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990章:付出你该付出的代价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说着,他就离开了,其他的人也都跟着离开,只留下厉衍瑾和顾炎彬两个人。

    会议室的门被赵旭细心的关好。

    “说吧。”厉衍瑾找看着他,“想找我谈什么?”

    “我知道你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但是,你对我的公司下手,这算什么?“

    厉衍瑾很直接的回答:“牵连。”

    “因为我的所作所为,牵连到我的家族,还有我的公司,是吗?”

    “嗯。”厉衍瑾点头,“你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看来你对我,是要痛下杀手了。”

    “这不是你应得的报应吗?”

    顾炎彬看着他:“还是君子一点。厉衍瑾,你说,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我会奉陪到底,何必牵扯其他的人和事进来呢?”

    厉衍瑾却笑了,满是嘲讽的笑了。

    “你笑什么?”顾炎彬问道,“你很不屑我刚刚说的话吗?”

    “对。”厉衍瑾点头,“现在你跑来跟我说什么君子。顾炎彬,从头到尾,你君子过吗?你有多小人,忘记了?”

    “……我知道我是小人,我卑鄙,我承认。”

    “所以,你当够了小人,终于在阴沟里翻船了,现在,你要来跟我说一番大道理,好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

    “那你想怎么样?”

    “让你长记性,长一辈子都会记得的记性,让你有惨痛的教训,这辈子……都不敢忘!”

    君子?

    真的是天大的笑话。

    顾炎彬自己做尽了小人的事情,现在被捅出来了,就开始要求厉衍瑾能够君子一点了。

    真是最好笑的笑话!

    厉衍瑾是不可能会心软的。

    “那么……”顾炎彬说道,“看来你是要和我死磕到底了。”

    “不把你顾炎彬搞得身败名裂,一无所有,我是不会收手的。”

    顾炎彬脸色变了变:“这么恨我吗?厉衍瑾,失去夏初初,对你来说,这么的让你痛不欲生,要这样的报复我?”

    “报复?只是把你害我的,都还给你而已,顺便,再加一点利息。”厉衍瑾说,“都是你该得的,不要客气。”

    “虽然你有这个本事搞垮我, 但是,也不只是嘴上说说这么简单的。”顾炎彬看着他,“有一句话叫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那又如何?”

    厉衍瑾完全不在乎,完全是不屑一顾的态度。

    这些对他来说,只是身外之物,他可以舍,可以砸,可以利用这些,达到自己所有的任何目的。

    但是……

    顾炎彬和乔静唯,这两个人,一定一定是不能轻易饶恕的!

    绝对不能。

    顾炎彬看着他:“那么,厉衍瑾,你是要和我斗到底了。”

    “是。”厉衍瑾点头,“不过,对我来说,想要弄倒你,是有那么一点难度,但也绝对不是可以随便让你就度过去的。”

    “我今天来慕氏集团找你,就是想好好谈。”

    “没什么好谈的。”厉衍瑾的态度无比的明确,“你想有任何侥幸的心理的话,那我还是劝你不要抱着任何的希望了。”

    顾炎彬,只有一个选择。

    那就是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顾炎彬笑了:“好,好,厉衍瑾,那看来,我们今天怎么谈都没有用了。”

    “不光是今天。以后,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和解的机会。”厉衍瑾仰着下巴,高高在上,“你就等着,付出你该付出的代价吧。”

    顾炎彬的眼神沉了下去。

    厉衍瑾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滚吧,这里不会欢迎你。”

    “身为胜利者,你的确现在是有足够骄傲的资本。”顾炎彬说,“但是,别忘了,被逼急了,我也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

    “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是,你不怕。”顾炎彬说,“但是如果,我破罐子破摔,拼死一搏,那么,你也讨不着好。”

    厉衍瑾看着他,忽然问了一句:“顾炎彬啊,我提醒你一句,死去的那位傅井然,你还记得吗?”

    提到这个名字,顾炎彬的脸色就难看了好几分。

    “你想说什么?”他问,“傅井然怎么了?”

    “啧啧,傅井然都死了,都已经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为什么你还这么的害怕?”厉衍瑾问,“看来,他给你留下的阴影不浅啊。”

    “傅井然到底怎么了!”

    厉衍瑾冷笑:“他最大的心愿,不就是要搞垮你,让你失去所有的东西,一无所有,众叛亲离吗?”

    顾炎彬惊得站了起来:“你……厉衍瑾,你难道是想帮傅井然来对付我?完成他的遗愿?”

    “你觉得呢?”

    “我看你就是一个疯子!你和傅井然一样,都发疯了!”顾炎彬几乎是咆哮的在吼,“你竟然还牵扯到他。”

    顾炎彬越是激动,情绪变化越是波动,厉衍瑾反而就越高兴。

    他看着他:“怎么,我一提到傅井然,你就成这样了?”

    “傅井然是不是……是不是私下里,还和你见过面,说过什么,做过什么?”顾炎彬问,“是不是。”

    厉衍瑾摇头:“没有。”

    “不可能!”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厉衍瑾回答,“我没有必要骗你。对你这种人,我也不屑于骗你。”

    “那你想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提起傅井然?”

    “我记得一件事。”厉衍瑾说,“在天台上的时候,傅井然拿出枪,对着你连开了那么多枪,却又不致命,又没有想要你死的意思……你说,他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你!这件事你还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印象太深刻了。傅井然在对你开枪无果之后,才会自己从楼上跳下去的。”

    顾炎彬脸色已经彻底的变了:“他……我怎么知道他想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厉衍瑾回答,“我想你心里有数了,只是你不愿意说出来,更不敢让其他人知道而已。”

    “我没有!”

    厉衍瑾冷笑一声。

    顾炎彬还是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厉衍瑾说的对,即使……即使傅井然都已经死了,都已经消失了,但他留给顾炎彬的阴影,却还在这里。

    挥之不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