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95章:夏初初曾经怀着孩子,找过你一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厉衍瑾摇头,“谢谢你,在我不知道夏天的存在的时候,对夏初初的照顾。”

    “那是你的第一个孩子,乔静唯又流产了,于情于理,我也该帮忙。何况,夏初初还是安希的闺蜜,最好的朋友,说什么我都不会袖手旁观。”

    “只能说谢谢了。”

    “都这么久的兄弟了,没必要这么客气。”慕迟曜说,“希望你接下来,能够顺顺利利的吧。”

    “我也希望。”

    “你真的不打算和夏初初……再有复合的可能?”

    “说不想,是假的。”厉衍瑾回答,“但这是没办法的,因为她不会和我再在一起。”

    夏初初早已经被他伤得千疮百孔,体无完肤,怎么还可能会再复合?

    他能懂她的伤痛。

    慕迟曜的语气有些自责:“其实,当年,如果在我知道真相的时候,能告诉你,好了。”

    “这也不怪你。初初她……也不会让你告诉我吧。”

    “是,她在阻止我。”慕迟曜说,“但我应该不必要顾虑的。”

    “你没有错,错不在你。是我,都是我。”

    厉衍瑾都已经习惯把责任和错误都往自己身揽了。

    慕迟曜不由得也叹了口气:“我当时是在想,你们的事情,应该要让你们自己来解决,我可以推波助澜,但是……不该喧宾夺主。”

    “都过去了,不说这些。”

    “其实……”慕迟曜顿了一下,“在夏初初知道孩子可以生下来之后,在我的鼓励下,她去找过你一次,抱着想要和你在一起的想法,找你去了。”

    厉衍瑾一怔,心里一直都绷着一根弦:“有这回事?”

    “是的。当时她的确去了,欢天喜地的想要告诉你,她怀了你的孩子,你们没有血缘,可以继续相爱。但……”

    “但是什么?”厉衍瑾急切的问,“发生什么了?她为什么又没说?又根本没来找我?”

    “她找了。”

    “不可能!”厉衍瑾否认,“我一点都没有印象!”

    “她的确找了。”慕迟曜说,“只是,被你打击得,心灰意冷,更加坚定了要去伦敦的心。”

    “什么?怎么回事?”

    “她去找你的那一次,你也同时跟她说,乔静唯怀了你的意思,你要对乔静唯负责,所以……”

    慕迟曜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但厉衍瑾,却懂了。

    他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亲口说出来的话,他怎么会没有印象呢?

    当时夏初初来找他,他虽然诧异,但是也没有多想,因为他也被乔静唯怀孕的消息,给震惊了,思考着要怎么办。

    结果,原来,她来找他,也是要告诉他,她怀孕了。

    厉衍瑾又猛然想起,夏初初当时,知道了乔静唯怀孕,知道了他选择乔静唯之后,一个字都没有再说。

    他忽然懂了,当时,她眼睛里的绝望。

    那样的绝望……

    夏初初是不想让他为难啊!

    慕迟曜的声音在耳边淡淡响起:“我想,她没有跟你说,可能是觉得,你们真的有缘无分了,不打扰你和乔静唯了吧……”

    “她那么傻,她怎么那么傻……”

    厉衍瑾的声音里,满是痛苦。

    夏初初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不让他为难啊!

    如果当时他知道了,她和乔静唯同时怀孕,都怀了他的孩子,那他要怎么做!

    他肯定会左右为难,也肯定会负了乔静唯!

    初初为了不让他为难,为了不让他纠结,默默的自己选择离开……

    她傻,她真的很傻!

    她该把事情都说出来,都一股脑的堆在他身的,让他去纠结,让他去痛苦的!

    他不愿意她背负这些啊……

    看着厉衍瑾这个样子,慕迟曜也觉得,心里有点压抑。

    夏初初和他,的确是经受了太多,却迟迟没有走到一起。

    真爱,多磨难。

    “难怪,她有问我,如果她和乔静唯都怀了我的孩子,我会怎么办……我以为她是在说笑,我以为她只是求一个结果。”

    “原来,是真的,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是我当做了玩笑话。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个人蒙在鼓里。”

    “她为什么要这样,她明明是最害怕麻烦的,最害怕一个人承担事情的,她怎么可以做她最不喜欢的事情!”

    慕迟曜轻叹了一口气:“这些,夏初初都挺过来了。以后,你对她好一点,能弥补尽量弥补吧。”

    厉衍瑾没有出声,低下头去。

    慕迟曜站了起来:“我先走了,你平复一下情绪。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厉衍瑾还是没有出声,陷入深深的悔恨当。

    这辈子,他算把他的所有都给夏初初,都还不清了啊……

    她为什么要这样加重他的负罪感?

    在他失忆期间,还发生了多少事情,是他不知道的,是她一个人默默承受的!

    要知道,夏初初以前,是脾气最差的,最容易给别人脸色看的,最受不得半点委屈的。

    现在的她……和以前完全相反了。

    那个性子,被磨平了。

    他一手惯出来的夏初初,飞扬跋扈,又被他一手的,给摧残掉。

    多么残忍。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说出来,为什么要一个人承受……”厉衍瑾喃喃自语,“夏初初,你这是在让我这辈子都不得安宁,永世都不得翻身!”

    对于当nián de shì情,厉衍瑾每次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一点,难过一些。

    他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还有多少,以后若有机会得知,那么,他又会是一番痛彻心扉。

    她到底有多坚强,坚强得超乎了他的想象,让他都无法理解!

    厉衍瑾一拳砸在桌面,手背青筋暴起,而且在不停的颤抖。

    好久好久,他才慢慢的平复下来。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厉衍瑾的背影,显得那么的孤独和单薄,平日里可以撑起一片天的男人,此刻,那么无助。

    如果时光能重来……

    没有如果了!他犯下的错,永远都不该被原谅。厉衍瑾缓缓抬起头,撑着桌面站了起来,好一会儿,他才勉强站稳,慢慢的走出了会议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