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百四十五章 炭笼火炉寒人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到了一处湖面,陈平安停下划船,放下竹蒿,从咫尺物当中取出一份干粮,以此果腹充饥。

    刘老成突然笑问陈平安喜不喜欢钓鱼,说书简湖有三绝,都是朱荧王朝权贵宴会上的珍馐美食,其中就有冬天打渔的一种鱼获,越是大雪酷寒,这种名为冬鲫的鱼类,越是美味。刘老成指了指湖底,说这一带就有,不等刘老成多说什么,陈平安就已经取出紫竹岛那杆一直没机会派上用场的鱼竿,拿出一小罐酒糟玉米。

    刘老成亦是如此,动作娴熟,不过饵料稍有不同,鱼竿是一竿青翠欲滴、灵气流溢的特殊绿竹。

    最后刘老成钓起三尾巴掌大小的冬鲫,陈平安收获两尾,差不多同时收竿,双方此后又是各显神通,砧板,火炉,陶罐,木柴,油盐酱醋糖等等,皆有。

    一人在船头一人在船尾,各自煮鱼。

    热气腾腾,两人盘腿而坐,一手持筷,一手持酒壶。

    两人相视一笑,开始一边吃一边闲聊。

    勾心斗角,杀机四伏,暂且都付谈笑中。

    笑谈之后,才刚刚收拾好火炉陶罐,陈平安就一拍养剑葫,飞剑十五飞掠而去,陈平安当着刘老成的面,说道:“先去青峡岛告知刘志茂,就说宫柳岛刘老成跟我在一起,要他开启护山阵法,我会独自登岸。”

    刘老成问道:“只是发号施令,不再编个借口?不然刘志茂岂不是要疑神疑鬼?”

    陈平安回答道:“说多了,他反而不敢开启阵法。”

    刘老成点点头,“单刀直入,要么吓唬住对手,要么就撕破脸皮,适合刘志茂这种人,就不能给他们任何回旋余地。”

    陈平安眼睛一亮。

    刘老成笑道:“怎么,我随口一说,你就有所得?”

    陈平安点头道:“我先前只是模模糊糊知道应该这么做,但是不如刘岛主说得这般透彻,嗯,就像刘岛主在我面前摆了一把尺子,我以往对于人事,是追求不走极端,可刘岛主却教我对付刘志茂这类人,恰恰相反,要将他们不断往两端挤去。”

    刘老成点点头,表示认可,只是同时说道:“与人言语七八分,不可抛全一片心。你我之间,还是敌人,什么时候可以掏心掏肺了?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陈平安撑着竹蒿,“两回事,若是一味想要你死我活,我就根本不用跑这趟宫柳岛。归根结底,还是希望双方皆大欢喜,刘岛主依旧得到那份大利益,我就是讨个安心,不会跟刘岛主抢着捞钱。”

    刘老成不置可否,慢慢喝酒。

    陈平安微笑道:“我与人学下棋的时候,确实没有悟性,学什么都慢,一个已经被前人看死了的定式,我都能琢磨好久,也不得精髓,所以喜欢瞎想,就想着有没有一块棋盘,大家都可以赢,不是只有胜负,还可以让双方只有少赢多赢之分。”

    刘老成摇摇头,“别与我说下棋之事,头疼,从来不喜。棋术高低,跟做事好坏,没个屁的关系。”

    陈平安正要说话,大概是还想要跟这位老修士掰扯掰扯,反正刘老成自己说过,人生得闲便是什么江山风月主人,这趟返回青峡岛之行,之所以坚持撑船缓缓归,本就是想要多了解刘老成的心性,虽然谋划成败在更大、更高处,可是

    刘老成抬起手,“住嘴。别得寸进尺,当什么学塾先生,你撑死了就是个打算盘还不错的账房先生。渡船就这么大,你这么个唠叨,我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想要清净,就只能一巴掌将你打落湖水。就你现在这副体魄,已经经不起更多折腾了。如今是靠一座本命窍穴在死撑,这座府邸要是一碎,你的长生桥估计得再断一次。对了,之前是怎么断的长生桥?我有些好奇。”

