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00章 生命中的第七个男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车外细雨如织,小月望着欧阳羽涵紧闭的双目,心里涌动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看到久别的朋友突然受了重伤,除了相逢的喜悦还有几分淡淡的心疼,可是自己明明和他没有什么交集,这种感觉又是从何而来呢?

    她又回想起了在小月茶餐厅第一次见到欧阳羽涵时的情景,当时她有些讶异于这个男子的清秀,现在细细想来,似乎当时她的心中就有暗流涌动,只是没有特别在意而已。

    难道是因为这具身体的本能吗?从心里她并不希望和欧阳羽涵再扯上关系。

    欧阳羽涵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要不是他的脸色慢慢地从苍白变得有些红润,她还以为他成了一个植物人。

    难得他手下的徐进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倒是让小月对那个黑瘦的男人心里多了几分敬意。

    看着那紧闭着的长长睫毛,小月伸出手指轻轻地触碰了一下,感觉睫毛似乎有微微地抖动,小月有些惊喜地看向那个一直沉睡的男子,他要醒了吗?

    可是那抖动似乎只是小月的错觉,那张漂亮的脸上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小月失望地收回了手,将目光随意地看向了维克多。

    维克多蔫头耷脑地蹲在那里,面前还摆着一盘他喜欢的红豆糕,红豆糕只被咬掉了半块,剩下的几块因为暴露在外面的时间过长,已经有些变色了。

    小月的心里闪过一丝淡淡的不安,他们今天都很沉默,就连墨离的脸上都少了不少笑容,而平时最喜欢插科打诨的维多克,也一直蔫头耷脑,对银子似乎都失去了兴趣。

    昨天她走后发生了什么事吗?还是他们过于担心她的病情?他们今天的举动真的有些不正常,若是平日,就算是玩牌放水也不会如今日这般彻底,才不过一个时辰,她就赢了上万两银票。

    看着那几张强颜欢笑的面孔,让小月都失去了玩牌的兴致,忍不住草草收局,把银票交给了逸尘管理,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那辆让人透不过气来的马车,坐在了始终没有苏醒的欧阳羽涵身旁。

    小飞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在熟睡之中,这些天吃的好睡得好,稚嫩的小脸已经有了几分祸水的资本,但却一直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世,闪动着泪光的双眼总是能激起小月的母性。

    不知道是不是细雨加重了人的离愁,小月的心也变得沉重了几分,她抱着膝盖轻叹一声,“这样的日子要是能有一杯香草拿铁,那才真是最好的享受。”

    小马哥抬起头望着小月,“小月,如果有可能,你还想回现代吗?”

    听到他的话,一直低垂着头的维克多猛然抬起了脑袋,脑海中似有一道电光闪过。

    “回家吗?”小月想起了父母和妹妹,心里涌起了一丝难过,那时不懂事啊,觉得父亲对自己太严厉,于是总找借口不在家里吃饭,现在即使想一家人同桌吃饭也不可能了。

    “回不去了。”小月的眼中多了几点晶莹,只有失去了才后悔当初没有珍惜,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在她身上发生了。

    小马哥看着眼前慢慢展露出一丝成熟味道的女孩,黑亮的眼眸中闪动着几点光彩,“我是说假如可以回去,你想回去吗?”

    维克多凝视着小马哥,眼睛越来越亮,脑海中一个大胆的想法渐渐成型。

    小月想了想,终于摇了摇头,“父母还有妹妹陪伴,但是如果我走了,他们一定会很难过,所以我不能走。”

    “这些男人让你天天心痛吐血,如果可能,我倒希望你能穿回现代。”维克多凑了过来,毛茸茸的小脸上透着兴奋。

    小月脑海里闪过一张张让她心动的脸庞,唇边露出了一个让小马哥都有些惊艳的甜美笑容,“和他们在一起,虽然心痛,但我很幸福,离开他们,心也许不会痛了,但却是生不如死,所以我不能走,我要永远守护他们。”

    “你还守护他们,你连你自己都守护不了。”维克多抓狂地看着面前这个已经为爱傻掉了一半的女人,昨晚他才震惊地得知,原来小马哥说的都是真的,小月真的只有百日之命,这无异于晴天霹雳。

    当时他就问小马哥可有解救小月的办法,小马哥说需要有贵人相助,才能解决小月的危机,但这个贵人是否能出现,还要看小月的机缘。

    现在看到小月一副死了也要爱的表情,维克多满腔的怒火就无处发泄,他突然后悔为小月建立了后宫,如果没有招惹上这么多男人,小月也许依旧是那个卖鸡蛋灌饼的快乐女孩。

    小马哥有些震惊地看着面前因为爱而变得异常美丽的女人,他已经活得太久,早就忘记了爱这种感觉,这些天和维克多在一起,他的心里竟然慢慢地有了一些对朋友的牵挂,似乎这次人世之旅是一次很不错的经历。

