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797章:我还是没有守住,我的秘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怕什么?”乔静唯追问,“夏初初,你现在连和我通电话的勇气都没有?”

    “我是懒得和你费口舌。 ”

    “夏初初!你别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我告诉你,我不会这样罢休的,我还没有 输!”

    “输或者赢,都只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争一个输赢!”

    乔静唯却异常的激动:“夏初初,你真的,少在这里装模作样。我是不会和衍瑾分手的,你也别想得到他!”

    夏初初冷冷的应了一声:“哦。”

    “哦什么哦!我和他已经订婚,只要我不同意,我和他,永远都是未婚夫妻。”

    夏初初说道:“那么,我预祝你,能早日和他步入婚姻的殿堂?”

    “你等着看!”

    “我等着。”夏初初点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带着夏天去参加的,还会送你们一份大礼。”

    她这样说,反而让乔静唯有点不知所措。

    夏初初这是……什么招数?

    以退为进?

    “总之!”乔静唯说道,“你别想从我这里,抢走衍瑾!”

    “放心。即使,他是夏天的爸爸,但是我也没打算让夏天认他,你不用害怕的。”

    夏初初还反过来,好心的安慰起乔静唯。

    可是这样的安慰,在乔静唯看来,是耻辱!

    是夏初初站在胜利者的位置,对她实行的羞辱!

    “你等着,你不是给衍瑾生了个女儿吗?你不是得到过他的人,也进入过他的心吗? 夏初初,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后。”

    “祝愿你笑到最后。”夏初初用着最后一丝的耐心,回答她,“另外,我会保护好我还有夏天,你不用妄想着,能对我和夏天下手,再让你得逞!”

    说完,夏初初挂了电话。

    虽然刚刚她怼起乔静唯来,轻轻松松,不费吹灰之力,但是心情还所有点受影响的。

    言安希看着她,忍不住为她鼓起掌来,啧啧赞叹:“初初啊……”

    “怎么了?”

    “我没有想到,你怼人的口才越来越好了啊!”

    “有吗?”夏初初说,“我只是,事论事啊!”

    “乔静唯估计得被你气得吐血。”

    “那也是她活该。”

    “你刚刚还安慰她来着,”言安希看着她,“这会让她更加糟心吧。”

    “我是真安慰她。她还是和小舅舅这么在一起吧,我看挺好的,省得我在这里……”

    她怎么了呢?

    一想到小舅舅未婚,然后打算一直也默默的在后面守护着她,夏初初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也说不出来,这是一种什么心理。

    虽然她知道,小舅舅对乔静唯,真的没什么感情,但乔静唯对他的感情,是一片赤诚。

    何况,乔静唯是坏,是狠心,但,这份爱,还是不掺假的吧。

    言安希接过她的话:“省得你一直被她烦?然后还要担心自己和夏天的安全?”

    “差不多吧。”

    “虽然初初,我一直都说你不要原谅厉衍瑾。但你对他,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我不相信。”

    “有又怎么样,没有那又怎么样。反正,这样过下去吧。未来会发生什么,谁知道呢。”

    “未来……”

    夏初初站了起来:“走吧,我不想为这些烦恼了。下午的话,你给我安排工作吧,现在我可以正式投入工作,没有琐事缠身了。”

    “行。”

    夏初初是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可乔静唯,却是一口银牙都要被自己咬碎。

    凭什么夏初初可以这么云淡风轻的?

    被偏爱的人,是那么的有恃无恐吗?

    可是乔静唯目前又没有任何办法。

    想了想,乔静唯打算去厉家一趟。

    这个时间,厉家应该只有厉妍在家,她过去正好。

    到了厉家的时候,乔静唯在客厅等,厉妍从楼下来,一脸的疲倦。

    “妍姐……”

    “静唯啊,我对不起你。”厉妍一看到她,说道,“最后我还是没有守住,我的秘密。”

    乔静唯一怔。

    这如同又是一个惊天霹雳。

    “妍姐,你……你不要吓我。”乔静唯说,“现在事情这么多,我们已经很不占优势了,你……”

    “我已经承认,衍瑾不是我的亲弟弟了,这也间接的证明了,他和夏初初,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难怪夏初初那么的理直气壮,难怪……”

    “你找初初了?”厉妍摆摆手,“不要,静唯,你不要去针对她。你应该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衍瑾身。你要争取到他的心啊。”

    乔静唯面色惨白。

    她连最后这一道底线,都失去了。

    她以后,还怎么理直气壮的在厉衍瑾面前说,他不可以和夏初初在一起,因为有血缘关系,近亲不能结合。

    她要怎么办?

    “不过,”厉妍压低了声音,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鉴定结果为什么出错的事情,我一个字都没有多说。”

    乔静唯还是怔怔的, 还一会儿她回过神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崩溃了……

    乔静唯真的崩溃了。

    她辛辛苦苦在这些年,建立起来的东西,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都土崩瓦解了。

    夏初初为什么要从伦敦回来啊!为什么!

    她明明可以在伦敦继续过她的日子啊!

    “静唯,静唯……”看见她哭,厉妍也手足无措,也心疼,“我知道你难受,哎,我也没有办法啊,我尽力了。”

    “静唯,你是不知道,衍瑾和初初坐在面前,把人证请来,把物证一一说来,我被他们逼得,不得不说啊!”

    乔静唯只是哭,哭得厉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其实我还是站在这边的,我希望你能和衍瑾好好的在一起。你对衍瑾,这些年来,很多事情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乔静唯哭得直抽抽,肩膀不停的耸动,都快要背过气去。

    厉妍在给她递纸巾,然后不停的轻轻替她擦拭着,又安慰。“妍姐,我知道,你对我……你对我一直都很好,是我不争气,是我没有这个能力,直到现在了,还是没有能够得到衍瑾的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