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尾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尾声】

    成芹觉得自己好像作了一场很长的恶梦,梦里,不管她逃到哪里都是一片黑暗,周遭没有一丝光线,也没有一丝声音,只剩下她粗重的呼吸。

    她惊恐万状,只觉得自己再不逃走,一定会被这片黑暗吞噬、淹没。

    她大叫着成凰,要他来救她,可是喉咙却发不出声音。

    就在她以为自己不能逃离这令人恐惧的绝望境地,躲在黑暗中低泣时,依稀听见褚忌凰细微的声音。

    宛若黎明的曙光,她一颗心活了起来,不管身子传来阵阵的痛楚,她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直到他那低沉缠绵、充满感情的嗓音清晰的传入她耳中。

    「成、成凰……」成芹费了不少力气才睁开眼睛,全身疲困不堪。

    「芹儿,你终于醒了!」褚忌凰赶忙低下身子靠近她的脸,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

    成芹仍有些恍恍惚惚,气若游丝。

    她一吞口水,发觉喉头好像火烧一般。「水……水……我好渴……」

    褚忌凰忙不迭的倒了杯水来,坐在床头半抱起她虚弱乏力的身子,一口一口慢慢的喂她喝下。

    喝过水之后,成芹虽然仍然软绵绵的,面无血色,可是看得出已经脱离险境,褚忌凰难以形容此时心中的雀跃。

    成芹休息了半响,意识逐渐清楚,突然忆起受伤前的事,她着急的问,「弦、弦烈他……」

    「弦烈在沐风及清云众人联手下,顺利的擒住了。」

    「是、是吗?太好了。」成芹松了一口气。

    「芹儿,你为什么那么傻,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褚忌凰想起她性命垂危的原因,低声斥责。

    成芹一愣,好半晌才听出他声音中的不谅解,讪讪的问,「你、你是不是在怪我?」

    「我当然怪你,怪你思虑不周、擅作主张,怪你把我吓得魂飞魄散,怪你差点就没命……」褚忌凰顿一顿,露出苦涩的笑容,「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来我是多么的害怕,害怕你丢下我离去?」

    成芹说不出话来,费力的仰起头,迎上他闪闪发光的亮眸,里面丰沛的感情一览无遗。

    抵挡不住勾人心魄的凝望,成芹有些昏眩,有些喘不过气,可是仍情不自禁的贪恋着他的目光,好希望永远永远沉陷其中。

    「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这样冲动。」褚忌凰柔声说道,指尖温柔的摩挲她的青丝,把她拥入怀中。

    成芹的小脸埋入他的肩窝,久久才艰涩的挤出细微的声音,「我、我不是没有顾及后果,可是我不想看你到头来白费心血,我不想要你因为我而放走弦烈这个坏蛋,我希望你能完成报仇的心愿。」

    「芹儿……」

    「我知道你这些年来,一心一意只想报仇……」

    「芹儿,你错了,大错特错,这不是我心中所愿。」

    「什、什么?」成芹一愣。

    褚忌凰知道她为了他可以不顾性命,不禁眸光放柔,心里张满无限柔情,「比起你,报仇并不是那么紧要。」

    成芹不解的眨着眼,「可是……」

    「我说的是真的。」褚忌凰抬起她清丽的小脸,在她耳畔喃喃低语,「仇不可不报,但是不急于一时,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我都可以等,但是,我不要你丢掉性命,因为我要和你厮守一生,不准你有任何不测。」

    「咳咳……」成芹心情激烈震荡,一口气快提不上来,忍不住咳嗽。

    「芹儿,你才刚苏醒,身子还很虚弱,要不要躺下来休息?」褚忌凰轻拍她的背,神情慌张不已的问。

    成芹是觉得全身疲备,胸口还隐隐发疼,可是此刻她完全不在意这些。

    「不要,我要躺在你怀里。」她撒娇道,硬是要黏着他,「人家还有好多话要对你说。」

    褚忌凰瞧她泠汗涔涔,不放心她的身体,「不急,等你痊愈了,你想说什么都随你……」

    成芹匆匆的抬起头打断他的话,「不要,人家问你……你说是真的吗?」

    褚忌凰对她展露灿烂的笑容。

    「我不想死,我也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成芹再也压抑不住满腔的感情,眼角泪水盈盈,「那天在昏过去之前,我心里好后悔,我如果死了怎么办?我不要和你永远分开。」