    陈平安笑道:“当年在家乡小巷,给一位山上女修打断的,不过她大半还是给刘志茂算计了,那场劫难,挺惊险的,刘志茂当时还在我心头动了手脚,如果不是运气好,我和女修估计到死都不明不白,一场稀里糊涂的厮杀,你们这些山上神仙,除了神通广大,还喜欢杀人不见血。”

    这是陈平安第一次与刘老成诉说自家事。

    也算是一点诚意。

    不然陈平安还真担心没到青峡岛,就已经惹恼了性情难测的老修士。

    刘老成似乎有所触动,“山上修士,很怕沾染红尘,在书简湖,我应该最有资格说这句话。所以兵家修士才会被其余练气士羡慕不已,无论怎么杀人,都可以不怕因果缠身。所以比法家、纵横家还有商家农家等,更喜欢待在山下修行。剑修在内四大山上难缠鬼,也舒服,束缚少。”

    陈平安笑道:“法家修士,师刀房道士,我都见过了,就剩下墨家赊刀人还没领教过。”

    刘老成嗤笑道:“劝你别招惹赊刀人,那是难缠鬼里的难缠鬼,简直就是给阎王看门的小鬼。”

    陈平安点头道:“我会留心的。”

    路途遥远,终有尽头。

    渡船经过几座素鳞岛在内的藩属岛屿,来到了青峡岛地界,果然山水阵法已经被刘志茂开启。

    在刘志茂看来,这当然会惹来刘老成的不悦,只是他与陈平安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一旦拒绝陈平安的要求,就得承受相对应的后果,只能是两权相害取其轻。而且刘志茂虽然死活想不出,为何刘老祖愿意陪着陈平安一起坐船返回青峡岛,但是刘志茂不断告诉自己,陈平安做事情,喜欢讲规矩,无论刘老成想要做什么,人是陈平安带来的,未必摆得平所有事情,可最少会跟青峡岛一起解决这个烂摊子,而不是置身事外,拍拍屁股走人。

    这就是一个所谓的“好人”,带来的无形影响,如那春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哪怕是刘志茂这样可谓恶贯满盈的坏人,都要认。

    刘老成信守承诺,御风悬停在渡口以外的湖面上。

    陈平安系好渡船绳子,去了趟山门屋子那边,片刻之后,那块玉牌就不再汲取书简湖天地灵气。

    陈平安去了趟朱弦府,但是返回的时候并没有带上红酥,独自返回渡口。

    刘老成皱了皱眉头。

    陈平安说道:“我不想亲眼看到红酥就死在我身边,只能毫无作为,这是我最怕的那个万一。”

    刘老成爽朗大笑,朝陈平安伸出大拇指,腾空而起,化作一抹虹光返回宫柳岛,发出一连串轰隆隆如冬雷震动的炸响。

    陈平安站在渡口良久,等到刘老成彻底远去,如释重负地抬起手,伸手擦拭额头汗水。

    刘志茂来到渡口,苦笑道:“陈先生,能否据实相告,这是闹哪一出?”

    陈平安说道:“来的路上,跟刘老成一直在闲聊,相互试探。我从中得出一个结论,刘老成似乎还从未跟大骊武将苏高山碰过头。”

    刘志茂立即脸色微变。

    两个都是聪明人,言者有心,听者会意。

    已经杀到石毫国京畿之地的大骊铁骑主将苏高山,是粒粟岛谭元仪都越不过的一座高山,当初三人在横波府结盟议事,都觉得刘老成已经搭上了苏高山这条线,所以根本不屑于与谭元仪一个绿波亭谍子头目商量大事,是宫柳岛直接通过苏高山,得到了大骊庙堂中枢的某种答复,所以才如此跋扈行事,完全不理会刘志茂和谭元仪开出的条件,若是如此,刘老成如今的位置,大致与苏高山平起平坐。

    现在看来,三人都猜错了,还是小看了这位上五境修士,刘老成连大将军苏高山都未放在眼中,宫柳岛必然拥有一条更高、更隐蔽的线,说不定可以直接与大骊宋氏、甚至是大骊国师对话。

    刘志茂脸色苦涩意味更浓,“陈先生该不会审时度势,抛弃青峡岛投向宫柳岛吧?”

