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呜……妈妈、妈妈……」孩子如同听懂了父亲的话,不断地叫着蓝微微,看到依然没有起色的她,展天雷迫切的握紧了双手,一身的肌肉,全都紧绷起来,一股无形的杀气,从他的心底疯狂的涌现上来,环绕着他的全身,久久无法散去!

    笑月的车子很快便到,将蓝微微抬上了车子,展天雷让笑月先带孩子回家,可是向来听话的黎蛋蛋这个时候却又哭又闹,将展天雷抱得死死的,见时间耽误不得,展天雷就抱着孩子一起上了车,加长型的私家车,载着一夥人如同飞箭一般向市内的医院驶去……

    「该死的,为什麽开得这麽慢?」从来都没有如此愤怒过的展天雷,见车子半路停下来,危险的大声咆哮,车厢里,充满了紧张的气息,他一手抱着儿子,一手牢牢握着蓝微微的手,紧紧传达着他的力量,她说过要做个勇敢坚强的女人,才一颗子弹而已,不要这麽懦弱、不要这麽快倒下!

    他们的孩子还小,都不足周岁,才刚刚断奶,你不可以死……

    看,蛋蛋好可爱,他一直在叫你「妈妈」,难道你听不见吗?你不是一直最疼他的吗?为什麽他叫你,你都不理他?

    让她无力的手贴住自己的脸庞,展天雷低沉暗哑的在心中祈祷,好痛好痛,心都快裂开了,他宁可让那颗子弹射进他身体里,也不要这个柔弱的女人来替他承受,察觉到车速又慢了下来,展天雷暴躁的又一次吼道:「给我开快一点!」

    「堂主,前面塞车。」

    「给我撞过去!再不让的人,全都给我去死!」

    展天雷疯狂了,一双眼眸很是血红,他怀中的黎蛋蛋,也跟着他的父亲,一边哭,一边对着司机「哇哇……」乱叫,好似眼前妨碍他妈咪就诊的人,全都该死!

    车子上的兄弟,全都不敢违背堂主的命令,纷纷下车,拔出手中的枪枝,对着天空「砰砰」就是几枪,吓得人群顿时一片恐慌。

    「不想死的,全都给我们让开!」一群黑衣的男子,所有受恐吓的人、受惊的人群,顿时鸡飞狗跳,以为黑道又要开始血腥的屠杀,才几分钟,拥挤的街道,瞬间清冷无比!

    没有浪费太多时间,车子飞一般的冲往医院!

    「快,病人需要尽快动手术,将肩膀里的子弹取出来!」

    「病人是A型血,快去血库取!」

    X城最大的医院,在展天雷一夥人到来的瞬间变得沸腾起来,没有了一个医院所具备的安宁,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御雷堂的堂主是个什麽样的狠角色。

    他把枪抵在医生脑袋上威胁,如果治不好他送来的女子就要他们全医院陪葬时,所有的人都会恐慌起来,这个年轻的女子到底是什麽人?

    外科的主治医生一边快速准备手术用具,一边观察着伤势,幸亏伤在肩膀上,只要把残留在里面的子弹取出来就行,这个女子也命大,这颗子弹要是射在了心肺上,就算有九条命也无力回天了。

    蓝微微已经被推进了急诊室,展天雷一干人守在手术室外面等候,黎蛋蛋一双大眼睛也紧紧盯着手术室门口那亮起的灯,一眨也不眨。

    「爸爸……呜……」一路哭过来的黎蛋蛋,一张小脸都红了,小手指着手术室那红红的灯,问着父亲,展天雷亲亲他的脑袋,安抚他,「宝贝乖,妈咪不会有事。」

    看到蓝微微送进了手术室,展天雷也随之努力镇定下来,她的伤口在肩膀,不会有生命大碍,自己刚才居然那样失控,实在是不该,放心,她会没事的,她会没事的,可是一颗心,依然狂跳!

    医院走廊的尽头传来护士急迫的奔跑声,人还没到,就已经在那边大喊起来:「不好了,麻醉剂都用光了,昨日开刀的病人实在太多,一大早他们无法备齐止痛用的药物!」

    没有麻醉药?在场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动手术居然没有麻醉药?别开什麽玩笑,要从肉中取出那样一颗子弹,就算是他们男人,也会痛的咬舌自尽,况且是一个柔弱的女子!

