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身上的里衣一会就如剥笋般离了身,宋祁估计要是真往她脖子上亲了,她真会生气,毕竟在妹妹面前被看见这种事也不好,便只吻了唇,接着就往双峰那亲去,酥得她不住微颤。

    成亲数月,床笫间的事也熟悉了许多,早没当初的羞涩,身上的敏感处也知晓得清楚,手掌直抚酥胸,另一手往下伸去,安然立刻闷哼一声,只想求得更多爱抚。

    窗外已有朝阳照射入内,看得更是清楚。

    安然环手抱了他的脖子,低声道:「进来吧。」

    再折腾一下,就该到时辰去府衙了,没时间再浪费,宋祁任自己沉进已然湿润的幽谷,欢送几回,双双都得到无与伦比的欢乐。

    不知往送多少回,顿登云端,安然微拱身子,身体绷得越发紧,宋祁了然,动作又快了些,终於齐齐将那最後的一点美妙推上顶峰。

    歇了片刻,安然要起身打水给他洗身,刚起来又被他拉回被窝里,用床头的帕子擦了擦便抱着她不放。

    她抿了抿唇,看他:「你今日还要跑好几处地方看水利良田,别累着了。」

    宋祁并不放手,轻声道:「那多睡一会。」

    安然动了动身子,觉得有些脏腻:「我先去打水擦净,给你做早食,你再睡会吧。」

    宋祁仍未松手,安然无奈发现原来这平日像个学究的人,也有孩子脾气的,只好说道:「那就再睡会吧。」

    「嗯。」

    这一睡,安然再醒来时是被飘入屋里的饭菜香熏醒的,她忙起身,穿衣去厨房。

    宋祁刚好做了饭菜出来,笑道:「快去洗漱。」

    安然笑笑:「等素素她们来了,你可千万别如此,否则回去告诉娘亲,她得让我抄一百遍的《女四书》。」

    宋祁笑了笑,让她快些去洗漱,吃过後便应卯去了。安然收拾好房间,洗了脏衣服去晾晒,隐约瞧见花坛里有绿芽儿,顿了顿,放了木盆蹲身去看,果真见到了萌芽,这地方可是种葫芦的。

    嫩绿的芽儿在阳光底下十分碧绿剔透,安然想摸摸又不敢妄动,生怕将它折断了。想想等宋祁回来,天色晚了也看不清,不如明早早早拉他来一起看看吧。

    到了午时,安素和安平果然到了,李顺将她们送到这,也不好留宿,吃过饭後就赶车回去,过几日再来接。

    安然还要送饭菜去给宋祁,正好乘李顺的车去,安素和安平也跟着,宋祁见了她们也是高兴,让安然好好带她们去玩。回去时,李顺驾车走了,安然则领着两人去街市游玩买东西。

    因快端午,街市也热闹些。安平如今也不算是小姑娘了,十三岁的年纪已经有些何采的模样,长得温婉,可性格却全然不似她,大剌剌的,对那些泥人什麽的也没兴趣,倒是看起精巧的刀剑来。