    陈平安摇头道:“如果真这么做,我就不跟你说这个了。何况刘岛主慧眼独具,肯定看得出来,我跟刘老成,看似关系融洽,实则根本没书简湖修士想象中那么好,哪里是什么一见如故,相见恨晚。说出来不怕你笑话,如果不是那块玉牌,让刘老成心存忌惮,宫柳岛差点就是我的葬身之所了。”

    刘志茂笑道:“那我就放心了,陈先生如果选择跟刘老成联手,我恐怕再多出两条腿,都走不出书简湖。”

    陈平安玩笑道:“过了年关,明年开春之后,我可能会经常离开青峡岛,甚至是走出书简湖地界,刘岛主不用担心我是在鬼鬼祟祟,背着你与谭元仪自谋生路。不过真说不定会半路遇上苏高山,刘岛主一样不用猜疑,横波府结盟,我只会比你们两个更加看重。但是事先说好,如果你们两人当中,临时变卦,想要退出,与我明说便是,仍是可以商量的事情。一旦谁率先背信弃义,我不管是任何原因,都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刘志茂苦笑道:“只敢保证,一旦反悔,我刘志茂肯定会事先与陈先生明说。至于谭元仪,我会将这番话原原本本捎给他们粒粟岛。”

    陈平安点点头。

    刘志茂不否认,当刘老成这趟陪着陈平安来到青峡岛,陈平安越是说得直白明确,越是撇清与宫柳岛的关系,他刘志茂心里边就越七上八下,心湖晃荡。

    因为那就是一个“万一”。

    万一陈平安靠着自己的胆识和难耐,多出了一种选择的可能性,万一陈平安自己背信弃义?比他刘志茂和谭元仪更加心狠手辣?

    要知道,他可是清清楚楚,知道那条不可一世的小泥鳅是怎么跳的火坑,如何遭的殃,陈平安又是如何收的尾。

    刘志茂突然之间,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就根本不该走入陈平安的“规矩”中去?会不会事到临头,才在某天幡然醒悟,自己竟然已经与那条小泥鳅的凄惨下场一般无二?

    陈平安双手笼袖,远望湖山,微笑道:“刘岛主,你已经没得选了,那就不要分心,不然就只能徒增烦恼,这可不是一位元婴修士该有的心境。”

    刘志茂感慨道:“一语惊醒梦中人,又一次受教了。”

    陈平安打趣道:“不敢不敢,我可不是什么夫子先生,只是青峡岛一个落魄账房先生,寄人篱下,还需要刘岛主多加照拂。”

    刘志茂也玩笑道:“偶尔也会恶念大起,想着陈先生哪天给谁莫名其妙一拳打死了,会不会更好。”

    陈平安微笑道:“彼此彼此。”

    刘志茂离开渡口后,陈平安返回屋子,摘了剑仙挂在墙壁上,脱掉了法袍金醴,只穿厚实棉袍勉强御寒,往那只小炭笼里边,丢了木炭,点燃炭火,提着取暖,在屋子里边踱步。

    曾掖跑过来敲门问候,陈平安开门后,询问了曾掖修行的详细进展,聊完之后,陈平安还算满意,估计年底左右,曾掖应该就可以用自身体魄作为承载阴物神魂、zì yóu行走阳间,到时候曾掖就能够凭借这桩上乘秘术和自身特殊根骨,砥砺、精进修为,说不定破境速度,会极快,比起茅月岛那种拔苗助长的阴毒偏门,还要快上一筹,可以更早成为一位跨过中五境第一道大门槛的洞府境修士。

    看到曾掖磨磨蹭蹭好像不愿意离开。

    陈平安问道:“是想问为什么前不久才跟刘老成打生打死,如今又能像是忘年交,一起游览书简湖?”

    曾掖有些难为情,点点头。

    哪怕他牢牢记住,在青峡岛要多看多想少说,可是这位高大少年是真的好奇万分,便没能忍住。

    陈平安笑道:“比较复杂,也不是什么可以当做谈资、趣事来讲的事情。”

    曾掖赶紧起身说道:“陈先生,我回去修行了。”

    陈平安对他说道:“等到哪天可以讲了,到时候你请我喝酒,我就说给你听。”

    曾掖轻轻关上门,满脸笑意,透过最后那点门缝,开心道:“陈先生,一言为定!”

