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章三二五 一剑斩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轰鸣声中,出膛的子弹居然直接穿透书页,到了徐然面前!

    徐然胸前如被刀锋划过,皮开肉翻,露出一排金色胸骨。他中了一枪,空中书页就突然燃烧殆尽,徐然身上那种若隐若现的感觉就此消失。

    “你居然……打得中我!这是什么秘法?”徐然死盯着赵君度。

    一向从容的赵君度生平初次感觉为难,这要如何给他解释‘必中’?难道说反正我就是打得中?听起来倒像无赖吵架。

    他还在思索,眼前突然一黑,自天而坠。魂切此枪实在太过霸道,非大君不能擅动。赵君度还不是天王,一枪之后立刻脱力。

    徐然恨恨地看了下方世界一眼,架着古书,就要再跑。

    然而他忽然心中掠过警兆,下意识地跃起,双脚离开了古书。

    只见一道惊艳刀光无声无息地自他脚下掠过。若是不闪,怕是双脚难保。

    空中出现一个白衣少女,一脸无辜且茫然地看着徐然。

    “这,这又是什么?”徐然也是一怔。这少女实在与周围太不合拍,出现得也诡异。

    少女忽然一动。

    徐然微凛,以手护身,静待她出招。这方天地实是不合常理,明明只是荒僻之地,可是奇人异士层出不穷,居然把他都逼上了绝路。此刻他重宝尽墨,可不敢大意了。

    他谨慎待敌,哪知少女忽然扑到了那本古书上,小手抓住,用力一扯!

    古书居然就这么和徐然失去了联系,被少女拖走。

    少女将长刀咬在嘴里,再将古书顶在头上,双手托住,掉头就跑。

    徐然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当场一个踉跄。

    下方千夜也是愕然,叫道:“空照!那不是你的!别跑!”

    少女一甩头,将长刀抛下,然后再不理会千夜,顶着古书就跑了个无影无踪。

    长刀落地,插在千夜脚旁,刀柄微微颤抖。

    千夜苦笑,收了惊梦,抬头道:“仙使还是下来说话吧。”

    徐然面无表情,缓缓落地。

    “事到如今,仙使还有何话要说?”

    徐然自头上拔下一根头发,挥手成剑,道:“废话少说,想要杀我,拿点本事出来!”

    “让我来!”

    圣山上,蛛魔督军洛萨横握重斧,一跃而至。

    徐然一言不发,挥剑而上,剑光如丝如雨,将洛萨收在其中。这一次他以发作剑,终于显了真正本领,转眼间就将洛萨打得左支右绌,几无还手之力。

    蛛魔大督军连连咆哮,可是无论战甲还是引以为傲的强横身体,在徐然的发剑面前都如纸糊一般,一切即破。片刻功夫,他就是遍体鳞伤,好在蛛魔生命顽强,这些伤还不致于要了他的命。

    洛萨一声狂吼,不顾自身,战斧终于斩到了徐然胸口!这是交手以来,他第一次斩到徐在然,但一斧就命中要害。

    可是战斧斩开皮肉,露出金色胸骨,发出金铁交击之声,竟被弹了回来。

    洛萨一惊,发剑就已拦腰斩至!

    洛萨闪避不及,腰腹被开,几乎被斩成两段!数根蛛丝飞来,将洛萨包住拖走。原来蛛后见势不对,出手救援。

    徐然也不追击,以剑指地,冷笑道:“本使有载曜之力护心,不死不灭。就算你等将我肉身尽毁,也杀不了我。等到三十年后,仙天得不到消息,自会遣人来调查。到了那时,就是你等灭绝之时!而现在,想要毁我肉身,你等又准备付出多少死伤呢?”

    “载曜之力?”千夜走到徐然面前。

    “正是。载曜之力集曜日与此方天地伟力于一身,只要是此方天地生养之物,就无法破除。你们以为,本使孤身来此,会不准备后手?”徐然冷笑。

    千夜意识沉入身体深处,在天王之晶中,多了一方玉盒,竟是那吉光片羽。

    千夜看着徐然,缓缓抬手,以指为剑,刺向徐然心口。

    徐然不闪不避,发剑直插千夜胸腹。

    两人几乎同时击中对方,发剑自千夜前腹入,后背出。以千夜定力,也痛得轻哼一声,可见发剑上必有玄妙。而千夜指剑,却被徐然胸骨挡下。

    然而千夜指尖出现一方玉盒,开启后现出一颗水滴,正是武祖所遗。只是这颗水滴已变得透明,再无分毫颜色。

    千夜指上加力,喝一声:“去!”

    水滴激射而出,毫无阻碍地穿过徐然胸骨,将心脏击碎。

    徐然愕然,喃喃道:“本使还有大好前程,怎会……死在这里……”

    他仰天倒下,双眼犹睁。

    吉光片羽忽然化为无数蝴蝶,盘旋而起,在虚空中勾勒出一个熟悉身影。

    千夜全身一震,失声道:“义父!”

    那道身影转身,正是林熙棠。

    千夜向周围看看,发现一切都已静止,所有人都注视着死不瞑目的徐然,丝毫没有发现这边的异样。

    林熙棠看看徐然,道:“当初我知道武祖布下后手,就明白他亦是对载曜之始心有疑虑。只不过我人族大运已发,这事却是无论如何都先要完成,再看结果。否则的话运势一过,人族多半过不了大劫。不过武祖当日布置亦不完善,所以我再布一子,消了他最后一击中的烙印。今日看来,这一子倒是落对了,否则还真奈何不得仙使。”

    千夜想要说话,不过林熙棠似已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伸手止住,道:“你很好,非常好。我虽然为你铺了路,但这条路也是极难,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走得下去。但你不仅走完,甚至比我当初想的还要好。你能有今日,人族能有今日,永夜能有今日,皆是靠你自己。旁人只能指引,却不能帮你多走一步。只可惜当年人族大运已到尽头,再无一分多余时间。若能再多十年,我也可从容布置,不必非要推动浮陆之战,促使大势运转。而你,也不必受那么多苦,承受那么多磨难。”

    千夜道:“我不怕苦,只是……那接下来该怎么做?”

    林熙棠微笑道:“你已经长大了,早就找到了该走的路。墉陆那边的布局,连我当初也不敢想。所以接下来,按你自己所想去做即可。”

    千夜还想说话,林熙棠身影却开始变得模糊,光蝶开始片片飞散。

    “义父!”

    林熙棠驻足,回身,道:“还有何事?”

    “您……真的陨落?”

    “当然。”

    “可这方世界,哪还有能杀您之人?”

    林熙棠笑了笑,缓道:“这世间是无人能杀我,但万千黎民苍生福祉,却能杀我。”

    说罢,他回身远去,渐行渐远,与此方天地融为一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