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91章 夜半敲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月明星稀,处处都是摇动的暗枝花影。

    许是白日里两位公主才出了事,而十四公主的尸身尚未装殓,安静下来的皇宫仿佛一头沉睡的凶兽,莫名有些骇人。

    春华宫里,依然灯火通明。

    宁妃坐在床榻上,想着白日的事就憋屈恼火。

    这可真是无妄之灾!

    “娘娘,该睡了。”宫婢上前劝道。

    宁妃眉一竖:“睡什么睡,气都气够了,本宫哪能睡得着。”

    睡着了一睁眼到了明日,又要像个犯人一样被审问,简直是奇耻大辱。

    宁妃越想越恼,一拍床柱:“去端一盘烧鸡来!”

    宫婢眼睛都瞪圆了:“娘娘——”

    这么晚了吃烧鸡?

    宁妃瞪了宫婢一眼,怒道:“怎么,本宫吃只烧鸡都不行了?”

    睡不着吃点东西怎么了,亏她平日担心发胖不敢吃,现在想想,在这宫里多活一天都是赚的,等过了这个坎儿,她想吃什么吃什么,再也不矫情了。

    宫婢挨了骂,再不敢多嘴,忙去小厨房端烧鸡。

    景明帝歇在了坤宁宫,此刻正等着消息。

    一名劲装内侍匆匆走来,神色有些古怪。

    “怎么样,宁妃睡了么?”景明帝问。

    宁妃与贤妃之间先试探哪一位,他思来想去选了宁妃。

    宁妃身体好,还是让宁妃先来吧。

    倘若让贤妃先来,以贤妃的身体情况要是吓出个好歹又是无辜的,心里到底过意不去。

    内侍低着头道:“回禀皇上,宁妃娘娘尚未入睡。”

    景明帝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喃喃道:“都什么时候了,还不睡!”

    嘀咕了一句,他再问内侍:“那宁妃在干什么?”

    内侍忍住抽动嘴角的冲动,垂眸回道:“宁妃娘娘在吃烧鸡。”

    那一瞬间,景明帝有些茫然,不由去看皇后。

    皇后一脸无动于衷。

    看皇上大惊小怪的,宁妃吃个烧鸡怎么了?

    在后宫呆久了,这么多寂寞无聊的女子,往往会发展出惊人的癖好。

    宁妃吃烧鸡简直不值一提。

    皇后的淡定令景明帝越发茫然:一直以来,他是不是对他的后宫嫔妃们有什么误解?

    “那贤妃呢?”景明帝收拾好心情,咬牙问。

    “贤妃娘娘寝宫的灯已经熄了。”

    景明帝长舒一口气。

    总算还有一个正常的。

    沉吟片刻,景明帝吩咐道:“那就先去贤妃那里吧。”

    宁妃那里不是不可以去,可一想宁妃正吃着烧鸡,十四突然出现,效果似乎会大打折扣。

    宁妃是将门虎女,惊慌之下万一拿烧鸡砸十四可怎么办?

    十四已经够可怜,不能再遭这样的罪了。

    相比之下,还是睡下的贤妃更合适。

    玉泉宫中,各处的灯都熄了,贤妃却并未入睡。

    一闭眼就是十四公主那张惨白的脸,还有突然睁开又合拢的双目,如何睡得着?

    如烙饼般在床榻上辗转反侧,隔着天青色的纱帐只能看到家具摆设的隐约轮廓,贤妃只觉心中发慌,后背发凉。

    白日所见,无疑给她心头笼上一层阴影。

    咚咚咚——隐约的敲门声传入贤妃耳中。

    贤妃猛然坐起来:“谁?”

    歇在脚下的宫婢爬起来,睡眼朦胧:“娘娘,您怎么起来了?”

    “你有没有听到敲门声?”

    “敲门声?奴婢没听到啊。”宫婢茫然望了门口一眼,见贤妃脸色发白,趿上鞋子,“奴婢去看看——”

    “不必了!”贤妃说完躺了下去。

    一定是听错了,她要是闹出点什么动静传到皇上耳中,就坐实了心虚。

    咚咚咚——

    这一次,敲门声陡然清晰起来。

    如果说先前隐约的敲门声像是从外边那道门传来,这一次的敲门声就到了屋门口,那挂着锦绣纱帘的门后。

    贤妃浑身紧绷躺在床上,冷汗已经把里衣湿透。

    宫婢一骨碌爬起来,神色有些慌:“娘娘,奴婢也听到了。”

    不应该啊,屋外还有值夜的宫人,如果真有人敲门,怎么会没反应?

    倘若敲门的是宫人,早就该出声禀明事由了。

    随意惊扰睡下的娘娘,定要受罚的。

    咚咚咚——敲门声更急,显出了敲门者的急迫。

    “娘娘,奴婢去看看?”

    贤妃抖着唇点点头。

    如果敲门声这么持续下去,她一定会崩溃的,还不如让宫婢去看个究竟。

    宫婢挽起床帐,掌了灯,向门口走去,口中安慰贤妃:“许是哪个宫里的野猫跑进来了。”

    她这么说,也是给自己打气。

    十四公主的事已经传遍后宫,而她们娘娘偏偏卷了进去……

    宫婢来到门口,深吸口气拉开了房门,可连惊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消失在黑暗里,只剩堂屋的风灌进来,吹得幔帐来回飘摇。

    贤妃孤零零坐在床榻上,望着门口浑身僵硬。

    片刻后,她如梦初醒,急促喊了一声宫婢的名字。

    没有人回应,可是古怪的脚步声却响起来。

    说古怪,是因为这脚步声一点不轻盈,好像在地上拖。

    贤妃不受控制看向门口。

    一张惨白的脸于黑暗中缓缓浮现,嘴唇紫青。

    那一瞬间,贤妃浑身的血液都被冻住,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白日僵硬着躺在床榻上的十四公主一点点向她靠近。

    不知过了多久,贤妃终于找回声音,惨叫道:“你别过来——”

    十四公主听了这话居然停了下来,重新睁开的眼睛直直盯着贤妃。

    一道幽怨的声音响起:“娘娘为何害我性命?”

    贤妃惊骇欲绝,不由道:“我没有,你不要找我!”

    “没有?”惨白着脸的十四公主嘴角仿佛挂着冷笑,猛然靠近一步。

    一阵风吹进来,案上烛光晃动了几下突然熄灭了,贤妃眼前陡然一片漆黑。

    于黑暗中,她仿佛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的寒气,以及死去之人特有的气味。

    “如果你没有指使邓公公害十三姐,我就不会为了救十三姐无辜枉死……你还我命来——”

    视线已经适应黑暗的贤妃看着那双冰冷僵硬的手伸向她,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彻底绷断,连滚带爬向门口逃去。

    “你不要过来,你救福清公主是自愿的,怪不得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