    ————

    此后书简湖诸多岛屿,尚未化雪殆尽,就又迎来了一场鹅毛大雪。

    真是奇了怪哉。

    今年到底是怎么了,这才隔了没多久,就已经有了接连两场数十年难遇的大雪。

    不过没谁不乐意,这意味着整座书简湖本就充沛的灵气,又有了些进补,这就叫老天爷赏饭吃。

    最近几天,沸沸扬扬,几乎所有修士,都在议论那个青峡岛的账房先生,就连池水、云楼四座湖边大城,一样没能例外。

    俞桧第一次主动来到青峡岛山门,在陈平安屋子那边坐了一会儿,顺便做了笔小买卖,低价卖于陈平安一件品秩距离法宝只有一线之隔的上乘灵器,功效类似于那座“下狱”阎王殿,是一座样式规制仿造中土白帝城“琉璃阁”的阁楼,虽然能够栖息鬼魅阴物的“屋舍”不多,才十二间,远远不如那座出自青峡岛密库的阎王殿,但是屋舍品相更好,便是朱弦府鬼修精心培育的招魂幡鬼将之流,温养其中,都绰绰有余。

    陈平安有些无奈,东西肯定是极好的东西,就是没钱,只能跟月牙岛赊欠,俞桧一听,乐了,说陈先生不仗义,这么低的价格,还要打欠条,真好意思?陈平安笑着说好意思好意思,跟俞岛主哪里还需要客气。俞桧更乐了,不过交情归交情,买卖归买卖,拉着陈平安,要密库主事人章靥,以青峡岛的名义打欠条,不然他不放心,还求着章老先生帮着盯着点陈平安,到时候他俞桧和密库房就是一双患难兄弟了。

    章靥笑着点头答应,没肯借钱给陈平安支付那座小琉璃阁,毕竟陈平安本就欠了青峡岛一屁股债,但是章靥答应写了张欠条,俞桧这才心满意足,还顺便开口邀请章老先生有空去月牙岛做客,章靥一样点头答应下来,毫不勉强,直接就与俞桧约好了时间。

    陈平安最后反而像是个局外人。

    紫竹岛岛主,喜气洋洋,乘坐一艘灵器渡船,给陈先生带来了三大竿岛上祖宗辈分的紫竹,送钱比收钱还开心。到了陈平安屋子里边,只是喝过了连茶叶都没有一杯热水,就离开,陈平安一路相送到渡口,抱拳相送。

    还有许多陈平安当初吃过闭门羹、或是登岛游历却无岛主露面的,都约好了似的,一一拜访青峡岛。

    大雪停歇。

    刘志茂这天正午时分,来到屋子这边,敲门却没有进门。

    陈平安拎着炭笼走出,神色疲惫。

    两人一起散步。

    刘志茂有些幸灾乐祸,“要不要我出面,帮你将那些家伙拒之门外?随便找个借口就行了,就说青峡岛要封山。”

    陈平安摇头道:“不用,我苦中作乐,又乐在其中。跟这些岛主打交道,其实能学到不少东西,不过累是真累,与人寒暄,说些客套话,这一直是我最不擅长的事情,就当查漏补缺,xiū liàn为人处世的内功了。”

    刘志茂笑道:“其实谁都要经历这么一天的。以后等你有了自家山头,要照顾到方方面面,更加劳心劳力,早点习惯,确实是好事情。”

    两人已经走出山门屋子一大段距离,刘志茂回望一眼,忍住笑,“陈平安,你那位婶婶走出春庭府,来找你了。如果没记错,这是你搬出春庭府后,她第一次出门见你吧,咱们要不要往回走?”

    陈平安摇摇头,“再走走。”

    刘志茂点头道:“你要是真如我们修道之人这么心硬,其实哪里需要这么弯弯肠子。”

    陈平安提着炭笼,笑道:“争取有个好聚好散吧。哪怕香火情散尽之后,还是会希望对方的日子,能够过得好些。”

    刘志茂说道:“有些半吊子的家务事,无论是一栋陋巷宅子,一座豪门府邸,还是咱们青峡岛这种大山头,想要做点好事,就很难做好人。陈平安,我再劝你一句不中听的话,兴许再过几年十年,那位妇人都不会理解你现在的良苦用心,只会记住你的不好,无论那个时候,她过的是好是坏,都一样。说不定过得差了,反而会多少记你的好,过得越好,对你积怨只会越深。”

    陈平安神色淡然,“那跟我有关系吗?”

