件事,我倒是没有查出来,这也是我一直都在疑惑的。”

    “是医院那边出了问题?”

    慕迟曜摇头:“不,我找过那位医生,仔细的审查盘问过。医生没有问题,他不知道为什么结果会错。”

    “那……”厉衍瑾薄唇一抿,“是有人偷换了鉴定结果?”

    慕迟曜一点头,郑重的回答:“对。”

    “是谁?”厉衍瑾额角,隐隐的有青筋暴起,“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

    “首先,排除了厉妍。”慕迟曜说,“她没有那个能力,而且,你也说过,出结果的那两天,她都在厉家,没出去过。”

    “是。”

    “那么,我们可以换个方向想一想。”慕迟曜看着他,“你和初初的关系继续错下去,到底,对谁会有好处?”

    厉衍瑾陷入了沉思。

    “肯定是他们能从这件事里获得好处,得到利益,所以才会去铤而走险的,把血缘鉴定结果换掉。你想,谁能从里面获得好处?”

    “我想到一个人。”

    慕迟曜说道:“我也想到一个人。”

    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说道:“顾炎彬。”

    只有顾炎彬了,暂时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顾炎彬喜欢夏初初,想和她结婚,想要和她在一起,那么,他不能让厉衍瑾和夏初初有一丝一毫在一起的机会。

    “是顾炎彬?”厉衍瑾反问,“他的确很有嫌弃,因为,这件事,看起来,他似乎是最大的受益者。”

    一边听着的沈北城,忍不住开了口:“那么,要是按照你们这样的思维来说的话,我觉得还有一个人啊。”

    慕迟曜和厉衍瑾又同时的看着沈北城:“谁?”

    “乔静唯啊。”沈北城说,“她也能从得益啊,她可以继续和厉衍瑾在一起了。”

    厉衍瑾低低的自言自语:“乔静唯……吗?”

    他的语气里,还是持着一点怀疑态度。

    “对啊,如果一件事,谁是最大的受益者,那么是嫌疑最大。”沈北城说,“你们想到了顾炎彬,那么不该想想乔静唯吗?”

    “沈北城说的……也有道理。”慕迟曜开口,“厉衍瑾,你自己判断一下吧。”

    厉衍瑾点点头:“我会去查的。”

    他内心还是有一点不相信, 乔静唯应该……不是那种人吧?

    至少,他和乔静唯在一起这么些年来,他觉得她是非常好的,挑不出毛病。

    毛病在他身,是他不爱她。

    何况感情的事情,也真的不能勉强不能强求的。

    “那你接下来,很忙。”慕迟曜看着他,“你能做好吗?”

    “必须要全力以赴。反正,我这辈子,也指望着做这些事情,来慢慢度过了。”

    对厉衍瑾来说,得不到夏初初,其余的任何,都会变得索然无味,对他来说,也没有太大的意思。

    算有事情要去做,那也一定是因为他的责任,而不是爱好。

    沈北城站了起来:“听你们说得我头疼,行了,你们慢慢的谈论吧,我走了。”

    厉衍瑾点头:“好。”

    “反正,我觉得我说的没有错,你心里不要有意见啊。怀疑乔静唯,和怀疑顾炎彬,是一个道理。”

    “我知道。”

    沈北城没有再说什么,快步的走出了会议室。

    厉衍瑾怔怔的望着桌面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慕迟曜也一样。

    好一会儿,还是厉衍瑾先出口打破了安静:“我忘记跟你说一声谢谢了。”“谢什么?谢我救出了夏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