    感觉到维克多语气里的关切,小月淡淡一笑,“我不是好好的,今天胸口也不疼了。”

    今天不疼,可是明天会疼啊,只要你身边有这几个男人,你的病早晚有一天发作,维克多在心里暗暗地咒骂了一遍那六个男人,他已经习惯地把墨离也算了进去。

    维克多突然想起一事,“小马哥,你把自己吹得天花乱坠,你帮小月再算一卦,这次我加倍给你银子,我现在很好奇,那个水儿到底是谁?她和小月有什么关系?”

    小月听了身体竟然一抖,心里莫名地起了一丝恐慌,这种让她搞不明白的情绪似乎随着他们行进的速度在慢慢加剧。

    “我不想知道自己是谁了,我只想做我的小月。”小月忙出言阻止。

    “为什么?你以前不是说很想知道自己是谁吗?”维克多不解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只要一想起自己的身世,心里就有种不安,似乎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小月说出了心里的担忧。

    维克多双目一凝,看向沉默中的小马哥,“既然如此,让小马哥帮你算算这次云汐国之行是否顺利吧。”

    小马哥伸了个懒腰,随口说道:“昨日消耗过多,七日内我都不能占卜了。”

    维克多看小马哥神采奕奕的双眸哪有半点消耗过多的样子,心里不由暗骂了一句无耻,看来不出点儿血,小马哥是说不了实话了。

    “银子小月那里多得是,只要你能算出结果,一切都好商量。”维克多问也没问就替小月做了主。

    这次小月并没有阻止,也用期待的目光看向小马哥。

    小马哥沉思良久,才缓缓开口,“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今天破例再卜一卦,这一卦后,我十日内都不能卜卦了。”说完闭上了眼睛。

    “什么看在我的份上,明明是看在银子的份上。”维克多心中暗自咒骂了一句,又将目光望向了小马哥。

    小马哥这一卦占卜的时间竟然格外的长,维克多看着看着竟然合上眼睛睡着了。

    小月的目光却一直望着小马哥,她惊讶地发现,小马哥本来就如冰肌般透明的脸竟然随着时间的流过而逐渐苍白,直到最后一丝血色完全地消失,小马哥才睁开了眼睛,眼神中竟然有一丝淡淡的疲惫。

    难道他并不是什么神棍?而是真的有几分未卜先知的能力?否则他为何一副消耗元神的样子?

    小月正惊疑间,小马哥的目光柔和地望向了她,“如果我告诉你,你这次云汐国之行危机重重,你怕不怕?”

    小月的心猛然一颤,难以置信地看着小马哥。

    “而且你还有可能会赔上你的性命。”小马哥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维克多,用法力设了一个结界。

    “你是不是对他们也说了同样的话?”小月双目一凝,突然明白了今日他们为何如此失态。

    小马哥点点头,扭动了一下有些酸疼的肩膀,才突然惊觉,他的身体竟然有疼的感觉了,这让他又惊又喜,他是半妖之体,在渡劫之时失去了痛觉和味觉,没想到在人间走上了一圈,竟然让他有了意外收获,他的痛觉似乎在慢慢恢复。

    小马哥眼底的喜悦却让小月心生怒火,“你到底有没有证据证明我马上要死,如果没有,就请你闭嘴!”

    喜悦的心情猛然被小月打断,小马哥愕然地抬起了头。

    “怎么?连你也质疑我的能力?”极为好面子的小马哥又一次生气了。

    他用漂亮的大眼睛回瞪着小月,“几日之内,你会遇到你生命中的第七个男人,一个纹着罂粟花的男人!”

    “第七个男人?我连第六个男人都没有,哪里来得第七个男人!”小月这次彻底地怒了!

    小马哥的目光随意地在欧阳羽涵的脸上扫过,“小月,你命中注定会有十个男人,也命中注定会为他们而死,现在的你是否后悔刚才的决定呢?”

    十个男人!小月心里一惊,又想起了那个梦境,不由面色大变,“你这个骗子!除非你能让我现在就看到那个纹着罂粟花的男人,否则你说的一切我就当是放屁,我可不像维克多那么好骗!”

    话未说完,小马哥有些冰凉的手掌就捂住了她的眼睛,下一刻,她的脑海里竟然看到了一个有些单薄的男子背影,他后腰的位置上赫然纹着一朵妖艳的罂粟花——

    今天身体有些不适,少写了一千字,稍微调整一下,今天算是周一的更新,明天算红包加更,然后就是周三再更新,明天一定是实打实的4000字大章,休息了,大家也注意身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