    刘志茂大笑道:“也是。”

    刘志茂突然玩味笑道:“你猜顾璨娘亲这趟出门,身边有没有带一两位婢女?”

    刘志茂很快说道:“绝非煽风点火。”

    陈平安想了想,“有没有可能,是带着婢女走到一半,觉得不妥,将她们遣返春庭府?我这个婶婶,很聪明的,不然当年在泥瓶巷,也很难把顾璨拉扯大,可是……没有可是,在泥瓶巷,她确实已经做到最好了。”

    刘志茂啧啧道:“厉害!”

    陈平安笑道:“真给我猜准了?”

    刘志茂点点头,“走出春庭府大门的时候,还带着两位最乖巧顺眼的婢女,没走太远,就想明白了,这不是装可怜求人该有的姿态,很快就让婢女们返回,顺便让她们带走了身上那件贵重狐裘,所以咱们再走下去,回去的时候,她肯定会在门外冻得嘴唇铁青,瑟瑟发抖,到时候进了屋子,多半要话都说不利索。怎么样,咱俩是不是立即掉头,不给她这个真可怜的机会?”

    陈平安无奈道:“回吧。”

    刘志茂笑道:“其实比我想象中心硬嘛。”

    陈平安摇头道:“反正我什么都知道了,何必让她多吃苦头,怄气,是最没意思的事情。”

    刘志茂问道:“还是像那次去往春庭府,一起回去?”

    陈平安说道:“这次就不用了。我可没这么大面子,能够次次劳驾刘岛主,没这么当青峡岛供奉的。”

    刘志茂没有坚持,一闪而逝,“放心,不会偷听你们的对话,反正她会说什么,我大致都猜得到。”

    陈平安回到屋子那边,妇人冻得鹌鹑似的,双手笼肩,当她可以远远见着了陈平安,犹豫了一下,立即松开手。

    她一个妇道人家,都已经可以看得见陈平安。

    陈平安当然只会更早看到她。

    果然。

    陈平安临近山门这边后,快步走来,见着了妇人,将炭笼先递给她,一边开门,一边说道:“婶婶怎么来了?让人打声招呼,我可以去春庭府的。”

    妇人进了屋子,坐在桌旁,双手摊放在炭笼上边,强颜欢笑道:“平安,小泥鳅死了,婶婶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小泥鳅毕竟跟了我们娘俩这些年,没有它,别说是春庭府,就是只在青峡岛占了间茅屋,可能都没活人了。所以能不能把小泥鳅的尸体还给我们,找个地方葬了?如果这个请求,有些过分,婶婶也不会说什么,更不会埋怨你。就像顾璨这么多年一直唠叨的,天底下除了我这个当娘亲的,其实就只有你是真心在乎他的,在泥瓶巷那么多年,就是一碗饭而已,你帮了咱们娘俩那么多事情,大的小的,我们娘俩看见了的,没有看见的,你都做了……”

    说到这里,妇人掩面而泣,呜咽道:“落得这么个田地,都是命,婶婶真不怨你,真的……”

    陈平安耐心听着,等到妇人泣不成声,不再言语。

    去书案那边,默默搬出摆放在底下的大火炉,再去墙角打开装有木炭的大袋子,给火炉添了木炭,以特制火折子点燃炭火之后,蹲在地上,推入两人对坐的桌子底下,方便妇人将双脚搁放在火炉边沿取暖。

    做完这些,陈平安坐在长凳上,始终没有说话。

    妇人赶紧擦去眼泪,桌子底下,轻轻抬脚,踩在火炉边上,脸色惨然道:“不行也没关系,小泥鳅本就是水里来的,不用像我们,不讲究什么人死了,就一定要入土为安。”

    陈平安眼神恍惚。

    依稀记起。

    当年一次在小巷,自己护着她,与那些长嘴妇吵完架也打完架后,两人坐在院门口台阶上,她只是默默流泪,双手攥紧那件缝缝补补的衣裳衣角,一个字都没有说,见到了自己的顽劣儿子从泥瓶巷一段大摇大摆走入后,赶紧背转过身,擦拭眼泪,整理衣襟,用手指梳拢鬓角。

    陈平安哪怕是现在,还是觉得当年的那个婶婶,是顾璨最好的娘亲。

    她轻声问道:“平安,听说你这次去了趟宫柳岛,见了那个刘老祖,危险吗?”

