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京郊大营的人一退,守墙的压力顿时少了一大半,陆微虽然不知道是他们内讧的原因,但也松了一口气,若是这样的话,肯定能撑到天亮。

    她忙吩咐厨娘去烧米汤热馒头让众人轮流吃喝休息了,又招呼红樱等大胆的丫头给受伤的人裹伤,众人见她如此镇定,越发安定起来,轮班向墙外赵昱的人泼滚水丢石头,末后连笨重的家具也拆了往外砸,虽然不致命,却也伤了赵昱好几个亲信。

    天边渐渐开始泛出青白色,陆微看看更漏,已经是四更将尽,赵骞走了一个多时辰,算算早应该到了,只是他能不能进去城门?他把所有护卫都留下了,一个人能不能行?城中还有没有人追杀他?他着急安排的事有没有办成?

    陆微一边巡视鼓劲,一边注意留神墙外的动静。河边几棵大树已经烧完,近水潮湿的地方草木只是冒烟并没有明火,在深夜里看起来并不明显,也不知救援的人找不找得到地方?

    五更时,遥遥听见远处传来嘈杂声,庄头爬上去张望了一会儿,一脸惊喜地说:「是我兄弟来了!看样子足足带了五六十个人!」

    来人很快跟赵昱的亲兵打了起来,墙内的人此时也发现士兵中有一大半都在一边看热闹,并不动手,便大着胆子向他们问道:「军爷,我们都是良民,不曾犯法,为甚要抓我们?」

    那百户不耐烦地说:「我们只管抓赵骞,其他的事不管!」

    陆微听了,心中一动,忙低声向庄头说:「你带人去接你兄弟,从后角门进来。」

    庄头巴不得一声,抄上家伙就冲了出去,不多时赶来救援的佃户全部进院,只有几个受了皮外伤,个个精神奕奕。

    陆微吩咐人端汤端水正喝着,只听得遥遥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忙登上梯子一看,却是一群人飞马驰来,虽然都没打火把看不清楚,但她立刻确定,一马当先那个就是赵骞。

    她压住心中的激动,默默退了下来,果然墙外很快就打了起来,此起彼伏叫喊着:「抓住赵骞!」

    陆微来不及多想,立刻吩咐所有护卫全部出去接应,又命新赶来的人上墙头防守,自己带了红樱和一些壮年去后角门等着,不多时有一人先杀了进来,却是抚远侯府的护卫,匆匆说道:「表姑爷已经回禀了侯爷,侯爷命小的们先来保护姑奶奶。」

    原来是杨家的护卫。陆微顿时放下心来,正要说话,只见一人倏忽跃上了墙头,佃户正要打斗,陆微高叫一声:「住手!那是老爷!」

    墙头的人早已看见了她,轻轻一跃冲了过来,一把将她搂紧在怀里,低低的说:「我回来了。」

    虽然只分开了两个时辰,两人都觉得恍如隔世,紧紧抱在一起,谁都不愿先放开手。

    许久,只听赵骞说道:「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

    「我也是。」陆微仰起头,明媚的冲他一笑,「咱们在一处。」

    墙外的厮杀声高了又低了,晨光熹微中,赵昱拖着受伤的胳膊,咬牙切齿,为什么,难道老天都在帮陆微?这不公平!

    晨雾散开之时,五城兵马司终于遣来一个百人小队前来平乱。此时参与围攻赵家田庄的乱军已经在抚远候府和赵家的奋力还击下伤亡过半,匪首赵昱在两队人马夹击之下逃跑未遂,被当场活捉。受他调遣的京郊大营士兵个个对罪行供认不讳,幕后黑手直指绍王。

    当天下午,京中传来消息,绍王假传圣旨,深夜召秦王进宫,意图在途中伏击秦王,幸而秦王得皇天庇佑,及时识破阴谋,毫发无损。皇帝得知后大怒,立刻召见绍王,当面痛斥,并有意将绍王交宗人府发落。而秦王秉性仁厚,跪地为绍王求情,力劝皇帝从轻发落,给绍王悔过的机会。皇帝最后决定,绍王夺亲王爵,贬为宁乡侯,闭门思过。绍王的师傅因教导无方贬为庶人,亲信党人按罪责轻重交付有司治罪。

    「其实,秦王早已知道绍王的布局?」陆微沉吟许久,低声问道。

    赵骞点头道:「除我之外,秦王应该另有眼线。看来是我多虑了。」他怅然一笑,帝王之心自古难测,可叹他蒙在鼓里还为此抛下妻子,疲于奔命。

    陆微久久不语。

    几天后,赵昱因擅自调兵攻击平民被罢职,流放两千里。碧桃以奴叛主,监禁五年。

    一个月后,皇帝下旨,立秦王为太子。太子正名之后,原来的东宫属官俱各得到拔擢,不过最受人瞩目的是,原本在京中籍籍无名的原肃宁侯府大公子赵骞居然得到太子赏识,被超擢为兵部郎中。

    三年后,皇帝驾崩,太子登基,贬宁乡侯为庶人,交宗人府看管。新皇第二年,时任兵部侍郎的赵骞因病请辞,新皇念其从龙之功,封四品靖平侯,荫一世。

    ……

    通往北境的官道上,陆微抱着小女儿莲心,柔声说:「你三舅舅马上就要成亲了,咱们去看他,顺便看看林绩叔叔,在那边住一阵子再回家。」

    莲心奶声奶气问道:「我见过三舅舅吗?」

    「见过,去年,过年时。」一旁坐着的大儿子赵穆慢吞吞说道。

    陆微忍不住扶额,这孩子面瘫的模样,颇有他爹当年的风范。

    像是感应到了她的腹诽,赵骞掀起车帘,笑问:「夫人可是在叫我?」

    陆微正要答话,忽地瞧见他马鞍上系着的灰袋子里探出一胖个脑袋,灰团?它怎么会在这里?

    赵骞甚是溺爱地摸摸那只始终灰扑扑桀骜不驯的一团,笑道:「你总说灰团不喜欢我,可是刚刚我去取水才发现它不知什么时候躲在车里,一见就往我怀里钻,我看它是舍不得我走,所以才黏着我跟过来了。」

    陆微半晌才道:「好吧,既然你觉得它是舍不得你,就当它是舍不得你吧。」

    话音未落,灰团已经扭着身子钻出来,蹬着赵骞的肚子一跳跳到赵穆膝盖上,蹭蹭脑袋,打着呼噜睡了起来,

    赵穆看了他爹一眼,咬字格外清晰的说:「它好像并不那么喜欢爹爹。」

    赵骞笑笑不说话。反正当年养猫也是为了练手养她,如今有了她,猫怎么想已经不重要了。

    他轻快地跳下马,钻进宽敞的车中与妻儿坐在一处,趁着孩子不注意,悄悄握住陆微的手,在她耳边轻声说:「只要你喜欢我就够了。」

    陆微红着脸轻轻嗯了一声,反手握紧了他。

    车外,林战无奈的牵过赵骞的马,向妻子红樱指指那辆处处装点着动物图案的马车,古井无波的脸皮结结实实抖了几下:靖平侯大人,你好歹是个武人,一天到晚逮着机会就往老婆身边蹭,这样好吗?好吗?

    没人回答他,唯有车里的欢声笑语,伴着清风和鸾铃声,一路飘向远方。

    【全书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