    主治医生听到这个消息,差点都站不住脚,今天到底是什麽日子,医院的灾难日吗?病人现在急需取出子弹,不然那只手就要残废了,可是现在又没有了麻醉剂!主治医院惊恐不安地看着展天雷的脸色逐渐转阴,那透露的戾气,几乎让他呼吸都不能自由!

    「大哥,这……」笑月也不安了起来,换医院?现在正是上班的高峰期,道路拥挤的很,刚才他们为了开路,开枪示威的行径,现在已经引起警方的注意,这要是再来一次……一滴冷汗,从额头缓缓地流下。

    「不必,手术照做!」展天雷从椅子上站起来,他的话让所有人都暗暗变了脸色,要让一个弱女子承受那样的痛苦?

    展天雷将怀中的小黎交给笑月,像往常一样拍拍他的小脑袋,安抚着他,然後自己快步同医生一起迈入手术室!

    手术急切紧张的进行中,将衣服剪开,用酒精先给伤口杀毒,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只剩下最艰难的一关!

    只要一想到要在没有注射麻醉剂的身体上动刀子,所有的医生都冷汗直流,手也不停的颤抖着,世界上能有几个人能够承受的了这样的痛楚,就算是男人也一样会痛得死去活来,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弱女子?

    「展先生……」下刀之前,主治医生迟疑地询问了一下展天雷,展天雷没有抬头看他,反而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刚才一进手术室已经清醒过来的蓝微微身上,他握紧她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唇上轻轻吻着,低沉地说道:「微微,麻醉剂没有了,我们现在必须要把你体内的子弹取出来,如果到时痛的受不了,大声叫出来好吗?」

    苍白着小脸的蓝微微,无力的点点头,不知是否听明白了展天雷的话。

    得到展天雷的允许,主治医生这才敢动刀,当锋利的刀片,颤抖地移向了蓝微微血肉模糊的伤口……

    「啊、啊!」当刀片一割进蓝微微雪白的肌肤时,一直有气无力的蓝微微突然大声尖叫了起来,眼中的泪水也随之急剧的涌出,全身都开始颤栗!

    「微微!」展天雷急切的更加握紧她的手,可是手术台上的蓝微微彷佛失控了一般,颤抖不已,原本已经凝结的伤口,又一次流出大量的血来。

    「疼、疼……」蓝微微的神经一下子惊醒,拼命地喊叫着,医生的手术刀都不能再切割进去,鲜血淋淋的场景,谁看了都会心痛,主治医生大声一喝:「你们把她的身子稳住!」

    在旁边帮忙的护士,急忙涌上前,努力按住蓝微微颤抖的身体。

    「啊……」身体无法动弹的蓝微微,更加大声的尖叫,脸上的汗水,随着她凄惨的喊叫声,缓缓流下……

    「微微!」紧急之下,展天雷将自己的手一把放进了蓝微微的嘴巴里,疼痛的蓝微微,一口用力咬住了他的手,展天雷闷哼一声,命令道:「继续!」

    锋利的刀片,迅速的割开血肉,主治医生不敢含糊的将镊子伸进蓝微微的肉里面,翻找着残留在里面的那颗子弹!

    「唔……」泪不停地落下,蓝微微的脸色白的像死人一样,将自己身上的痛苦都转移到了堵住她嘴巴的那只手上,到处都在流血,到处都是血腥的气味,展天雷的手臂,也被尖锐的牙齿,咬的血红一片!

    展天雷一声不哼,另一只手抚摸上蓝微微苍白的脸庞,不停的在旁边鼓励她:「马上好了,再坚持一下,马上好了,再坚持一下……」

    一直重复的言语,展天雷已经分不清,他到底是说给蓝微微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还不如死去、还不如死去,这样的痛苦,还不如死去……蓝微微颤抖地伸出手,抚摸上展天雷的脸,从下颚到嘴唇,从嘴唇到鼻梁,再到眼睛和粗粗的眉,要把这张脸深深的记进脑海里,就算是死也不能忘了他,泪缓缓地流下,惨痛的无声哼叫从嘴巴里溢出来。

    「微微,勇敢点。」展天雷俯下身,亲吻住了她苍白的脸,每一寸肌肤都细细地吻过去,包含了他太多太多的爱恋和数也数不尽的柔情,她的痛他能体会,她的情,他也能体会,就算是死,两个人也会不离不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