    陈平安双拳紧握,轻轻搁放在膝盖上。

    已经没什么悲苦至极的情绪,唯有无奈。

    察见渊鱼者不祥。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松开拳头,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眼睛,“婶婶,真的一家人,其实不用说话,都在这里了。婶婶当年打开院门,给我拿一碗饭的时候,我看到了。当年吵完架,婶婶坐在院门口,对我使眼色,要我对顾璨保密,不要让他知道自己娘亲受了委屈,害他担心受怕,我也看到了。”

    妇人欲言又止。

    桌底下,死死攥紧那只小炭笼的竹柄把手。

    陈平安很想告诉她。

    “婶婶,你大概还不知道,我当年在泥瓶巷,就知道为了那条小泥鳅,婶婶你想要我死,希望刘志茂能够害死我。”

    “婶婶,你可能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你邀请刘志茂去往春庭府,询问我的底细,刘志茂其实没有喝掉那碗茶水,却带走了杯中水,其实是被他以回音水的山上秘法,收走了茶水,然后放入碗中,就放在了这张桌子上,只是被我震碎了你们两人对话的余音涟漪而已。”

    “婶婶一样不知道,摘掉狐裘,婢女回府,甚至就连先前在门口,那个见着了我就立即松手的小动作,其中的心机,以及进了屋子说的这些话,所有的言下之意,我都知道,都一清二楚。”

    但是这些话语,陈平安都一个字一个字,全部咽回了肚子,最后说的,只是一句话,“婶婶,以后的书简湖,可能会跟如今不太一样,婶婶和顾璨到时候就再也不用这么害怕,会哪天守不住家业,又会哪天出现寻仇的刺客,需要顾璨去一杀再杀,但是在那天,真正到来之前,我还想希望婶婶能够尽量待在春庭府。”

    妇人轻轻点头。

    陈平安看着她,缓缓道:“书简湖会变得很不一样,然后当那一天真的来到了,希望婶婶就像从泥瓶巷搬迁到了青峡岛一样,能够小心再小心,多看看,怎么帮着顾璨将春庭府的家业,变得更大。既然是为了顾璨好,那么我想,泥瓶巷那么多年的苦头,都吃了,刚到青峡岛三年,也吃了。以后,为了顾璨,婶婶也能再熬一熬?总有熬出头的一天,就像当年把顾璨拉扯大,小鼻涕虫吃的穿的,从来不比其他街坊邻居的孩子差半点,就像从泥瓶巷祖宅变成一座春庭府,以后说不定会是一整座自己的岛屿,而不是比春庭府更大的横波府而已,对吧?更何况顾璨他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可以来书简湖见你们。”

    妇人使劲点头,眼眶湿润,微微红肿。

    陈平安不再言语。

    妇人再坐了会儿,就告辞离去,陈平安送到门口,妇人始终不愿意拿走那只炭笼,说不用,这点风寒算什么,以前在泥瓶巷什么苦头没吃过,早就习惯了。

    陈平安目送她远去后,返回屋子。

    妇人一路走得艰辛而无怨言。

    等她邻近春庭府后,立即板起脸,嘴唇微动,只是当婢女快步跑出,妇人很快就笑了起来。

    陈平安坐在桌旁,怔怔无言,喃喃道:“没有用的,对吧,陈平安?”

    他揉了揉脸颊,“那就做点有用的事情。”

    陈平安低头弯腰,挪了挪火炉,踩在上边,依旧拿着那只炭笼,趴在桌上,迷迷糊糊打个盹儿。

    半睡半醒的,像是重返家乡当年。

    三更半夜的柴门犬吠,扰人清梦的孩子啼哭声,老妪佝偻身形的捣衣声。

    很多人都会感到厌烦。

    陈平安当年在泥瓶巷也一样,就只能受着。

    终究都是小事。

    并且越来越觉得是小事,如今想起,反而有些怀念。

    啪一声,炭笼坠落在地,陈平安清醒过来,捡起炭笼,放在长凳一边。

    去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已是深夜时分,是给敲门声吵醒的。

    陈平安去打开门,差点没忍住就要破口大骂。

    竟然是珠钗岛岛主,刘重润。

    陈平安开了门,却没有让道。

    刘重润一挑眉头,“怎么,门都不给进?”

