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10 大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自前两日在菜市见过屠氏过后,兰娘便私下琢磨看能不能想出什么办法说服屠氏同意这门婚事。这办法还没有想出来,媒婆却是欢天喜地来回话,说是屠氏答应了婚事。

    这消息让兰娘也是一愣,她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快就改变想法——她可不会认为就是自己见了那一面,就让屠氏那么一个有主见的女子就改变了想法。

    兰娘问了媒婆这事。

    媒婆思忖一会儿,才道:“那屠氏姐弟两敢情虽是好,但如今那兄弟怎么说也是成家立业的人了,家里有了妻子呢……”

    华听到这个份儿上,兰娘便是有了几分明了。想来,这屠氏也是不想自家弟弟夹在两人中间为难。

    女方既然答应了这件婚事,苏老娘也是着急,就想着赶紧把这事给定下来,不然等到女方反悔,又得后悔了。兰娘觉得对方既然答应了,也不用急,可想让苏老娘安心,也只得给了媒婆喜钱,让她拿着文书去互换。

    等得媒婆离开,苏老娘道:“虽说女方说了不要什么聘礼,但这礼数却不能少。便是简单的聘礼也得抬一些过去才合适。”

    兰娘却也是同意苏老娘这话。

    下午媒婆换了文书回来,婚事算是基本上成了。

    等得第二天,便才带着刘二嫂和孙娘子一起出门,帮着苏老娘一起挑选婚嫁聘礼中的基本物件。有了两人的帮忙,这聘礼的挑选虽然麻烦,但一天下来,倒也是都采办齐全了。

    苏老娘看着堂屋里摆放着零零总总的物件,虽然奔波一日下来颇有些累,但仍旧神采奕奕,略带激动。

    兰娘笑着,“娘这下该高兴了。”

    苏老娘笑出声来,目光看向站在堂屋门口的苏武,叹道:“我真是没有想到能活着等到这一天啊。”语气里颇为感概,更有一种释然。

    兰娘暖心笑笑,再说了几句话,才道:“娘今儿也累了,晚饭就不要张罗了,一起过去家里吃吧。”

    ……

    夜色已晚,洗漱过后,便回了屋。

    “这下岳母该是舒一口气了。”铁森坐在书桌跟前算账,一心二用的和兰娘说着闲话。

    兰娘想起苏老娘这两日的笑容,缓缓道:“也是一块心病,如今能够解了,肯定高兴呢。”

    铁森抬头瞧了一眼兰娘,笑着说:“你这两日也没算白忙活了。”

    兰娘不好意思的笑笑,走到桌子跟前帮铁森磨墨,“听这话的口气,倒是有些像在怪我这两日没有在店里帮忙了一般……对了,后日去余杭那边,可都想好了带哪些人过去?”

    铁森道:“这不,等我去了那边,店里的事情又得落在你肩上了。有得你累了。”

    兰娘停下手里的动作,道:“你早些忙完回来帮我便是。再说,我也想着等新店开张,去余杭那边瞧瞧呢。”

    铁森点点头,“放心,会很快的。只是,到时候只怕要等婚事忙完了才能再过去了。”

    换文书时,就把婚期给定下了。就在下个月的中旬。

    兰娘算算时间,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她撇嘴一笑,道:“只得这样了。”

    翌日清早,在家吃了早饭,兰娘和铁森便早早的来了苏武家里。一般情况下,换文书时就该抬聘礼的。不过先前苏老娘催的急,只得先换了文书,而今日才抬聘礼。

    铁森早先便就请了人,等得人齐,聘礼收拾齐全,十二抬聘礼就出门了。

    兰娘挽着苏老娘的手站在门口,送走了抬聘礼的人们。今日这些聘礼虽然算不上什么显眼,但十二抬的聘礼,在如今的凤阳县,也是一般人家婚嫁时的规格了,相信屠家也应该可以看透他们的诚心了。

    苏老娘看着消失在结尾的人群,道:“要是在老家该多好,肯定能够热闹几日,乡亲们也能够围拢起来坐在一起说说话。”

    兰娘劝慰,“等得以后哪日回老家去了,再请乡亲们围拢一起吃吃饭喝喝酒就是了。肯定也十分热闹的。”

    苏老娘点着头说是。

    兰娘陪着苏老娘转身回屋去休息。等得将近午时,抬聘礼的大家才陆续的回来。而铁森打赏了大家银钱后,让人招呼大家去饭庄吃顿饭了再走。等得人都走了,苏老娘这才问起今日抬聘礼的事情。