    一会三姊妹又去了别的摊子看首饰,正看得欢喜,背後有人唤了一声道——

    「可是安然?」

    安然回头看去,欠身笑道:「覃太太。」见她家两位公子也在,也问了好。

    覃太太看看她左右,笑道:「李家两位姑娘也来了。」

    安素笑笑向她欠身,安平则说道:「正逢端午,母亲让我们过来玩。」

    覃太太笑笑,让她们好好玩,又嘱咐她们得空过来吃饭,因还有事,便没有多聚。

    等走远了些,覃家小儿子说道:「那五姑娘真是个寡言的人,只是一直笑着,好没礼貌。」

    覃太太轻责:「娘教过你几遍了,看人莫看外,知人应知里。五姑娘小时得过一场大病,再说不出话来的。」

    他一听,忙认了错,心里倒可惜了她长得那般好看。

    安素不知又遭了非议,挑了盒脂粉涂在手背上,颜色淡而好看,笑着拉了拉安然的手,递到她鼻下。

    安然嗅了嗅,笑道:「这个味道好闻,喜欢的话姊姊买给你。」

    安平说道:「出门的时候,娘给了我们钱的,说不要给四姊姊添麻烦。」

    安然笑道:「哪里有麻烦这个说法,你也挑个吧。」

    安平也不跟她客气,挑了荷包,安素便要了那胭脂。回了宅子,安素去烧水,安平去收衣裳,安然到底是嫡出,感情再好也不能去伺候她们,她们倒无妨,但若让外人知道,指不定会说沈氏没嫡母威仪,安然没嫡庶尊卑,两个庶出的妹妹也要被人说闲话。

    住了几日,回去那天,宋祁领她们去街上有名的酒楼吃了饭,待来接人的李顺也客气。回到家里,李顺夸了一番宋祁,当真是个好姑爷,安素和安平也说四姊夫待四姊很好,沈氏听了也高兴。

    府衙的事已经忙得差不多了,顶多再七八日便能全部交给新来的通判打理。今日回到家里,才刚日落,斜阳余晖还映照着大地,踏着晚霞归家,进了院子,便见衣裳後面映了个人影。

    他轻步走去,撩开衣裳:「安然。」

    安然见了他,略微意外:「今日这麽早?」

    宋祁点点头:「这几日都会早些,已经快没什麽好忙的了,赵通判若有什麽不知道的,我再去帮忙就好。」

    安然笑道:「终於可以好好歇歇了,我现在去做饭,你先进去坐会。」

    宋祁说道:「今日我们出去吃吧,就快回京了,倒一直不得空带你去嚐嚐这里好吃的。」

    安然想了想,笑道:「宋哥哥是记得安然喜欢吃吧。」

    宋祁见她没有尴尬,笑笑:「你素来喜欢吃,我还记得年少时去你家里找尚清,吃过你做的东西,的确精巧好吃。」

    他说的便是安然做的黄金鸡球,反倒是安然不记得那麽远的事了。

    後来,将晒好的衣裳收了进去,安然和他一块到外头寻了好吃的,吃得饱腹,心满意足。

    晚上回到家,梳洗睡下,宋祁抱了她说道:「今日覃太太来了府衙。」

    安然枕在他臂上,挪了个舒服的位置:「覃太太去做什麽?」

    「寻覃大人说些事,临走时又跟我说後日来拜访你。」宋祁顿了片刻又道:「说是为了覃三公子的事。」

    安然竖了竖耳朵,抓到重点:「覃三公子?好好的跟我们说什麽覃公子……」想到最後一次见到覃三公子的情形,她撑起身子,「该不会是看上我哪个妹妹了吧?」

    宋祁也觉得有可能,否则怎麽会突然说起来拜访,还是为了覃家小公子:「大概是吧。」

    安然微微皱眉:「希望不是看上了素素……你知道母亲很看重覃家,在我们李家最落魄时,唯有覃家不嫌弃我们。如果覃太太真的求娶,即便知道素素有喜欢的人,娘也一定会应允的。」

    四叔的事她听安平说了,欣慰这关系融洽了,虽然解决得有些微妙,但至少安素和骆言的阻碍也小了些。她是不喜四叔对李家做过的事,但还是觉得骆言为人不错,只要不会薄待她妹妹就好。

    宋祁安慰道:「还不知覃太太到底是为了何事来,先别急。」

    安然应了声,伏在他胸膛上。宋祁已经有十多日没早回过,她忍不住叽叽喳喳和他说了很久的话,直到渐有困意,才缩回他怀里睡觉。

    宋祁要去熄灯,又想起一事,附耳道:「安然,下回……你在上面吧。」

    安然睁眼瞧他,看得他微微挪了视线,她抿了抿唇:「宋哥哥,你从哪学来的……是不是看了什麽小图册……」

    宋祁笑笑,亲了她一口:「去买书时,无意瞧见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