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83章 免费的晚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南宫家主的冷淡行为,让南宫夫人伤透了心,也让南宫夫人冷静了下来,南宫家主在凌晓晓身上所有图,所以这个时候不会杀凌晓晓,而她已经恨毒了凌晓晓,不过好在儿子比较争气,南宫夫人暂时压下心里的恨意,等着凌晓晓吐出所有的秘密后,将凌晓晓千刀万剐。

    南宫夫人虽然面上已经压下了这件事,但是暗地里却吩咐下人,不准凌晓晓进门,还让人将凌晓晓住的院子打砸了,将被褥淋湿,她要极尽所能的折磨凌晓晓,然而凌晓晓从比赛结束后,就没有回到南宫家。

    凌家老宅,凌晓晓正在打扫房间里面的灰尘,胡城将府中几个下人也赶了过来帮忙,原本荒废的宅子,很快就被整理了出来,勉强可以住人了。

    “晓晓,你真的要住这里?”胡城累得摊到在地上,他从小到大,就没干过粗活,今日还是第一次。

    “自然是要住在这里的,这里可是我家。”凌晓晓看着被打扫得一层不染的房间,“从今日起,我再也不用寄人篱下了。”

    “明日我给你买几个下人回来吧,这么大的院子,总要有人打扫的。”胡城赶紧说道,“走,咱们出去吃东西去,我请客,庆祝你拿了前十名。”

    “好。”

    凌晓晓在三大家族的比赛上,一鸣惊人,从一个原本人人厌弃的废物,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人人看凌晓晓的眼神,从不屑变成了怪异。

    “喂,凌晓晓,你的剑法是跟谁学的?”

    “无师自通。”凌晓晓笑得一脸憨直,怎么可能告诉这些人,保命的底牌越多,对她就越有利!

    本来是骗别人的话,胡城偏偏还信了,拉着凌晓晓去了云城最大的酒楼,仙鹤来,仙鹤来是庄家的产业,云城三大世家,庄家经营酒楼客栈,北堂家经营药铺,南宫家经营铁铺兵器。

    两人到来,恰好遇到庄飞扬他们聚在一块庆贺,见凌晓晓跟胡城进来,庄飞扬眸子一转,便让店小二将人请到了他们的雅间之中。

    一推开门,凌晓晓看清楚房间有人,转身就走,庄飞扬赶紧起身拦住凌晓晓:“这是怎了,怎的见了我们就跑,三日后,我们还要一起亲密相处半个月时间呢。”

    胡城见庄飞扬吊儿郎当的样子,赶紧挡在凌晓晓的面前:“你干什么?”

    “我说胡城,你紧张什么,以前怎么不见你这般紧张她,如今见她一鸣惊人,想着巴结了?”

    “你胡说!”胡城气得脸都红了,凌晓晓伸手拍拍胡城的肩膀,“我们走,不用理会她。”

    “凌晓晓,你也太无情了吧,若不是我的话,你可是没法参见此次比赛的,你就这么感谢我,更何况,我也只是请你一起吃个饭而已,北堂也在呢,不看我的面子,你也看看北堂的面子啊。”庄飞扬知道凌晓晓不待见他,赶紧拿北堂傲做幌子,“北堂,你到是说说话啊。”

    北堂傲坐在阴影里,并未开口,一双眸子看着凌晓晓,南宫家等待凌晓晓的可不是好事,凌晓晓这个时候还在外面晃,可见尚未回南宫家。

    “今日你还回南宫家吗?”

    “我从今日开始,不用再过寄人篱下的生活了,住在凌家老宅,随时欢迎你来玩。”凌晓晓听到北堂傲开口,当即回答道。

    “南宫家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凌晓晓走进屋里,干脆的在北堂傲身边坐下,凑到北堂傲耳边小声道:“在没有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之前,我还是安全的。”

    北堂傲眸光一动,瞬间明白了,南宫家收留凌晓晓,目的不纯,为的应该是凌家的xiū liàngōng fǎ,只是凌晓晓当年也不过四岁,怎么可能知道凌家的xiū liàngōng fǎ。

    “若是你拿不出来……”

    “经过今日,你觉得南宫家主会认为我拿不出来吗?”凌晓晓对着胡城招招手,胡城躲过庄飞扬,跑到凌晓晓的身边坐下。

    “晓晓,我们有银子,可以自己吃。”

    “有免费的晚餐,为何不吃?不知道我翻修凌家,需要很多钱吗?”凌晓晓白了一眼胡城,“能不乱花,就别乱花。”

    “缺钱,那我那一半也给你好了。”胡城大方的说道,五十万金币就这么随随便便就送出去了。

    凌晓晓戳了戳胡城的脑袋:“你说我要是个大美人儿,你一掷万金还说得过去,可我就这样……”

    凌晓晓指着自己的脸:“若是以后,来个漂亮美人儿,岂不是得将你的身家骗光光?”

    胡城笑得脸上的肥肉一直抖:“若真有美人儿来骗我的身家,我也是乐意给的。”

    “无药可救了你。”凌晓晓摇摇头,目光这才看向桌上其他人,一桌五个人,加上他们两个就是七个人,都是此次庄家跟北堂家进入前十名的人。

    “凌xiao jie,又见面了。”北堂启有些咬牙切齿的打招呼。

    凌晓晓呵呵一笑,神色自若,对于自己坑了北堂启的事情,完全忘在了脑后:“我以为,你们应该人很多的。”

    “北堂轩那小子跟我们合不来,没有来,北堂鸣要晋升了,在闭关xiū liàn,飞翎备受打击,不想出门。”庄飞扬笑得很是温和,说到庄飞翎的时候,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庄飞羽坐在庄飞扬的左手边,正对着北堂傲,而庄飞扬身边是北堂启,北堂启过去后,还有一人,赫然是北堂旭,北堂旭笑得牙不见眼,是不是从桌子上偷一块肉去喂藏在桌子底下的灵狼。

    “凌xiao jie,听闻你跟南宫烈是未婚夫妻,不知你有何打算?”庄飞羽突兀的开口问道,一问完,她就后悔了,这话显得太唐突了,甚至有些戳人伤疤的嫌疑。

    凌晓晓眸光微动,打算,她的打算多着呢,只要她一日不交出手中的东西,南宫家就不会解除婚约,而想要解除婚约,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南宫烈死了!只是她不明白庄飞羽在这个时候,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当她看到庄飞羽不安的看了一眼北堂傲时,瞬间就明白了,这位大美人是担心她抢了她的北堂傲,不由得好笑,却也没有戳破,接下来他们还要相处很长时间,没有必要闹僵!

    “南宫家是不会认这门婚事的,庄xiao jie就放心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