    铁森笑呵呵说对方高高兴兴的就接了聘礼,还请了大家进屋喝茶过后才走的。

    不想,转身过后,铁森倒是和兰娘说了今日抬聘礼过去时发生的小插曲。

    屠氏的兄弟好像有些不答应这门婚事,聘礼都到了门前,却是不让人进去。铁森想着既然是互换了文书,这婚事便算是成了,这聘礼屠家肯定会收下,也就让大家在门口停下等着。没多会儿,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在屠氏和自家妻子的劝说下,屠家兄弟实在无法,只得让铁森等人抬着聘礼进了屋。

    不过从始至终,屠家兄弟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倒是屠氏的弟媳满面带着春风和煦般的笑容招待大家。

    兰娘听了这席话,一愣过后,却是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呢?”铁铁森疑惑问。

    兰娘笑道:“前两日娘怕这事不成,急着换了文书。我方才想啊,如果不是先前换了文书,你们今儿一行人过去,只怕是真的进不了门呢。得亏娘未卜先知呢。”

    谁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了?

    铁森摇头笑道:“要我说啊,还是那媒婆聪明,知道趁着屠家兄弟不在,才过去换了文书,不然啊,今儿又哪里会有那么好办事。”

    兰娘想想,道:“或许这就是天注定了吧。不管怎样,如今这门婚事算是真正的定下来了,就等着嫁娶那天迎接新娘子进门了。”

    这抬聘礼的事情忙完,铁森也没在家多呆,第二天就再次启程,去了余杭。这次过去,主要的就是张罗新店开张所要准备的一切事宜。就比如店里的修葺,置办桌子椅凳……

    这次过去,比上次呆的时间会更长一些。

    兰娘倒也是顾不得这些,就投入了工作当中。早在上月,运河北部的冰块就开始慢慢融化,在上月月底,已经能够彻底通航。这个月,南北行走的商队在水路断了两三个月后也算是多了起来。

    这才二月上旬结束,饭庄的生意就比先前更好了。其中便要说扩大店面过后的南街饭庄了,更是人流汹涌。南来北往的客人,都愿意在这里驻足吃上一顿美味的佳肴……在运河上,要想好好地吃一顿饭,可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众人自是不愿意放弃享受美食的时候。

    而且,这春日来,百花开,李记汤圆也会推出更多馅料的汤圆吸引客人。

    在凤阳县城,李记汤圆如今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甜品了。人人都爱吃呢。这其中,像是花卉一些高档馅料的汤圆更是成了好多妇人所追求的甜。在她们看来,这可是吃什么补什么,都要想花儿一样娇美的容颜。

    李记生意,也是越来越好了。

    兰娘在忙着李记的生意时,倒是不忘陪着苏老娘一起置办一些苏武成亲时需要的物件。

    这样充实的日子,兰娘却也分不出其他心事顾忌太多。

    眼见着,二月份也慢慢到了月底。

    这日,兰娘按着寻常日子一般,在南街饭庄视察。

    现今,南街饭庄比起当初,又是扩大了一倍。也不知是码头越来越大的原因,还是李记饭庄自身的吸引力,现今每天到了总有许许多多商船在码头停留。而南街饭庄因着南来北往的商人,也成了消息的集散地。

    而今日,兰娘便在南街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北方连续一个多月未曾下过雨,新种下的庄稼要是再没有雨水浇灌,只怕今年收成会十分不好。

    兰娘听了这话,记在了心里。

    接下来几天,这件事兰娘倒是又听见了好多次。于是,她对这件事情也重视了起来。

    如果北方真的发生旱灾,虽然处在南方,但肯定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她可不会认为现在的国力能够完全的解决大的旱灾……

    这日,兰娘更是抽出空闲时间,特地去了与李记合作的粮铺走了一趟。作为粮铺如今的大客户,她这一过来,掌柜的立马亲自接见。兰娘询问了一下最近粮食的价格。来之前,她也把前段时间采购粮食时的成交价格过目了一遍,现在一打听,立马便分析出,这小半月来,粮食价格确实有小范围的涨幅。

    如果真的发生旱情,对于春夏两季的影响不会太大,但是等秋日过后,其影响因素便会立马见分晓。

    兰娘在粮铺考察了一番后,倒是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趁着现在粮食价格没有上去,先置办一些在家里,说不定到时候北方旱情真的严重,会有一定帮助。她有了这个想法,倒是没有急着下决定。还是打算等去了余杭的铁森回来再说。

    铁森也就这两日该回来了。

    不过在这前,她倒是先让人去粮铺只会了一声,说了准备大规模采购粮食的事情,也好让粮铺有个准备。

    等得月末结账开了股东大会,转眼,时间就进入了三月。

    阳春三月。

    入目的一切,仿佛在刹那间全都变成了绿色,赏心悦目的绿。

    而铁森也在春意正浓的时间里从余杭赶了回来。

    带回来的,自是好消息。新店那边的事情已经到了收尾的地方,现在阿是留在那边打点,他先回来帮忙忙完苏武的婚事,到时候再过去,新店就能够正式开张营业了。

    兰娘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极高兴地。

    她盼了好久的事情,总算是有了着落啊!