    陈平安反问道:“让你进了门,我以后还怎么去朱弦府见马远致?”

    刘重润扬了扬手中瓷瓶,“这么重要的事情,咱们就在这门口商量?”

    陈平安皱眉道:“你故意的?”

    刘重润笑眯眯点头。

    陈平安无奈道:“刘岛主,你到底在想什么啊?这不是做生意的规矩,好吗?”

    刘重润笑得:“别与女子讲道理。”

    陈平安愣了一下,苦笑道:“有道理。”

    让开路,刘重润走入屋子,陈平安没敢关门,结果被刘重润抬起一脚往后一踹,屋门紧闭。

    刘重润低头看了眼大块青石板,瞥了眼墙角的书箱,以及斜靠墙壁的对半劈成的六竿紫竹,最后视线回到青石板,“陈大先生整天躲在这里,就为了捣鼓这些阴森森的玩意儿?”

    陈平安点点头。

    刘重润走到桌旁,低头瞥见那火炉,“这东西,可稀罕。”

    陈平安笑道:“老百姓见识了你们富贵门户里边的地龙,觉得更稀罕。”

    刘重润作为一位故意对书简湖藏拙的金丹地仙,落座后,双脚搁放在火炉旁,“呦,还挺暖和,回头我在宝光阁也弄一个。”

    陈平安问道:“刘岛主想好了?”

    刘重润依旧在好奇四顾,随口道:“想好了,一个能够让刘老祖亲自护送的账房先生,我哪敢怠慢,找死不成?”

    陈平安却说道:“我们的生意,可能需要暂时搁放一下。”

    刘重润怒道:“陈平安,你玩我呢?先前是谁跑去宝光阁主动跟我做买卖,这会儿我来给你亲口答复了,你就开始跟我摆架子?怎么,傍上了刘老祖,你要抬价?行,你开价!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那个脸说出人财兼收的话。”

    陈平安盯着这个亡了国的长公主殿下,“如果不是之前已经来了这么多拜访青峡岛的岛主,你今夜这趟,我就不是让你坐在这里骂人,而是真的跟你划清界线了,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你完全可以在珠钗岛耐心等待,你这样的画蛇添足,只会害得珠钗岛身陷漩涡,一旦我失败了,珠钗岛别说是迁出书简湖,连现在的家业都守不住!刘重润,我再问你一遍同样的问题,你到底在想什么?”

    刘重润笑道:“国破家亡,我都熬过来了,如今没有国破的机会了,最多就是个家亡,还怕什么?”

    陈平安突然心思微动,望向屋门那边。

    刘重润微微讶异,难不成陈平安真是一位外界传闻的金丹剑修?不然他为何能够有此敏锐感知。

    因为外边,来了个不速之客,偷偷摸摸,就像是经常偷听别人家墙根的腌臜汉子。

    陈平安对刘重润眨眨眼,然后冷声道:“刘岛主,我再重申一遍,我是不会收取珠钗岛女修为贴身丫鬟的!这不是多少神仙钱的事情……”

    结果刘重润根本没接茬,反而哀怨道:“没有想到你陈平安也是这样的负心汉,是我看错了你!”

    刘重润猛然起身,打开房门,一掠而去。

    陈平安一脸呆滞。

    硬着头皮站起身,来到门口,片刻后,朱弦府鬼修马远致笑呵呵走来。

    陈平安刚想要解释一番,马远致竟是满脸惊喜和开怀,使劲拍了拍陈平安肩膀,“不用解释,我知道的,长公主殿下是故意气我呢,想要我吃醋,陈平安,这份人情,算我欠你的,以后我与长公主殿下结为道侣,你就是第一大功臣!”

    马远致摩拳擦掌,大笑着离去。

    陈平安站在原地,自言自语道:“这也行?”

