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9章 激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老长史才坐好,听了郁谨这话登时升起不详的预感。椅面上好像放了针,扎得他难受。

    郁谨不急着说,贴心给长史留了缓缓的时间。

    长史一把年纪了,吓坏了怪不好意思的。

    老长史更惊了:不着调的王爷都知道体贴他了,接下来要说的话得多吓人啊?

    “不知王爷要说的……是何事?”

    郁谨斟了一杯茶递给老长史,轻笑道:“长史莫紧张,我要说的与今日的事也有些关联。”

    老长史一听,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放了下去。

    今日可是天大的好事,王爷要说的既然与今日之事有关,想必不会太糟。

    这一刻,老长史有些赧然:是他过于小心,误会王爷了。王爷以后是皇后之子,他不能总拿老眼光看人。

    郁谨握着茶杯,语气淡然:“没想到我成了皇后之子。本王左思右想,不能枉担了这个虚名——”

    老长史一阵激动:“王爷的意思是——”

    成为皇后之子不能再胡来了吧,总要顾及皇后的脸面。

    他可算守得云开见月明,王爷这是要改邪归正了!

    老长史正激动着,就听郁谨悠悠道:“我觉得皇后之子当太子才合适——”

    老长史手中茶水直接泼了出去,撒了一身。

    “王爷,您在开玩笑吧?”

    郁谨微微皱眉:“开玩笑是最无聊的事,本王从不开玩笑。”

    他有那么多事要做,哪有时间与一个糟老头子开玩笑。

    对长史挑明野心,是郁谨早思量过的。

    王府长史负责打理王府庶务,如果与他力气不往一处使,就太不省心了。

    郁谨并不怕长史有二心。

    长史这样的属官与其他官员不同,一旦打上某个王府的烙印,再投靠别人不可能得到重用。

    此外,长史一家老小就住在王府范围内,可以说家人安危已经被郁谨拿捏住。

    二人是真正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信看废太子的那些东宫属官,杀头的杀头,抄家的抄家,丢官罢职算是好下场了。

    先前郁谨不提,是怕直接把老长史吓死,而今成为皇后之子,正是挑明的契机。

    谁知郁谨还是高估了长史的承受力。

    老长史跌坐回椅子上,双目无神,眼睛发直,喃喃道:“完了,要不得善终了……”

    一声冷哼响起。

    郁谨脸色如冰,不悦道:“长史这是不看好本王?”

    老长史打了个激灵回神,老泪纵横哭道:“王爷不要胡来啊!”

    好好的当王爷不好吗,为什么要去干掉脑袋的事呢?

    郁谨用手指叩了叩桌几,不耐烦道:“本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别人是皇子,我也是皇子,我名义上的母亲还是皇后。长史你说说,我为何就要把储君之位拱手让人?”

    老长史呆了呆

    忽然觉得王爷说的有点道理。

    “可争夺储君之位风险太大——”

    郁谨嗤笑一声:“吃饭还有噎死的风险呢。前太子当了那么多年太子,也没人想到是这样的下场。世事难料,长史觉得我不争就一定能安稳当一个闲散王爷?”

    老长史沉默了。

    “想一想齐王府的马长史,鲁王府的寇长史,蜀王府的窦长史,湘王府的牛长史,甚至秦王府的刘长史。同是当长史的,人家鼓着劲干,长史就给我扯后腿?”

    老长史生出几分惭愧来,惭愧的同时又忍不住想:这么多长史,王爷居然都记着?

    郁谨深深看长史一眼,微笑道:“本王听说窦长史年轻的时候还给尊夫人送过字画?”

    老长史一听,脸登时紫了。

    他家老太婆与窦长史曾是青梅竹马,后来与他成亲,姓窦的贼心不死,居然送酸诗。

    清泠泠的声音又响起:“倘若蜀王当了太子,将来更进一步,也不知窦长史会怎样飞黄腾达呢——”

    老长史拍案而起:“干了!”

    “嗯?”郁谨眼睛微眯,遮去涌上的笑意。

    没想到长史还有点血气啊,他以为还要再忽悠几句。

    老长史颇有些被看低的忿忿。

    谁还没年轻过?窦长史缺的一颗后牙就是被他打掉的。

    不过刚刚确实逾越了。

    老长史拱手:“臣愿供王爷驱遣,虽死无憾!”

    反正要是姓窦的得意了,他也得呕死,还不如撩起袖子跟王爷干了。

    万一就成功了呢?

    郁谨端茶,温声道:“以后辛苦长史了。”

    燕王被记在皇后名下之事如一阵风传开了。

    姜二老爷从同僚那里听来消息后,深一脚浅一脚回到了东平伯府。

    “怎么了?”冯老夫人见姜二老爷神色急切,急忙问道。

    “大哥不在府中么?”

    冯老夫人冷哼一声:“你大哥你还不知道么,天天往外头跑,没个正事。”

    提起长子,冯老夫人就一肚子气,然而想想凭空掉下来的爵位沿袭,想想活着回来的姜湛,重点想想当王妃的姜似,太重的话就不好说了。

    “母亲让人把大哥叫回来吧。”姜二老爷想想姜安诚,满腹嫉恨。

    难道是傻人有傻福,好事怎么都让大哥碰上了呢?

    “难道你大哥又有事了?”

    “不是大哥有事,是王爷。”

    冯老夫人握着茶盏的手紧了紧:“王爷?”

    姜二老爷重重点头:“王爷被记在皇后名下了。”

    冯老夫人手一晃,茶水溅了出来,声音都变了调:“记,记在了皇后名下?那燕王岂不是——”

    后面的话冯老夫人没敢说出来,姜二老爷也不敢说,可母子二人却想到了一处去:成为半个嫡皇子的燕王岂不是有了当太子的机会?

    燕王如果当上太子,继而坐上那个位子,姜家可就成了后族……

    冯老夫人激动得手都抖了,嘶声道:“快把伯爷找回来!”

    姜安诚回来时一头雾水:“有什么大事么?”

    听姜二老爷说完,姜安诚不以为然:“原来就是这个,也值当把我喊回来。”

    “大哥,这可是大喜事,咱们是不是该去王府给王爷道贺?”

    姜安诚皱眉:“当娘的换了人,需要庆贺?”

    姜二老爷哑口无言。

    “行了,伯府该如何就如何,二弟别想些有的没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