    便是陈氏听了这事,也是连连点头说好,“瞧着你们这么能干,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晚上吃饭,更是多加了几道菜,组成了一道丰富的晚餐。

    成乐知道要去余杭那边,显得十分高兴。连说话,语调都是欢喜的。

    成城这个小家伙儿,倒是一如既往的不消停,整顿饭下来,闹腾不停。

    不过,一家人这样欢欢喜喜的坐在一起吃饭,便是最美好的时光。

    入夜,两人躺在床上,兰娘说了这些日子听说北方发生旱情的事,也一并说了她准备采购一些粮食在家里做防备的事。

    铁森听了过后,稍稍沉默,道:“如果真有这事,早些采购一些粮食在家,倒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兰娘得到铁森的同意,自然十分高兴,她笑道:“那就这样说定,明天你去粮铺办这事。我呢,得帮娘那边看着,是不是差了什么,或是还要置办些什么。”

    虽然这些日子也抽身在做这事,可到底是顾着店里的事情,有些分心,现在铁森回来,她也正好可以好好的帮着苏老娘做事了。

    铁森搂着兰娘的肩膀,笑道:“行,都听你的。”

    可能是累坏了,铁森就这样搂着兰娘说了几句话,竟是迷糊的就睡着了。

    兰娘听着头顶传来呼吸浅浅的声音,身子倒是不敢动,生怕不小心就吵醒了睡眠浅的铁森。这些日子,两地奔波,他应该是累坏了吧。

    虽是这样,第二日兰娘起床时,铁森依旧是准时的醒了过来。

    “吵着你了?”兰娘问。

    铁森掀开被子坐在床沿,伸了一个懒腰,神色慵懒说:“没呢。我睡得很好。可能是挑床的原因,我这几天在那边睡眠质量多少都有些不好呢。”

    兰娘笑看着铁森的样子,乐了乐,“我去看成城,该是醒了。”自从家里雇了人,入夜后,成城多半就没有呆在屋子里。其主要原因,还是怕大人白天太忙,晚上累得醒不过来,照顾不好孩子。便只得把孩子让人照看着。

    “等等。”铁森笑说:“你头上有东西呢。”

    “掉了吗?”兰娘挥了好几下,都没有挥掉,只得向前几步,让铁森帮忙。只是她上前两步,就被铁森一把给拽进了怀里。她从铁森怀里抬头,盯着他的眼睛,说:“大清早的,干嘛呢。”

    铁森也不说话,低头就咬住了兰娘的唇,浅浅的一个吻,却迟迟没有松开。好不容易,铁森这才松开。

    兰娘仰头看着铁森的笑脸,瞪眼道:“没漱口,臭!”

    铁森分明瞧见了兰娘眼底的那抹笑意,轻声道:“臭不要紧,你喜欢就好。”

    兰娘呵了一声,“谁喜欢臭的?”

    “不就是你,还能有谁?”

    铁森作势又要吻上去,兰娘赶紧伸手挡住,告饶道:“好了别闹了,等会儿又得让人看笑话了。大清早的,还真是一点都不收敛。”

    铁森松开兰娘,并伸手帮她整理了一下衣裳,道:“这不昨晚上都给忘了呗。”

    兰娘等得整理好衣裳和脸容,走到门口,回头笑道:“我看不是忘了,而是你如今人老了,身体不如前了吧……”她话没完,见铁森起身有追出来的架势,赶紧快步迈出门,跑到院子里笑呵呵的。

    “哟,这清早遇见什么好事,笑得这么高兴?”陈氏站在房门口,笑着问。

    刘二嫂刚巧也抱着成城从房里出来。

    兰娘一看,愣了愣,忙收敛了一下满脸的恣意的笑容,“娘,早啊。”

    这么一声招呼,陈氏笑得愈发高兴了。

    兰娘却不管,赶紧去抱了成城出了后院。

    早饭,向来以清淡为主。餐桌上有皮蛋瘦肉粥,和着馒头包子,再切了自家做的酸菜,不仅美味,也十分开胃。

    成乐吃了两个肉包,再加上一碗粥,动作飞快的就放下了手里的筷子,道:“奶奶,爹娘,我去上学了。”

    铁森也是跟着放下手里的筷子,“今日我送你去吧。”店里的事情忙了过后,铁森就很少能够抽出时间送成乐去学堂了。

    对于铁森这个建议,成乐自然十分高兴,笑呵呵与铁森一起出门乘了马车往学堂赶去。

    路上,成乐问起余杭的新奇事。

    铁森笑着,“我这说来多没趣,到时候跟着去瞧了不就知道了?”