    陈平安啧啧称奇。

    走到渡口岸边,蹲下身,捏了个雪球,想了想,干脆堆了个雪人,嵌入几粒木炭当鼻子眼睛,拍拍手。

    陈平安想了想,在旁边又堆了一个,瞧着稍微“苗条纤细”一些。

    这才心满意足。

    关于男女情爱,以前陈平安是真不懂其中的“道理”,只能想什么做什么,哪怕两次远游,其中还有一次藕花福地的三百年光阴流水,反而更加疑惑,尤其是藕花福地那个周肥,如今的玉圭宗姜尚真,更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春潮宫那么多在藕花福地中的出彩女子,愿意对这么一个多情近乎滥情的男人死心塌地,真心喜欢。

    如今便有些稍稍理解了。

    类似一法通万法通。

    身边的人不讲道理,身边人又有实力欺负外人,反而会特别安心。

    市井坊间,庙堂江湖,山上山下,古往今来,哪怕加上一个以后,都会有很多这样的人。

    藕花福地,春潮宫周肥,在江湖上臭名昭着,为何最终能够让那么多女子死心塌地,这就是缘由之一。

    世人对于强者,既厌恶,又崇拜。

    这就是人性的根本之一。

    倒不是说世间所有女子,而只是那些置身于春潮宫的女子,她们内心深处,就像有个冥冥之中的回声,在心扉外不断回荡,那种声音的蛊惑,如最虔诚的僧人诵经,像世间最用功的儒生读书。那个声音,不断告诉她们,只需要将自己那个一,全身心奉送给了周肥,周肥其实可以从别处夺来更多的一。而事实上,只说在武学瓶颈不高的藕花福地,真相恰恰是如此,她们确实是对的。哪怕是将藕花福地的春潮宫,搬到了桐叶洲,周肥变成了姜尚真,也一样适用。

    除非是姜尚真惹到了杜懋之流,或是左右。

    就像顾璨的所作所为,能够完完全全说服自己,甚至是说服身边人。

    顾璨的道理,在他那边,是天衣无缝的,所以就连他陈平安,顾璨如此在乎的人,都说服不了他,直到顾璨和小泥鳅遇到了宫柳岛刘老成。

    你喜欢不讲理,可能在某个规矩之内,可以活得格外痛快,可是大道漫长,终究会有一天,任你拳头再大,就有比你拳头更大的人,随随便便打死你。

    陈平安遇上杜懋,有偶然,有必然。

    顾璨遇上刘老成,则只有必然,只是那一次,刘老成出现得早,早到让陈平安都感到措手不及。

    可是,无论是什么人心,就像刘老成在渡船上所说,都不知道自己与人的缘分,是善果还是恶果。

    如果说顾璨遇上刘老成,是必然。

    那么陈平安自己来到书简湖,深陷死局,自讨苦吃,难道就不是必然吗?

    一样是。

    甚至以后,还会有各色各样的一个个必然,在安安静静等待着陈平安去面对,有好的,有坏的。

    这就是道家所谓的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只是关于讲不讲理这件复杂事。

    陈平安是最近才明白,是那天在停船湖心,敲过了碗筷,凉风大饱,才想通的一点。

    那就是浩然天下最有意思的事情,莫过于拳头最大的人,是至圣先师和礼圣,他们两位,刚好是天底下最能够讲道理的人。

    在那一刻,哪怕陈平安对于人心,到了书简湖后,有着很大的失望,之后又有一些星星点点的希望,可不管那些,那个当下,陈平安在刹那之间,突然有些喜欢这座天下了。

    他想要将来有一天,如果已经去过了北俱芦洲,再去过了倒悬山和剑气长城,在那之后,一定要去中土神洲,再见一见文圣老先生,与他聊聊分别之后的见闻与苦乐,下一次,自己一定要陪着老先生好好喝顿酒,不再让老先生一人寂寞贪杯了。

    甚至还要壮起胆子,鼓起勇气,问老先生一句,能不能让自己见见那两位更老的老先生,当然了,他可以等两位圣人有空的时候。

    一想到这个似乎很放肆、很无礼的念头,年轻的账房先生,脸上便泛起了笑意。

    世道好坏如何?很重要吗?很重要。

    有那么重要吗?则未必。

    夜色中,陈平安蹲下身,看着肩并肩的两个雪人,笑容灿烂,朝它们做了个鬼脸:“对吧,姓陈的,还有宁姑娘。唉?你们倒是说话啊,别光顾着卿卿我我啊,知道你们很喜欢对方……”

    ————

    年底时分,都已经临近大年三十了,青峡岛的账房先生,却带着一个名为曾掖的高大少年,开始了自己的第三次游历。

    而且直接离开了书简湖地界,过了石毫国南境关隘,一直往北而去。

    这天,夜宿灵官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