    「我的芹儿,你真傻……」褚忌凰替她拭去豆大的泪珠,满心怜惜。

    「我要你答应我,以后不准离开我。」成芹望着他俊逸的眉眼,认真的要求。

    「好。」褚忌凰微笑点头。

    「我要你答应我,和我一起回青山县去。」

    「好。」

    「那、那我还要你答应我,退出江湖……好不好?」她提起勇气,期期艾艾的问,怕自己太过强人所难,「我、我这样要求是有原因的,你大仇都已经报了,根本不必要再继续行走江湖。」她好怕他对江湖还留恋不舍。

    「好。」褚忌凰爽快的答应,脸上毫无为难之色,「就算你不要求,我也会退出江湖。」

    「是、是真的吗?」成芹张大了嘴,难以置信的盯着他。「那天瞧你和弦烈交手,我在一旁担心得胃都快打结,好害怕你会受伤……」

    「不会了,不会再有这样惊险的状况了。」褚忌凰暗暗发誓,这辈子不会再让她陷入险境。「原本我

    就有打算把啸风楼交给清云,然后退出江湖,做个单纯的生意人。

    啸风楼虽然是他对付弦烈的后盾,也是他辛苦创立的,但倪清云才能卓越,武功又佳,相信在他的领导下,啸风楼仍能在江湖中占有一席地。

    成芹忘记了身上的伤痛,欢喜得不得了,眼底盈满喜色,连说话都有些喘,「我、我好高兴,我们还能在一起,成凰,我向你保证,以后我会上进,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幼稚,整天让你烦心……」

    褚忌凰伸手点住她半启的娇唇,阻止她说下去,「乖芹儿,我只要你做你自己,不必为了讨我欢心而改变,我要你像以前一样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过日子。」

    此刻,他终于了解成老爷当年的用心,成芹并不是他的羁绊,也不是报答恩情的对象,她是避免他被仇恨蒙蔽了心灵而铸下大错的一盏明灯。

    没有她,他可能会成了一个嗜血的杀手,可能在复了仇之后,因为人生已无目标而成为一具行尸走肉,孑然一身,只能浪迹天涯。

    成芹感动得说不出话来,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人。

    「芹儿,只要你开口,我什么都答应你。」褚忌凰露出令人怦然心动的笑容,「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成芹呼吸一凝,心跳漏了好几拍。

    褚忌凰缓缓的接近她微微泛着粉红色泽的脸颊,喷出的炽热气息令她全身轻颤。

    「我要你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为我生儿育女。」

    成芹呆住,随即欣喜若狂,脸上满是粲然的笑意。

    「芹儿,你不愿意吗?」

    「不,我、我当然愿意。」成芹心口涨满浓浓的爱意,急切的吐露心中的情衷,「我要永远永远在你

    身边,和你做夫妻。」

    「芹儿,当年你还小,成亲时,我对你说不出任何承诺,所以,今天我要对你说……」褚忌凰把她的手拉至他胸前,捧起她娇羞的脸,轻吮她的嫩唇。

    成芹的手压在他起伏不休的胸膛上,脸红红的问,「你要对人家说什么?」

    「我会好好呵护、珍惜你一辈子,此生绝不和你分开。」褚忌凰紧紧的抱住她。

    成芹用力的回抱着他,嘴角露出美丽的梨窝,忽然忆起让她能够有拥这个良人的爹。

    爹,你听到了吗?成凰答应会呵护我一辈子耶!爹在九泉之下,不用再心烦女儿老向你哭诉自己不幸福了。

    我不仅要做让爹骄傲的女儿,还要成为成凰的好妻子,为他生下好多、好多孩子,让这个家充满欢乐的笑声。

    爹,我们会珍惜你所留下的一切,你一定要保佑我和成凰幸福的过日子!

    【全书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