    “那我们是不是等舅舅的成亲过后就过去?”

    “对。”铁森偏头看着坐在一旁的成乐,虽然是十来岁的男孩子了,但到底还是一个孩子,那股好玩的孩子心性更是怎么都忍不住呢。他笑着道:“所以成乐在学堂可不好惹事哦。不然到时候你娘不让你去,可就怪不得我了。”

    成乐努嘴道:“爹就是胆小鬼一个,这么怕娘。”

    铁森抽出手摸了摸成乐的脑袋,“等你以后大了就懂了,爹这不是害怕……。”

    成乐瞪着眼睛,“不是害怕,还能是什么?”

    铁森笑笑不再回答。等得马车停下,看着成乐迅速地和同伴走到一起,铁森笑眯着眼,显得十分愉悦。等成乐进了学堂后,他才赶着马车往回走,今日还要去粮铺那边忙活了。

    既然要采购粮铺,价钱方面要谈拢,而且采购粮食过多,也得找地方堆放那么多粮食。

    有的地方让他忙呢。

    ……

    瞧着越发逼近的婚期,苏老娘唯恐哪里做的不好,总想着把方方面面都置办更加妥当一些。

    兰娘自是跟在旁边一起忙碌。

    这日,连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焕然一新。

    等得忙了这些,苏老娘真的累着了,才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兰娘看着苏老娘这样忙碌张罗的样子,只希望苏武都能够看在眼里,知道无论世事怎样变迁,疼他的那人终究在那里,对他不曾离弃。

    就在这样的忙碌日子中,总算是到了大婚这日。

    因着是苏武成亲,兰娘还特地拜托了唐塘和十竹过来掌勺,准备今日宴席的饭菜。从清晨,两人便过来开始忙碌了。

    而迎亲的队伍,也早早的出门,在午时吉时前,把新娘子给接了回来。

    堂屋里,里里外外围满了前来吃宴席的宾客,显得十分热闹。

    兰娘站在堂屋旁边,看着今日的苏武,身上换了簇新的大红圆领袍子,整个人收拾的妥妥帖帖,虽然三十几了,但给人一种神采飞扬的感觉。或许是大喜之日,眉梢之间都带了一丝喜气。而那红盖头下的屠氏,她倒是看不见面容,不过她想,女子一生中,最美不过穿上嫁衣的的那一天……这样的记忆,她却是没有。

    新人敬茶,坐在上位的苏老娘,神情似乎有些激动,那浑浊的老眼,有那么刹那,似是泛着晶莹的泪光。

    都高兴地哭了。

    礼成后,新娘便送入洞房。

    而这边,宴席也正是开席了。今日过来的宾客,有不少店里工人的家人,也有苏武在外采办时所结交的朋友。宾客熙熙攘攘,欢声笑语。让这场婚事办得十分热闹。

    苏老娘看着这景,笑意爬上皱纹的眼梢。苏武送了新娘会洞房后,出来招待宾客,苏老娘还不忘让兰娘拿了一些吃食给房间里的新娘子送过去。

    霞帔掀起的那一刻,兰娘眼前露出一张面容,她笑着道:“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消停下来,你先吃一些垫垫肚子吧。”

    屠氏却也是不扭捏,拿起点心就吃了起来。她还不忘冲着兰娘笑笑。

    兰娘笑道:“你做了我嫂子,以后许多事情,少不得麻烦你了。”

    屠氏嫁过来之前,也是早就听说了这个家里的情况,至于兰娘口中过的许多事情,她也大概能够明白一些,她笑道:“既然做了苏家的媳妇,以后这些事都是我的家事了,自然会好好做的,哪里有麻烦这么一说。”

    兰娘闻言笑笑。她也没打算继续说这些事。毕竟,屠氏能够答应这么婚事,心里也早就做了准备。她便是什么都不说,屠氏还是会那样做,便如她的话,她以后是苏家的媳妇了,兰娘作为嫁出去的女儿,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倒不如静观其变比较好。

    不过她倒是有几分信心,屠氏不会让人失望……

    这日,院子里的热闹一直持续到了晚上,而苏武也在众人的劝酒下,光荣的趴下了。闹洞房一事,自然就告吹了。

    苏老娘本来对苏武喝醉一事有些小生气的,不过当她从洞房出来,倒是满脸的笑意了。

    兰娘问了才知苏老娘之所以这么高兴的愿意,还是因为刚才在屋子里看见了喝醉的苏武终于有人照顾了。听了这话,兰娘心里莫名的一酸,作为父母亲者,便是一辈子都在为儿女操心啊!生怕吃不饱穿不暖的。

    她很高兴能有这么一位母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